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列娜武魂觉醒后的日常,魅惑邪月,在积年累月的突然袭击下,邪月对这一招已经有了足够的抗性,所以胡列娜的方式也越来越新奇。

    先前的训练中胡列娜已经模拟过诸多的方式,而至此,历练归来的她更是受益匪浅,妖狐武魂进化成了狐妖,仅仅是调换了一下顺序,但是增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先前那将邪月引到这里来的不是其他,正是她的领域,武魂的进化让她提前收获了自己的领域,狐妖之力源于至情,情之所至力之所生。

    所以她得到的这个领域天赋就是对情愫的影响和控制,和高宁的十二劳情阵有些类似,但是胡列娜这个确实升级加强版本。

    高宁能做到的她也能做到,高宁做不到的,她还能做到。

    虽然狐妖的情力不止爱情,但是爱情这方面的应用却是最多的,结合魅惑的天赋,领域内她的魅惑能力强了可不止一星半点。

    眼神,气味,举手投足间都能完成这件事情,就算只是飘落了一根发丝,她也能借由这根发丝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年前的她切开大概是半黑,但是现如今,切开后她必然是全黑的。

    涂山狐妖对于大客户一向是精益求精的,这种级别的客户肯定是老板们亲自上手,但是涂山三位当家一个还没长大,一个依靠蛮力。

    虽然那力量也和情力脱不了干系,但是此时的红红还没有体会到狐妖的情力,单纯的理论指导,当然是二当家容老板来亲自出手的。

    胡列娜那边的生活和邪月也差不多,时间不是重点,虽然在次世界消耗的时间比邪月短一些,但也从容容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如如何当好一个腹黑怪。

    邪月觉得他看透了一切,但是胡列娜已经预判到了邪月会预判她这件事,所以她预判了邪月的预判,提前准备了计中计。

    大陆上的魅惑魂技大同小异,都需要一个发动的媒介,眼神就是最常见的媒介,可以让人防不胜防。

    而胡列娜吐出的烟雾就是另一种媒介,这种需要吸入才能产生效果的魅惑能力更直接,但也更容易暴露,除非是无色无味那种。

    不过由于魂技产生依赖于魂环,所以很少有无色无味的魅惑类烟雾魂技。

    胡列娜用的就是进化后的连环计,释放的烟雾有魅惑的效果,而眼神同样如此,眼神能让邪月短暂的失神,而这一瞬间那烟雾就会进入他的体内,从而让他无法挣脱胡列娜的目光。

    在目光的持续影响下,他也没时间化解体内的雾气,两套方案相辅相成,让胡列娜的魅惑等级再次上升。

    虽然邪月对胡列娜的魅惑锻炼出了不小的抗性,但是面对升级归来的胡列娜,他还是中招了。

    他很了解这个妹妹,所以一直有着防备,但胡列娜也知道邪月会有防备,所以在他以为自己破解了胡列娜的计谋时,胡列娜给邪月来了一个连环计。

    他能很快的想到只有胡列娜才会做这种事,还不会引起七宝琉璃宗的攻击,而胡列娜也猜到了邪月能从这里推测出就是她,她等的就是邪月认为自己成功时放松的这一刻。

    一分钟之后,邪月挣脱了魅惑的束缚,被胡列娜抓住了空挡,在她的领域内能这么快挣脱已经算他天赋不错了。

    “你这妮子,见面就给自己亲哥哥玩刺激的是吧。”要不是自己这方面的抗性够高,想挣脱出来还真没这么容易,说着邪月就捏住了胡列娜的脸蛋,打算给她个教训。

    “诶,诶,诶哥我告诉你,你最好赶快放手。”

    “再来啊,同样的技能对我是无效的,我看你是皮痒了。”

    “你刚才看见的东西我可都能看见!”

