轩辕冲淡然一笑,道:“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不相信大当家真的会相信我是内鬼,也没想到他真会对我下手。”

    “二哥,都到了这个份上,你又何必隐瞒。”沈玄感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又怎可能将后面的事情交托给杨世信?我想我的判断应该没有错误,你今晚赴宴之前,想必已经将后面的事情嘱托给了杨世信,何去何从,你都有了安排。”

    轩辕冲闭上眼睛,并不言语。

    “大当家自以为得计,其实他到现在都没有明白,不是他的计策有多高明,而是你本来就想和他做个了断。”沈玄感叹道:“二哥,黄土寨其他人都住在山寨里,只有你在河边单独造了一间木屋,一家三口平时都只是住在木屋,所为何故?别人不明白,其实我很清楚,你并不喜欢在山上的日子,你心里更希望一家三口能够平静地过普通人的日子。”

    轩辕冲唇角泛起一丝浅笑,依然是闭目不言语。

    沈玄感抬头望着天空,柳絮般的细雪在空中飘扬,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你上山之时或许还没有其他心思,可是五年前义儿出生,你身为父亲,就开始为他考虑了。”沈玄感感慨道:“你为了反辽东军上山,不在乎是贼是匪,可是你当然不希望义儿也会如此。从那时候开始,你就有了招安的心思。”

    轩辕冲终于道:“我们反抗辽东军,就是希望后人能过上好日子,有大好前途,不再受他们压迫。山上的孩子们一天天长大,难道我们要眼看着他们一辈子待在山上,成为人们口中不齿的盗匪?”

    “你能为别人想,但其他人却未必和你一样的想法。”沈玄感道:“这些年你虽然有这样的心思,却没有这样的机会,直到秦逍出现。秦逍是皇帝宠信的臣子,你甚至以为他这次前来东北,是冲着辽东军而来,所以你觉得等待已久受招安的机会终于到来。可是在你心中,大当家在你们当年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了你们,所以大当家如果不同意,你也只能随在他身边。”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轩辕冲叹道:“如果不是大当家,我们这些人早就成了辽东军的刀下之鬼,这份恩情,我此生都是难以报答。”

    沈玄感颔首道:“二哥重情重义,在这人心不古之世,确实不多见。大当家铁了心不受招安,想占山为王,可是二哥为了义儿和黄土寨那些当年追随你上山的弟兄有个好前途,不希望一直苟缩在黑山,而秦逍的出现,让你终于有机会完成心愿,如此一来,想要两全其美,着实不是容易的事情。”

    “原来山上最了解我的人,是三弟!”轩辕冲轻笑一声,不知是感慨还是嘲讽。

    沈玄感却是淡定自若,缓缓道:“你昨晚孤身赴宴,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就是想偿还大当家的情谊,再不相欠。其实你知道大当家对你日渐忌惮,可是他不动手,你为了心头的义气,依然会誓死追随他,如此一来,黄土寨受招安的计划也就只能一直拖下去。这次他们将你打为内鬼,要将你铲除,你却正好以此牺牲自己,你偿还了大当家的恩情,黄土寨与大当家恩断义绝,杨世信就可以带着他们投奔秦逍,受朝廷招安。”轻轻摇头,苦笑道:“日后有人说起,也只会说杨世信是因为你被害,迫于无奈才会投靠官军,不会有人说他为了荣华富贵背叛兄弟,二哥,你是想将一切都自己的性命担起来。”

    轩辕冲身体一震,扭头凝视沈玄感,片刻之后,才微笑道:“原来在三弟心里,我竟然是如此慷慨大义之人。”

    “二哥,说句肺腑之言,我心中对你十分钦佩。”沈玄感肃然道:“昨日我去见你,向你透露真相,是希望联手控制黑山,一同受招安,这对于陷入绝境的你来说,本是个绝佳选择,可是你却拒绝,所以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可是昨晚你束手就擒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过来。你希望黄土寨受招安,却不想将刀子对准大当家,所以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来。”

    轩辕冲微一沉吟,终于道:“你若希望被招安,可以派人和秦逍接触。我虽然不敢确定秦逍一定能够庇护我们,但失去这次机会,也许再也不会有机会,所以可以赌一赌。不过无论招安与否,我希望你不要做出任何对黑山不利之事,更不要从背后向自家兄弟捅刀子。”目光冷峻起来,如同刀锋,森然道:“否则我做鬼也不会饶过你。”

    沈玄感缓缓站起身,叹道:“有时候我甚至不清楚,你到底是大仁大义,还是愚蠢透顶!”

