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和骨傲天一起被迫征服世界 > 第二十六章 报告(求赏收藏,求赏推荐票呀各位大爷们!)
    纳萨力克·飞鼠的办公室

    沙叶利半跪在飞鼠面前,身后背着两把大的夸张银色的月刃,月刃之上刻录着大量铭文,时刻都在散发出神圣而安静的淡淡银光。

    战斗时两把月刃刀尖向外,可以预防从背部进行的突袭,而其他时候则相反,此时就像是背着一个圆环。

    (似乎希姆桑和他的天使们很喜欢圆环状的东西啊。)

    “哦!原来你长这个样子啊!”飞鼠第一次看到沙叶利。

    原本他还以为沙叶利的长相和六位泰坦一样的粗放,现在却很是惊讶于沙叶利的美丽——当然还没到触发强制冷静的状态。

    眼前这位至高炽天使,有着一头银色及腰的长发,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左眼是清澈的银白色,右眼戴着眼罩但却不影响整体的美感。

    飞鼠猜测眼罩之下的另一只眼睛应该与特殊传奇职业‘邪眼’有关,平时不能随意显露。

    天使种族的性别在设定上是‘无性别’,长相带着极致的中性美感,细嫩紧致的皮肤和婴儿一般,高挑的鼻梁成功的点缀了整张脸,不论是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回飞鼠大人,这是希姆大人赐予我的外形。”沙叶利的声音很清脆,更偏向女性一些。

    “是额外的魔法道具吗?”飞鼠问道。

    与地下大坟墓的自制NPC一样,希姆的六位至高炽天使的数据量是固定的,也就意味着不能再以增减数据量的方式改变或者增加外形,而根据飞鼠所了解的至高炽天使外形,都与希姆一样是一团没有实体的光芒与六对羽翼,光芒的颜色与自身的属性、职业有关,但总体差异不大。

    沙叶利能拥有人类的外形,那就代表肯定使用了伪装技能或者道具,而使用魔法伪装的话无法保持伪装前的职业特性——就连洛基的伪装也是如此。

    如此推导就可以得出是使用了某种拥有常驻伪装效果的魔法道具。

    “回飞鼠大人,的确是希姆大人赐予我的魔法道具——外表伪装项链。”沙叶利答道。

    “真不愧是无上至尊,在走出纳萨力克之前就已经想到给你使用伪装技能了吗。”雅儿贝德忽而开口。

    “排除所有可能具有威胁的因素,就是希姆一贯的风格,这一点你们要向他学习。”飞鼠看了一眼雅儿贝德绝美的容颜。

    “无上至尊的智慧,自然不是我等区区守护者所能比拟的,我等倾尽一生能有无上至尊万分之一的智慧已是奇迹。。。”雅儿贝德避开飞鼠的目光,微微鞠躬。

    没来由的恭维让飞鼠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他有呼吸这个机能的话。

    (怎么雅儿贝德越来越像迪米乌哥斯了。)

    “咳咳。。。沙叶利,希姆桑让你来汇报工作?”飞鼠问道。

    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暴露的风险,如非必要希姆不会使用讯息技能,以防被情报魔法探测到,而是采用了最原始的书信与口信的形式。

    没能和希姆交谈,飞鼠倒是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

    “是的!”沙叶利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取出一份写着‘卡恩村日志’的卷轴,双手递给雅儿贝德。

    而雅儿贝德只是面无表情的接过,没有多说什么,双手呈给了飞鼠。

    似乎是种族处于对立的原因,身为最高阶恶魔的雅儿贝德对身为至高炽天使的沙叶利有着触及灵魂深处的抵触,只不过大家同属于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效力的人,保持亲近——至少是不敌视的状态才最有利。

    “嗯,辛苦了,希姆有什么要说的吗?”飞鼠没有第一时间打开卷轴。

    “希姆大人说卡恩村现在刚刚开始发展,目前看来一切都算顺利,请飞鼠大人放心。”沙叶利如实说出希姆交代的原话。

    “嗯,现在卡恩村处于起步的状态,慢一些可能会更有利于发现问题,一切顺利就已经是很难得了。”飞鼠搓着下巴:

    “好,你也不必久留,回去吧,请你转告希姆,纳萨力克现在一切正常,如果需要任何帮助,尽管跟我说,还有过一段时间我会将赛巴斯他们收集到的情报送过去。”

    其实飞鼠更喜欢用讯息与希姆沟通,毕竟有很多话只能由身为穿越者的他们能说的。

    “是!”

    “雅儿贝德,你刚才有没有感知到沙叶利?”飞鼠忽而问道。

    “回飞鼠大人,属下并没有感知到。”

    与特化了情报系技能的妮古蕾德不一样,雅儿贝德特化的是防御,没能感知到特化了隐身能力的沙叶利也在情理之中。

    飞鼠之所以这么问,是想尝试确定一下NPC的五感在没有技能的加持下是否受自身属性的影响。

    “希姆桑的报告的话。。。我允许你和守护者们共同阅读,相信以你们的能力,制作出一个完美的合作方案,应该不成问题,这方面不必再向我汇报了。”飞鼠简略的阅读卷轴之后,发现只是一些比较日常的汇报,没有发现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

    说罢飞鼠站起身离开了办公室,雅儿贝德在这之后下意识的整理因为处理实物而显得有些凌乱的桌面。

    在她的设定中,‘贤惠的家庭主妇’这样的设定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且她认为整理无上至尊的物品是自己应该做的,每次做完都会有一股满足感,这也让她很热衷于帮助飞鼠整理房间。

    将桌子上的文件整理之后又按照轻重缓急的顺序排好顺序,推到桌子左边,独留下希姆的卷轴。

    怀着恭敬的态度将希姆的卷轴,阅读其上的内容秒之后,原本平平无奇的内容,却让雅儿贝德原本一直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的脸变得讶异起来。

    再次确认卷轴上的内容之后,雅儿贝德使用了讯息技能,联系上了所有目前可以自由行动的守护者们,相约在竞技场——毕竟她认为守护者在无上至尊的办公室高声议论是大不敬。

    “迪米乌哥斯吗?我在竞技场等你,有很重要的事。”

    “哦?竟然能让您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雅儿贝德耳边传来迪米乌哥斯绅士般优雅的声音,似乎对雅儿贝德急促的语调很是在意。

    “是的,我需要你的智慧与解读能力,其他守护者我也会逐一通知下去。”

    “严肃到这种程度了吗?”

    “是希姆大人给飞鼠大人的报告,和你当时猜测的差不多。”

    “我马上到。”

    说罢迪米乌哥斯立刻切断讯息,想来是放下了手中所有工作,准备使用传送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