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

    李奕辰声音嘶哑,昨天说太多话了,现在嗓子又干又疼,和院子里的工作人员们简单地打着招呼。

    找到矿泉水,一口气喝掉半瓶,嗓子终于没有刚才那么干涩了,但还是会痛,这就没办法了,只能忍着,尽量少说话,录制完节目再说。

    “我的老伙计。”

    李奕辰不时清着嗓子,将扩音器握在手里,是熟悉的触感,可惜,今天是最后一次用它了。

    “小辰你嗓子怎么了?”

    王高明敏感地发现李奕辰一直在清嗓子,与往常有些不同。

    “有点不舒服,没事。”

    李奕辰摆摆手,回身准备去叫醒成员们。

    “等等。”

    王高明喊住李奕辰,皱起眉头,果断道:“我们换游戏,不用问答环节了。”

    “换什么?”

    李奕辰尽量用最简洁的词语配合不同的语气、语调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王高明听懂了李奕辰想表达的意思是,不用准备好的问答环节,临时换个游戏,会不会对节目有影响。

    “换个少说话的,放心吧。”

    王高明猜测李奕辰多半是因为话说太多导致的嗓子充血或者发炎,主持人、歌手等长时间用嗓子的职业经常会发生这种情况。

    不过才五点多,跟组的医生还在睡觉,不是紧急的事情,没必要去喊醒医生,等熬过这个环节,天亮了再让医生来看看。

    几分钟后,节目组就想出了一个更简单的游戏环节。

    穿针引线。

    起床的家族成员们需在五秒之内将线穿过针头,按照惯例,依旧是最后一名负责做早餐。

    更简单,同样折磨人。

    李奕辰听完新环节的介绍,不由对他们竖起大拇指,然后双手抱拳表示感谢。

    之后便提着他心爱的扩音器朝睡梦中的成员们走去。

    他打开屋门,探头进去,屋子里黑漆漆一片,贾聪昊的呓语、崔晋源的嘟嚷在寂静中格外响亮,像是在梦中斗嘴似的。

    李奕辰观察完情况,缩回头,把拿着扩音器的右手伸进去,按响,防空警报的声音在屋内炸开。

    “……”

    “……”

    “……”

    睡梦中的家族成员们被吓了一跳,迷迷糊糊地瞧见了门口的李奕辰,又一言不发地拽起被子包住头,用枕头盖住耳朵,继续睡觉。

    人类的适应力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精致。

    节目录制这么多期,成员们已经渐渐习惯了防空警报声音,睡意占据上风。

    “怎么还不起来……”

    李奕辰无奈,继续循环播放防空警报声。

    “……别放了。”

    张瑾翻身坐起,眯起眼睛盯着李奕辰。

    “早。”

    李奕辰按掉扩音器,小声向张瑾问好:“起来了就请出来吧。”

    “好。”

    张瑾睡眼惺忪,小心翼翼地避开睡在地上的人,推门出去,看到茶几上的针线,疑惑道:“这是做什么?”

    “五秒内穿针引线。”

    李奕辰没有废话,直接开始倒数:“五、四……”

    “等等,我……”

    张瑾差点就骂人了,慌忙拿起针,却看不清针孔,第一次挑战以失败告终。

    其他人还没出来,张瑾继续挑战。

    这次他有心理准备了,揉开眼睛,一手捏着针,一手捏着线,虎视眈眈地盯着李奕辰的举动。

    李奕辰找了个张瑾愣神的片刻,快速挥手示意挑战开始:“五、四……”

    有了准备的张瑾不慌不忙,将线头放在嘴里嘬了一下才开始穿针。

    李奕辰眼见张瑾就要成功了,赶忙拿起身旁的扇子对着张瑾手中的针线拼命扇风。

    “穿过去了?”

    张瑾提起线,针却掉了下去。

    “失败。”

    李奕辰得意的挥挥手,示意张瑾去后面排队,因为王慕瑶出来了。

    “早上好各位。”

    王慕瑶伸了个赖腰,打着哈欠:“今天换新游戏吗?我就奇怪怎么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早。”

    李奕辰朝王慕瑶招手,让她过来坐。

    王慕瑶坐到茶几前:“针线?怎么玩?把线穿过去吗?”

    李奕辰点点头,开始倒数:“五……”

    “等等,我还没准备好。”

    王慕瑶抱怨道:“重新数。”

    李奕辰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心中默数三秒,开始倒数,同时拿着扇子对着挑战中的王慕瑶狂扇。

    可不能让她这么简单就成功了。

    “哎!”

    王慕瑶挑战失败,瞪了眼李奕辰,起身去后面排队。

    因为院子里没有往日熟悉的大喊大叫,陆续地,家族成员们都好奇地出来查看状况,然后就被李奕辰招过来进行穿针挑战。

    “这针太小了!线头这么粗,进不去啊!”

    崔晋源第二次挑战失败,终于提出了抗议:“换大的。”

    “下一位。”

    李奕辰不与崔景源争辩,他太弱了。

    很快,一轮挑战结束,又轮到了张瑾。

    王慕瑶偷偷拉上秦晓月回屋:“来,我有办法。”

    在秦晓月迷惑的眼神中,王慕瑶找出一根蜡烛,点上火,然后倾斜蜡烛,让烛油滴到桌上,再用手指一扫,将烛油扫到手指上。

    “咝……烫烫烫……到我了到我了。”

    王慕瑶把蜡烛交给秦晓月,冲了出去,匆忙抓起线,侧身挡住手,将还没凝固的烛油抹在线头。

    “怎么了?”

    王慕瑶看到李奕辰盯着自己,有些心虚。

    “你换线了?”

    李奕辰用怀疑道。

    “没有。”

    “你在手上沾了什么?”

    “没什么。”

    王慕瑶回避李奕辰的视线:“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尽管李奕辰拼命扇风,王慕瑶还是轻松挑战成功,拍拍手彻底消灭证据,朝后面的秦晓月眨了下眼睛,骄傲地回去补觉。

    下一位挑战的秦晓月重复着王慕瑶做过的准备工作,更让李奕辰起疑了。

    “你刚才进屋了吧?”

    “没有。”

    秦晓月完成准备工作,厚着脸皮:“我要挑战。”

    十多分钟后,最早起床的张瑾荣获最后一名,成为早餐担当。

    “瑾哥,你可以选一个人陪你。”

    李奕辰说完,其他人全都屏息凝神,或低头、或侧身,都不敢与张瑾的视线交汇,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就你了。”

    张瑾挥手拍在李奕辰肩膀,做好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