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敬我为神明 > 第610章 酒后真言
    自从女孩在天牢抓住了小公子的手,黑暗的人生仿佛点亮了一束光,从此有了前进的方向。

    在被接纳进皇宫以后,女孩被送到了神秘莫测的「阴阳司」,经过术力核测,司官给她下发了一爪金龙袍,她也由此成为了朝廷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爪金龙,在朝野盛誉满载。

    女孩的弟弟也没有被抛弃,小公子找来宫廷御医为他疗伤,虽然头部遭到的重击让这个大男孩变得痴傻,智力永远停留在了8岁,但至少恢复了行动与说话的能力,可以朝夕陪伴在姐姐身边。

    而且,经朝中武官发掘,他们发现这个大男孩骨骼惊奇,天生神力,是不可多得的练武苗子,便令其拜入禁军,习武以报朝廷。

    对两姐弟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他们的父母惨死,家庭支离破碎,曾经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但他们又有了朝廷这个新家,不仅生活上锦衣玉食,还有儒雅谦逊的小公子为伴,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

    在女孩的心目中,他早就把小公子当成了亲人,对他无比依赖,甚至暗中下定决心,此生都要跟着小公子,为他而活。

    按照正常的情势演变下去,女孩一定会成为小公子的心腹,和他一起终老,或者在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用生命保护小公子的周全。

    直到...

    ...

    “叶公子,我们已经喝了两坛,还是不要再饮了。”

    “欸,废话少说,喝!”

    “叶公子真是酒量过人啊,我等自愧不如。”

    “要我说啊,不仅酒量过人,才智更是过人,不然怎么能为朝廷找来那两个好苗子呢?”

    “哈哈哈,这有何难?我不过略施小计,就叫那二人对我心服口服。”

    “我等不才,还请叶公子指点一二~”

    “来,本公子今天就给你们说教说教,像这种民间出身的苗子,想要将其收服,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断根。”

    “断根?”

    “对,断根!这些人有家室,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亲朋好友,若不断根,哪怕将他们带回朝廷,他们也会与过去藕断丝连,心中存有牵挂,难成死士。所以,想要收服这些人,第一件事就是断根。”

    “这么说,叶公子那次派遣阴阳师去村里...”

    “哈哈哈,当然就是为了断掉那个女孩的根——乡间愚民迂腐,迷信成风,我派遣阴阳师去村里,故意散播传言,点明那个女孩是妖女,村中旱涝都是因她的妖力而起。”

    “你们想想,愚民听信这些话以后会做什么?他们必定挥刀弄棍,意欲斩除妖女。当她被全村人痛恨,家人又被杀尽,从此形单影只,宛如浮萍,这条根自然也就断了。”

    “断根之后,第二步要做的就是续根。当一个人失去家庭、一无所有的时候,往往是最脆弱的。只要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伸出援手,施以恩惠,巧言攻心,抚摸到她内心的伤处,她就会将你视如知己,从此忠心不二。”

    “一断,一续,这就是驾驭外人之道。”

    “叶公子实在是高明啊!不愧是真龙后裔!实在令我等大开眼界!”

    “哎,只可惜啊,朝廷折了一位阴阳师。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女孩的潜力如此强大,竟能将一爪金龙和百余村民瞬间毙杀...本来还想等她全家被村民杀害,万念俱灰之际,再由我亲自出手赶走阴阳师,这样就能顺势施以更大的恩情,没必要后来再去天牢演一出戏了。天牢那地方真臭,恶心死我了!”

    “哈哈哈,叶公子莫气,有一句话叫——因祸得福。潜力强大是好事啊,而且她那个弟弟天生神力,也是个练武奇才,能多收一人岂不更好?”

    “这么说倒也是,本来没想留她弟弟,谁知这家伙命大,颅骨被砸穿都能活下来。我朝不缺力大无穷的悍将,但能多收一人也确实不是坏事。而且这家伙好像被打成了傻子,除了姐姐谁也不认识,这样也好,收一个等同于收两个,哈哈。”

    “叶公子,容我多问一句,对此二人,您以后有何打算?”

    “此二人的旧根被我斩断,已经是我的人了。除了朝廷,他们无家可归,除了我府,他们别无去处,这辈子只能为我所用。我会将他们培养为心腹死士,用来报效朝廷,如果皇爷爷有用得到此二人的地方,我必将他们双手奉上。”

    “叶公子心系圣上,吾皇听后必定龙颜大悦!”

    “哈哈哈!来,先不聊这些了,继续喝!”

    ...

    酒席上觥筹交错之际,这些喝得醉醺醺的人并没有意识到,数百米外的阴阳司偏殿,女孩以「地听术」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地听术是一种高阶阴阳术,一般来说要三爪金龙级别的术力才能掌握,也有一些天资卓越的阴阳师,在二爪术力时就能使用。

    若在一爪时就能使用地听术,那是百年难遇的奇才,而这个从山村中走出的女孩,恰好就是这样的人。

    她昨天刚练成地听术,还没来得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傅。

    出于对小公子的憧憬,还有一点点顽皮的少女心性,她刚才偷偷开启地听术,想听听小公子在干嘛,最后听到了那番对话。

    冷...

    听完以后,女孩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冷,好冷...

    现在明明是春天,却有一股冻彻骨髓的寒意笼罩在周身,像怪物般要将她吞噬。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心可以这么恶,这么冷。

    万物复苏的春天阳光明媚,色彩却仿佛在一瞬之间消失,只剩下化不开的灰暗,女孩垂着头,空洞失神的眼中流出泪水,吧嗒吧嗒落在桌上。

    正在吃饭的弟弟一看姐姐哭了,顿时吓得不知所措,也哭了起来:“姐姐...你怎么了?不要哭...呜...我把我的鸡腿给你,你不要哭好不好...”

    弟弟把自己最爱吃的鸡腿摆到女孩身前,瑟瑟发抖地挤在她身边,不知所措地依偎着她。

    女孩泪眼婆娑看着桌上的饭菜,脑海中浮现着过去一家人挤在桌前吃饭的日子,虽然那个山村小屋又破又挤,跟这金銮大殿毫无可比之处,但却是此生最温暖的时光。

    回忆如刀一般扎在心口,女孩咬紧下唇,嘴唇哆嗦着,最后颤抖说出三个字:

    “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