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和骨傲天一起被迫征服世界 > 第三十四章 裁决者(第二更,求各种。。。(?_? ))
    冒险者工会是一种类似于中介公司的组织,通过接取与发布委托来赚取佣金,由于掌握着委托的来源,冒险者想要接取就必须在这里进行评级。

    整个冒险者工会的注册成员到底有多少目前暂不知晓,但可以知道的是总战力应该不会超过耶兰提尔守军战力,因为若是那样高层的贵族会出手干预,毕竟这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地位。

    (看来要找时间结交这位工会会长了,或者说是会长们?)

    等级由低到高分别为铜、铁、银、白金、秘银、山铜、精钢七个等级,通过完成相应等级的委托获取积分记录提高等级,等级越高的委托报酬自然也就越丰厚,难度也会越大。

    在这个魔物众多的世界,冒险者工会规定冒险者只能接取与自己牌位一样的委托,如银牌只能接取银牌委托,不能接取低级的铜牌委托或者高级的白金委托,以防有些凭借侥幸心理接取高级委托而丧命和争夺新人的资源。

    也是为了观察一个冒险者是否拥有足够的战斗力,冒险者工会的新人从一开始就定位为铜牌,当然除了在这里接取委托之外的事情则不在他们的管控范围,就算一个只有相当于铜牌实力的人想要独自讨伐巨龙也是可以的,他们不会去干涉。

    有恩菲利亚的担保,怀特与飞飞的注册工作进行的很顺利,但是由于硬性规定,刚刚注册的冒险者只是最低级的铜牌。

    为了保证安全,安莉暂时留在恩菲利亚的店内住宿并照顾涅姆,而第一次冒险则由他们两人完成。

    事实上一个冒险者队伍应该有至少5人组成至多8人,这样可以以多样化弥补单人的不足,通常来说是一位魔法吟唱者、一位前锋、一位游荡者、一位游侠,如果再加上一名可以治疗的神官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这里列举的职业都是最基础的职业)。

    “那么。。。我们该起个什么名字好呢。。。”飞飞搓着下巴部位的铠甲。

    “起名字这种问题您可别问我。”怀特还是一如既往的抗拒起名字。

    “那就暂时叫。。。无敌斩杀魔兽者联盟吧。”飞飞很自信的说道。

    “哦!叫裁决者吗?这个名字真是够响亮的!”

    “诶?”

    “嗯,话说回来之前已经在卡恩村用过这个名字了,就决定是这个了。”

    ‘裁决者’这个名字其实也是怀特随口所说,因为当时想要以此来散发一些虚假情报。

    这样可以将王国战士长的注意力由个人转向某个不存在的组织。

    “额。。。那就用这个吧,以后您就是裁决者的黑色战士、而我就是纯白法师了。”

    “纯白魔法吟唱者应该更恰当一些吧。”

    ‘魔法吟唱者’是YYG的一个职业统称,而法师则是一种职业,前者包含了后者,而后者是从其他RPG游戏中沿袭而来的说法,用在这个世界似乎不大恰当。

    “虽然有点长,但纯白魔法吟唱者更恰当一些,那就听您的。”

    确定了名称之后的下一步就是接取委托了。

    在冒险者工会中有一块专门用来张贴委托的大展示牌,在上面至少有上百个未曾接取的委托。

    在人数众多的冒险者公会中,两位无上至尊形成鲜明对比的装束自然成为了焦点。

    他们认为拥有如此华丽铠甲的飞飞不应该只是最低级的铜牌,反倒是他的同伴看上去吊儿郎当,腰间还别着一个酒葫芦一看上去就不像是冒险者应该有的样子。

    “你们说这个穿着黑色铠甲的大个子会不会是某个高人的弟子啊?”

    “哦?类似于战士长的那种强者吗?”

    。。。

    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两人站在委托板前准备首次接取委托,却发现了新的问题。。。

    看不懂!!!

    这个世界的文字是另一种体系。

    为了避免突如其来的尴尬,两位强大的无上至尊就这么插手呆立在委托板前呆立了两分钟之久。

    飞飞原先是有用于翻译的魔法道具,但现在都在提前前来耶兰提尔收集情报的赛巴斯手上。

    怀特本身可以使用用来翻译的魔法,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的话,就会显得自己很憨批,所以只得硬撑着。

    “额,怀特先生,要不咱们走?”飞飞低声道。

    “不,这样会很没有面子的。。。”怀特也不再纠结,直接随便撤下一张:

    “好吧!那就决定是这个了!”

    。。。

    “怀特先生,很抱歉,这是秘银级别的委托,您还不能接取。”

    “纳尼!”

    “呵呵呵。”飞飞厚重的铠甲之下传来微弱的笑声。

    “真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接取这个委托。”怀特理直气壮的回答道,甚至让人觉得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啊?”不仅是前台,就连飞飞也是一愣。

    “我是可以使用三阶魔法的魔法吟唱者,而我的朋友飞飞可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战士,区区铜牌任务简直是对我们的侮辱。”

    “优秀。”飞飞暗地里对着怀特竖起一个大拇指。

    “我并不是在质疑您的实力,但是这是冒险者工会的硬性规定,所以我也很为难。。”

    “你们的规定就是无聊的空文而已,强大的冒险者怎么可以为微薄的收入而浪费时间呢。。。”怀特还想据理力争。

    大声的争吵吸引了所有冒险者的注意力,有些人脸上则挂着赞同的表情,而有些则是漠然。

    想来冒险者工会的晋级规则的确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哎,既然这样,就给我们铜牌难度最大的委托吧。”飞飞拦住还想再发表看法的怀特。

    据理力争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可以的。”前台巴不得怀特快些离开,立刻在委托手册上找到难度最大的铜牌委托:

    “这个委托的内容是清除耶兰提尔东边村子周边的低级史莱姆,可以做到吗?”

    清理魔物一般都不会是最低级的铜牌委托,至少也是铁牌,但史莱姆这种魔物的危险性的确很小,加之有些发布委托的个人与组织财力实在不允许,所以只能给到铜牌委托级别的报酬,平时鲜有人接取以至于这种委托通常会搁置很久,直到出现伤亡之后再有耶兰提尔的守城卫兵前往清理。

    “嗯,那就这个吧。”

    “机灵!您真是太机灵了!”怀特开始明白为什么飞飞能成为安兹乌尔恭的会长,这情商实在没谁了。

    “请问你们可不可以帮我们工作呢?”

    正在怀特准备完成委托接取的登记的时候,一个听上去很年轻的声音响起,两人循声望去,是一个四人组成的冒险者小队。

    “哈?”

    这可是怀特赌上颜面获得的成果,被人打断自然有些不爽。

    “哦!飞飞,这是银级小队。”怀特提醒道。

    四人都戴着银牌,可以接取拥有更高报酬的委托。

    “是有价值的委托吗?”飞飞问道。

    “我认为是有价值的,我们小队现在缺乏人手,你们愿意加入我们吗?”

    男子一幅战士风格的装扮,似乎在小队中最有话语权。

    做事一向深思熟虑的飞飞在这时不出意外的考虑起来,如果同意了他们的邀请,那么怀特争取到的委托就要放弃,但是有机会与他们建立关系获得更多情报,毕竟不困如何冒险者掌握的情报都会比平民多上一些。

    还没等飞飞做出决定,怀特就已经上前握住了这位男子的手:

    “啊!我寻找的正是有价值的工作,那么。。工作内容是什么呢?”

    “诶!?您不先考虑一下他们的动机吗?”飞飞低声问道。

    “他们不是说自己人手不够了嘛。”

    (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吗!)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上楼细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