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空间通道,看到了星环行星外围发生了战斗。

    这是外太空的灵能战场。

    各种灵能爆发与轰炸,战斗很激烈,爆发产生的冲击波透过空间通道传达到了这个规划区,激起了一阵阵的狂风。

    战斗一直在持续,在深夜的时候有士兵被送了回来,个个带伤。

    然后三月城这边又增兵了,3000人的部队已经投入了进去,又来了3000人的部队。

    这次除了士兵,参与战斗的还有十二架机械外骨骼重炮装甲,这重炮装甲由血月重兵的超凡者军官驾驶,飞入了空间通道中。

    战斗的烈度在上升。

    新世界的星环在战斗中被一炮摧毁了一角,引力的改变使得星环开始不稳定,在引力的作用下化作流星砸入新世界。

    路开在一旁默默的围观着,这种战斗,就算是超凡者也是会死的,好多进入空间通道的士兵和军官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开始有个军官被打成了一滩肉泥被部下送了回来,这肉泥还会动,最后还是被人道援助弄死了,然后神侍别动队的带队者发话:禁止带回濒临失控者!

    半死不活的肉泥状态救不活,会失控,失控的话直接在空间通道那边直接处理掉。要是在三月城这边失控了,那乐子就大了。

    这可是超凡者的失控强度,分分钟变成灾厄级或者灭世级的污染。

    战斗持续到了第二天,大约中午时分,一艘打着圣光派LOGO的浮空舰从通道过来了。

    然后通道关闭。

    浮空舰浑身残破不堪,坠落在建了一半的建筑群中,炸起了一阵火花。

    接着神侍们联手稳定住浮空舰,将其拆解,露出里面的一个由符文盘束缚住的牢笼。

    牢笼里隐约能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

    路开看到了,那是那个兽耳小萝莉。她就是新世界的密匙,是控制新世界的关键所在。

    大神官也出现了,和大神官一起出现的还有另外两个大神官。三人联手带走了这个牢笼。

    然后规划区的部队开始疏散,只留下了数量稀少的驻守队伍。

    浮空舰的残骸被拆的七零八落,静静地躺在地上冒着烟。

    后花园少年驾驶着一辆全覆盖的喷射动力载具从法师塔出来了,来到了浮空舰。

    然后后花园少年指挥机械傀儡进入浮空舰,忙活了一阵,一个医疗舱被抬了出来。

    后花园少年趴在医疗舱上面嚎啕大哭。

    医疗舱里面的是少年的父亲,全身多处器官被摘除,只剩下脑袋、脊索、神经心脏和小部分的心脏。如果说要具体形象的话,可以参考医学院的浸泡在福尔马林药水中的器官标本。

    路开猜想,这标本之前是受了酷刑,这个世界的酷刑花样更多更丰富,人只要剩下个脑袋都能救活,甚至脑袋都会被注入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思维破碎,灵魂湮灭。

    但就算是这样,这标本还是活着,经过后续治疗,更换上各种器官,又是一条好汉。

    这是一次交易,以密匙交换出兵,结局算是成功吧。

    路开离开了规划区,回头看着这个结界里面的法师塔,三月城后面不会太平……

    这次三月神殿抢夺了密匙,太阳神殿那边决不会善罢甘休,后续的发展不知道会是怎样。最差的结果可能会导致神战。

    走在路上,路开心事重重。

    三月城得棚户区还是一样热闹,菌毒的消退,城门终于开放了。然后隧道的生意还是依旧热闹,多种服务行业开进了地下隧道小店里,变成一道新的营生,城里的人喜欢到隧道小店消费,每一条隧道的运营者都是当地的地头蛇,要闹事的话都得掂量掂量。

    然后各种工厂也紧锣密鼓的在招工,之前的菌毒泛滥,死掉了不少工人,那时候找工作难找,工人们可以忍受一天工作20小时,然后现在劳动力又流动了起来,工厂不得不提高工价并招人。

    城里的房地产行业也出现了略微的降温——这不是地脉引起的,而是菌毒的后遗症,老人死掉了很多,年轻人得到了遗产,有的小夫妻一下子得到了双方父母,还有父母的父母的房子,这些房子没人住,自己又住不完,只能卖掉或者出租出去,一下子大批的房源出现。

    回到工坊。

    公园的各个地块的建筑一天一个样,时间就是金钱,路开相信,只要不到一个星期,这里就会变成连片的小区楼房。

    工人们忙碌着,挥洒着汗水,干的热火朝天。

    路开看着公园中心的结界。觉得有必要去看看这底下到底在搞什么。规划区那边爆发了战争,而参与进去的白塔却在这里暗搓搓的闷声搞建设?

    路开开启空气折射隐匿,摸进了这个结界里。

    结界里面的孔洞被挖开,加固,变成了一个螺旋通道,通道上面布满符文。

    顺着通道往下,周围的岩壁都铺设上了符文石板。这些石板是傀儡机械制作的,稳定,高效,质量与规格丝毫不差,比人工雕刻的符文石强多了。

    路开一路向下,路上遇到了不少傀儡机械,但是这些机械只是专注于干活,并没搭理路开,路开很容易的来到了地下一层。

    从地下一层往下看,最底下的空间已经被白塔的各种改造,大厅是个大型的装置,然后每一层都有小型的装置,这些装置启动,大量的能量激发出来。形成一个束缚住的发光球体。

    路开看着这个发光球体,球体里面似乎在源源不断的生成什么东西,于是伸出触手,准备去检测下。这时候一个声音说话了:“路老板,别。”

    路开大惊,四处张望。

    只见地下一层的天花板降下来了,露出了一个平台,一个穿着大喇叭短裤和人字拖的中年人出来了。

    路开认出这个人,这人字拖男是和后花园少年达成了协议的白塔超凡者!路开灵能激荡,触手随时准备发动。

    人字拖男伸出双手,示意路开放松:“路老板,别紧张,别激动,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聊一聊呢?”

    路开:“你认识我?”

    人字拖男:“当然,你是这上面公园的老板,人生地不熟的,在这里做点事情总得把各方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调查一下。你是超凡者,要是动手的话势必会对这里的生产造成影响。”

    路开戒备的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人字拖男:“你也看到了,这是一个物质转换装置。”

    路开:“转换什么?”

    人字拖男:“唔……新一批的马上就转换完成了。”

    一会过后,巨大装置的光球能量开始消散,露出了底下的生成物质——月晶。

    密密麻麻的月晶堆满了整个地下商场的大厅!

    每一颗都是整晶!每一颗价值10万块!这堆整晶有十万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