    随着武魂的进化,她的魂技也跟着发生了进化,比如魅惑的时候能让被魅惑人看到自己心中的欲望,从而延长欲望的时间。

    胡列娜可以自己选择是否观看这个画面,毕竟这能帮助自己找到对方的弱点,有时候会有奇效,当然,有时那些带着圣光的场面会不太雅观。

    所以她在关键部位可以选择圣光覆盖,防止脏了自己的眼睛,刚才邪月的内心她也看了一丢丢,主要是担心自己老哥的未来,现在看来没什么问题。

    当她说完这句话,邪月松开了自己的双手。

    “你可别到处去乱说。”

    “那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胡列娜干脆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讨要好处的意思不言而喻,从魂导器里找了找,掏出了一份小礼盒。

    “荣荣给你准备的,好像是那边的生命化妆品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看不懂,反正我分不清那十二个红色有什么区别。”

    他宁愿去和别人搏斗,也不想研究色号间的区别,那些颜色在他看来毫无区别,但是宁荣荣却能分得清清楚楚。

    “嫂子都知道准备礼物,你这个亲哥却没有,世态炎凉啊。”

    “她送的和我送的有什么区别,你不也是一样去了,怎么空手回来了?”

    “话不能这么说,那边的东西吧,要不这里有,要不这里用不上,再不就是用不了,我倒是有把忆梦锤,老哥你要试试吗?”

    时代发展不一样,胡列娜所处的时代在科技层级上相差不大,甚至一些应用还比不上这边,倒是有各种神奇的法宝,但她总不能给所有人准备这东西吧,不现实。

    而且操纵那些东西还要学习别的东西,没有那个时间浪费,忆梦锤是她工作里剩下的东西,索性就带回来了,说不定能在一些地方发挥用处。

    “忆梦锤?那是什么东西?武器?”带了把锤子回来,这种行为属实比较神奇

    “不,但是能让老哥你见到前世情人哦。”

    “我觉得吧,你可能已经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应该给你检查检查。”看着邪月有拔刀的倾向,胡列娜收起了自己的小锤子。

    “开玩笑的,不过带回来的也就这点土特产了,尝尝吗?”

    一袋子点心,还好空间魂导器对于这类干燥的点心有很好的保鲜作用,要不真不好往回带,这是妖馨斋好几天的存货,全被她打包带回来了。

    除了这些,别的本地食材都能找到味道相似的存在,所以妖馨斋的糕点就被当成土特产带回来了。

    .......

    “你这领域,消耗很小吗?”邪月坐在一旁吃着点心,虽然是土特产,但是味道真的不错。

    而且他发现胡列娜那个领域一直开着,要不是这个领域,他也没那么容易中招。

    “我有办法转移消耗,让空气中的魂力代替我维持领域的运转,只是撑开时要消耗一点魂力,不过这需要狐妖的能力才能学,没办法普及。”

    “好了,你回来了,我这三个月假期也就结束了,下一步计划要开始了吧?”

    “其实还有几天,我也有假期的啊...”

    “多久?”

    “七天...谁让你回来得那么早,而且你那边的时间还不一样,怎么感觉我血亏了一波。”因为邪月回来得早,所以他的假期时间很长,相对的,回来较晚的胡列娜假期就只剩下几天了。

    “领域和武魂的进化,你的收获比起我来可是只多不少,好了,先跟我回七宝城吧,过两天再回天妖,对了,荣荣那边那个幻境一样的东西解开了吗?”

    按照胡列娜的说法宁荣荣还在七宝城内,根本没发现邪月已经不见了。

    “这个,要是剑老和骨老不出手的话,应该是解不开,虽然我影响了一些东西,但是她除了忽视你的存在外行为和往常没有区别。”

    “这里...离七宝城有几公里了吧?这么远你的魂技还能维持?”

    “一点点小技巧啦,等回去哥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

    回到七宝城后,一个和胡列娜类似的虚影回归了她的身体,不过那个虚影却有着狐耳和狐尾。

    “这是,分身?”