    黑水寨内,周鸿基的脸色此时很不好看,盯着面前的周元宝,冷声道:“你将你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义父,我四岁时候流落街头,是你收留我,给了我一碗饭吃。”周元宝平静道:“你待我如同亲生儿子,知道我天负巨力之后,甚至请人教我练功,没有您,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周元宝。”

    周鸿基冷哼一声,道:“你记得就好。”

    “我从未求过你任何事情。”周元宝跪倒在地,低头道:“这次只求义父能够饶过二哥。无论他是不是内鬼,这些年来,他为黑山呕心沥血,从来都是冲锋在前。辽东军三次攻打黑山,如果不是二哥领兵奋战,黑山只怕早已经沦陷。他对黑山有滔天之功,只求义父看在他往日的功劳上,饶过他这一回。”

    周鸿基死死盯着周元宝,半晌过后,终于道:“元宝,你的武功在山上无人可匹敌,上阵杀敌也是勇冠三军,而且又是我的义子,可为何我一直没有让你领兵上阵?”

    “我没有领兵才干,心知肚明!”

    “错了。”周鸿基道:“只有一个原因,你太意气用事。平时你沉默寡言,谁都以为你是一块冰,可是我是你义父,比谁都清楚,你待人从来都是真心实意,别人对你好一分,你恨不得将肠子掏出来送给别人。你可知道,成大事者,从来不会感情用事,所谓慈不掌兵,以你的性情,上阵冲杀所向披靡,可是让你统兵作战,一旦意气用事,无数条性命就会断送在你手里。”

    周元宝低头不语。

    “轩辕冲勾结官军,出卖黑山,证据确凿,到了这个份上,你还在为他求情?”周鸿基冷笑道:“这就是公私不分。我放过轩辕冲,山上那么多弟兄会怎么想?前番夜袭,死伤惨重,如果轩辕冲没有出卖咱们,又怎会造成如此损失?不杀他,如何向那些死去的兄弟交待?还有他们的家人,我如何平息他们心中的愤怒?”

    周元宝抬头道:“将他逐出黑山难道不成?”

    “逐出黑山,放虎归山?”周鸿基嘲讽道:“看来我还是没有教好你。难道你不知道,那幅地图一旦落入官兵之手,黑山会是怎样的结局?那幅地图是轩辕冲所画,山上的所有要道据点,他心中一清二楚,放他下山,他们立时投靠官军,不但壮大官军的声势,轩辕冲很快就能将地图画给秦逍,元宝,到时候黑山这么多人遭受灭顶之灾,是你来担责,还是我来担责?”

    周元宝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能说出话来。

    周鸿基起身来,上前扶起周元宝,叹道:“元宝,他也是我多年的兄弟,你难道以为我忍心杀他?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龙锐军虎视眈眈,如果这时候不能平息众怒,让大家齐心协力,后果不堪设想。你自己也知道,杨世信已经带着黄土寨反了,如果不是轩辕冲心中有鬼,怎可能事先如此部署。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拿下黄土寨,控制整个黑山,我们有黑山做依仗,秦逍就算杀过来,咱们也可以奋力一搏。”

    周元宝长叹一声,道:“义父,你非要杀二哥,我劝说不住,可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须答应我。”

    “何事?”

    “如果攻下黄土寨,绝不能伤害二嫂和义儿。”周元宝目光坚定:“他们只是柔弱之辈,即使二哥与官军有联络,与他们也不相干。”

    周鸿基笑道:“你以为义父是杀人不眨眼的屠夫吗?祸不及家人,不但是你二嫂和义儿,黄土寨的老弱,我都不会伤害他们。元宝,你四哥领兵去了黄土寨山下,你勇武过人,前去相助,尽早攻下黄土寨。黄土寨不破,如芒在背,万一官军趁势杀来,他们狼狈为奸,后果不堪设想。”

    周元宝也没有答应,拱手正要退下,忽听得外面传来禀报:“报,大当家的,二嫂求见!”

    周鸿基和元宝都是一怔,两人显然都没有想到这种时候素云竟然会亲自跑到黑水寨来,对视一眼,周鸿基吩咐道:“带她过来。”向周元宝道:“你去和你四哥会合,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