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和骨傲天一起被迫征服世界 > 第二十七章 小迪又懂了
    短短十分钟,在飞鼠不知情的情况下,雅儿贝德用自己守护者总管的身份召集了目前可以自由活动的守护者,在第六层地下竞技场聚集。

    到场的只有迪米乌哥斯、科塞特斯、亚乌拉、雅儿贝德四位。

    “迪米乌哥斯,就等你了。”亚乌拉的语气听上去很激动。

    “两脚羊牧场刚刚选好地址,还要很多事情要忙。”迪米乌哥斯露出笑容。

    只有在面对纳萨力克的同伴时,迪米乌哥斯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夏提雅呢?”迪米乌哥斯问道。

    “夏提雅此时和赛巴斯在耶兰提尔一带活动,不方便使用远程传送技能。总之,你先看希姆大人的报告吧。”

    作为拥有最高层级智慧的迪米乌哥斯一直是一幅睿智且冷静的表情,稍作寒暄之后,接过雅儿贝德手上的卷轴,缓缓展开。

    然而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认真,渐渐变为疑惑,再到最后的震惊:

    “这!雅儿贝德,希姆大人这么做的目的。。难道。。。”

    语言一向很有条理的迪米乌哥斯此时却显得十分失态。

    “那个。。。希姆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卷轴上记录了一些卡恩村日常工作以及这么做的目的,大抵上是要在短时间内不借助纳萨力克的资源将村子扩建以及强化,这些都不是什么很特殊的地方。

    在最后的几行字中,希姆提到了创造一部‘欧西里斯神教’的一些神话故事以及简短教义,这才是让守护者们震惊的地方。

    希姆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是为了预防今后再被人提问,避免产生前后矛盾的情况。

    然而在迪米乌哥斯等人眼中,确是另一个意思。

    迪米乌哥斯钻石质地的双眼仿佛透出刺眼的光芒,回想起在两位无上自尊第一次在异世界观看夜景的那一天。

    希姆代表着神圣的光明,在夜漆黑的空中受群星所组成的星河映衬,而他的对面则站着代表。。。不,超越了死亡的飞鼠。

    光明与黑暗的交织,在他眼中如此和谐,这就是他在穿越之前一直思考的两位无上至尊到底该如何分享这个世界的难题,在简短的几句话点拨之下迎刃而解。

    “太美了!太美了!”迪米乌哥斯的失态仿佛不受控制。

    似乎这触及到了他审美的极限。

    “迪米乌哥斯,你想到什么了?”雅儿贝德认为迪米乌哥斯的想法与自己不大一样。

    “抱歉,是我自己的原因。”迪米乌哥斯深呼吸了一下。

    “呀!迪米乌哥斯,你一向很少这样的。”亚乌拉有些不明白。

    “抱歉,亚乌拉。”

    “你想到了什么?”科塞特斯喷出一口冷气。

    作为拥有武士设定的他,并不精通谋略,但战斗确是一把好手。

    面对大家的提问,迪米乌哥斯扶了扶因为大笑而险些掉落的眼镜,用双手托着希姆的卷轴,语气非常敬佩:

    “如我所料,希姆大人与飞鼠大人想要征服世界;起初我一直在想两位无上至尊该以怎样的办法共同掌握这个世界,是我太愚笨了啊。”

    “希姆大人到底有什么计划,你别卖关子了。”亚乌拉跺着脚,她迫切的想知道希姆的计划,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头绪。

    “希姆大人想要创造一个强大的宗教,与未来的飞鼠大人抗衡。”迪米乌哥斯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哦?这是为什么呢?”

    “迪米乌哥斯,你怎么能这么说!”亚乌拉吓得后退了两步。

    “迪米乌哥斯,你这是在说希姆大人会叛变吗?这可是大不敬!”科塞特斯向前走了一步,挡在亚乌拉身前,语气听起来很愤怒。

    虽然他与迪米乌哥斯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但听到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之后也表示质疑,就连周围的空气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可以想象若是迪米乌哥斯接下来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科塞特斯就会直接拔出武器,让他谢罪。

    “科塞特斯,你不要误会,请听我继续说下去。”迪米乌哥斯倒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先是安抚了战意飙升的科塞特斯。

    “好,你说。”科塞特斯虫族的复眼依旧紧紧盯着迪米乌哥斯。

    “人类是自私且傲慢的存在,或许说是原罪的集合体也并不为过;他们对王权始终有敬畏与抵触两种态度;而对于能让自己心灵得以慰藉的宗教却始终是拥护的,而希姆大人正是想通过建立一个伟大的宗教来统治人类、甚至是亚人类。”

    听到迪米乌哥斯解释之后,卡赛特斯依旧有些不解,继续问道:

    “建立宗教和与飞鼠大人对抗有什么关系?”