    “魂技进化后我结合那边的东西自创的魂技,能维持我释放的魂技,也能做一些侦查之类的事情,先前离开七宝城后就是这样维持着幻境的,有她在我领域的范围就能扩大,影响的范围也就更广。”

    随着胡列娜解除了这个魂技,宁荣荣也发现邪月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另一边,而胡列娜也出现在了这里。

    “邪月哥你怎么跑那边去了?列娜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管你叫姐,你管我叫嫂子,大家各论各的,谁也不耽误谁,让宁荣荣叫胡列娜小姑子她还真不习惯。

    “别提了,我们都去城外走一趟了,你中了她的魂技了,连我不小心都着了她的道。”

    不过随后邪月就被抛弃了,宁荣荣拉着胡列娜逛街去了,这条街她们都不知道逛过多少次了,尤其是宁荣荣,整条街都是她家的,要什么都可以直接安排人送上门,邪月很难理解这种逛街的乐趣。

    在七宝城又逗留了几天,邪月和胡列娜先行返回了天妖,宁荣荣则是留在了七宝琉璃宗,她要在这里留一段时间,也是宁风致检验她成果的时候。

    在那边宁荣荣处理一个偌大的集团,也算是白手起家,员工数量比起七宝琉璃宗还要多不少,只是性质有些不同。

    先前宁风致让她看了看一些宗门事物,这些东西被她处理得十分妥当,所以宁风致打算交给她更多的宗门事物,不过要试试宁荣荣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

    天妖门内,离开依旧的兄妹二人终于是回来了,不过返回时胡列娜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

    “哥,你帮我想想,有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我给忘了?”

    “我怎么知道你忘了什么..你倒是给我提点相关的东西啊。”

    “我要是能想起来还用问你吗?”

    等走过了外门的居住区,她也没想起来自己究竟忘了什么,直到她快要走到内门的区域时,一个闪亮的光头出现在她眼前。

    “大姐头你修行回来了吗?”

    “你们是...北岩学院那些人?”那些醒目的光头太引人注目了,所以看到光头之后,她直接想起了北岩这些人。

    “大姐头还记得我们,看来我们一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七个人莫名其妙开始了欢呼,看的胡列娜一愣一愣的,而此时的邪月已经直接走进去了,似乎还对她说着什么。

    从邪月的口形胡列娜清楚了他说的是:“自己造的孽,自己受着吧。”

    “你们怎么会在这啊..”

    “是这样的大姐头,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经受住了天妖门严厉的考核,在同期生中胜出,并且成为了外门的精英弟子,三门主让我们看守进出内外门的通道。”

    这个任务是他们自己选的,胡列娜只是去修行了,早晚还会回来的,只要执行守门任务,早晚就能见到对方。

    “呵....呵..你们...继续努力啊。”轻笑了几声,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随口说了两句就走入了内门。而在她走后,北岩的几人又继续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看,我说的吧,直接叫女神肯定不合适,叫师姐太生分,就该叫大姐头,这样咱们就算拜了山头了。大姐头没拒绝,那就是同意了。”

    “老大英明。”

    “是啊大哥,不愧是你。”

    出身北岩的他们锻炼了不俗的毅力,而且先前一次宗门考核就是在极北之地举行的,考核目标是寻找一种北地的植物,那是冰碧蝎最喜欢的零食之一。

    所以北岩七人名列前茅,一年就成了外门精英弟子,要不是内门都是自己人,他们也足够升内门了。

    这七人想要升内门,恐怕还要不短的时间,起码要等到计划开始推进才行。

    ......

    “秋儿不在吗?”

    环顾了四周一眼,胡列娜没有看到帝秋儿,钢牙,雪幽和独孤雁倒是都在这里。

    “她呀,玩够了就回星斗大森林了,估计又在和小舞姐琢磨什么新东西了,过段时间就该看到她了。”

    没有任务,帝秋儿就觉得外面也没什么意思了,刚好小舞那里有发现了新的有趣的东西,加上赤王等看着她长大的魂兽有点不放心她,她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