    “一个伟大宗教的崛起,一方面需要大量的时间与物力,而另一方面则需要契机与背景。”

    “时间。。。物力。。。契机。。。背景。。。”科塞特斯一字一句的重复着迪米乌哥斯的话。

    “需要时间的并不是希姆大人,而是那些愚蠢的人类。”雅儿贝德也解释道。

    “没错,想要在凡人心里建立起一个伟大神明的形象并且让他们接受‘神真的存在’的事实,需要不短的时间。所谓物力就是金钱等物质,不论是建造雕像还是其他形式的象征物都需要物力、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而最难的就是契机与背景。”迪米乌哥斯张开双臂,终于将话说到了正题。

    “迪米乌哥斯,我都被你搞糊涂了!”亚乌拉天真的思维还是没有跟上迪米乌哥斯。

    “所谓契机与背景,就是宗教在什么时候出现最为合适,如果想让全人类都信仰欧西里斯神教,就必须展示出无上神迹。”

    “你是说。。。”亚乌拉有些明白了。

    “你想的没错,只有平衡的状态才是最合理的,只有在出现灭世级灾害的大背景下,救世级神迹的显现才是最为恰当的;那么你们认为,哪位最有能力创造与希姆大人同等的灭世级别的灾害呢?”

    啪!

    科塞特斯脚下的地面因为他突然激动的心情而结成光滑的冰面。

    “斯巴拉西!真是令人向往的光景啊!”

    在迪米乌哥斯的设想下,在飞鼠创造了足以灭世的灾害之后,人类陷入绝望,正当这时,希姆的欧西里斯神教出现,与飞鼠形成对峙,那么人类的绝望将转化为希望,届时将会被希姆全部掌控。

    两股完全相反的力量相互交织,整个世界都陷入危机之中,而希姆与飞鼠将名副其实的成为世界的两位征服者,只要一直处于平衡状态,那么统治将永远不会结束。

    平衡与否,则完全由这两位无上至尊决定。

    “迪米乌哥斯,你解读的很到位。”雅儿贝德说出自己的看法:

    “两位无上至尊对这个世界使用灭世级的力量,你难道不觉得太夸张了?”

    “不不不,灭世级的力量并非我们所决定的,而是这些人类,这些棋子罢了,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两位无上至尊留下那些斯连教国的人类的原因——做参考罢了,对于伟大的无上至尊来说,征服世界,就是在下一盘棋而已,棋子的多少、棋盘的大小都决定了规则。”

    “原来如此,的确,若是计划推进的节奏超出这个世界的掌控,那么整块棋盘将会分崩离析,将没有再下的必要,更无美感可言。”雅儿贝德终于被说服了。

    “哎呀,说了这么多,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什么。”亚乌拉这时开口。

    作为只有七十六岁的暗精灵,亚乌拉依旧是小孩子的心性。

    “两位无上至尊说过这个世界是装着珠宝的盒子,盒子打开的那一刻,也就是珠宝最美丽的一刻,而我们作为呈上珠宝盒的人,当然要保证盒子是完美无瑕的。”

    “这就是无上至尊的智慧吗!迪米乌哥斯,请原谅我对你的质疑。”科塞特斯后退一步,对迪米乌哥斯微微鞠了一躬。

    “大可不必,你这样恰好印证了你对无上至尊的忠诚。”迪米乌哥斯也鞠了一躬作为答复。

    “那么迪米乌哥斯,我们是否可以开始为征服世界做准备?”雅儿贝德问道。

    “我觉得应该先询问飞鼠大人的意思。”科塞特斯沉声道。

    “嗯,既然飞鼠大人授意我等阅读这份卷轴,就是默许了我们自己行动,若是在如此明显的暗示下我们还需要再问一次,那么很可能会让飞鼠失望。”迪米乌哥斯觉得没有必要再请示一遍。

    “回到最初的问题上,迪米乌哥斯,你觉得教义该如何拟定?”

    “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教义的事就交给我来拟定吧。”

    “好,那么就辛苦你了。”雅儿贝德松了口气。

    为讨厌的人类拟定教义,雅儿贝德可是非常抵触的。

    “能为希姆大人确立教义,是无上的荣耀,何来辛苦一说,我会尽我所能拟出最合理的教义。。。不过。。。你们可能都会出现在上面哦。”迪米乌哥斯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而后使用传送魔法离开。

    “亚乌拉,请你将刚才话转告给马雷以及。。。赛巴斯。”雅儿贝德原本要说的是夏提雅的名字。

    “好好。为了无上至尊的伟大计划,我可不能偷懒。”

    “科塞特斯,请你通知妮古蕾德吧,毕竟。。。”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