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王都灯火通明,在高耸的王宫窗沿里依旧可以听到酒徒发出的豪迈笑声。

    国王没有任何随从跟随,寂寞的走在点缀着昏暗黄色灯光的走廊上,他走的很慢,但神态却不同于面对贵族们时那般严肃,甚至还有一丝笑意。

    走廊的尽头是拉娜公主居住的地方,在梵瑟芙三世的认知中,拉娜一直是个很乖巧听话的孩子,心思缜密对平民的生活很上心,备受贵族们诟病的禁止贩卖奴隶法令正是由她提出。

    若不是她是女儿身,梵瑟芙三世甚至有把她培养为接班人的想法——在这个男权为重的王国,女人登上高位是绝不可能的。

    每每想到此处,梵瑟芙三世都只能报以叹息。

    不知不觉,近百米的走廊即将走到尽头,在转过最后一个直角后,就是拉娜的住所,此时在门口有一张小凳子,凳子上坐着的是拉娜的侍从,克莱姆。

    (那个拉娜捡来的孤儿吗?)

    关于克莱姆的事梵瑟芙三世听拉娜说过一些,是个很尽职的孩子,在这种安静的地方值班一般人估计会很容易打瞌睡,而他却是一幅精神百倍的样子,根本没有一丝困意。

    “国。。国王陛下!”克莱姆看到梵瑟芙三世的身影时先是警惕的站起身,而后转为震惊。

    他很奇怪国王来到这里之前为什么不先通知一下,若是此时拉娜正在洗漱那就很尴尬了。

    “嗯,不必多礼,拉娜在吗?”梵瑟芙三世问道。

    “在。。在的!您。。。您请稍等。”

    面对王国最高权力的掌控者、自己效忠者的父亲,卡莱姆甚至觉得自己有一种即将尿失禁的错觉。

    将小板凳搬开后,卡莱姆用微微颤抖的右手轻轻敲了三下木质的房门:

    “拉娜公主殿下。。。国王陛下找您。。”

    门后沉默了一会,这绝对是克莱姆度过的最漫长的五秒钟。

    咔嚓。

    卡莱姆如获大赦,低头退开。

    拉娜穿着丝绸睡衣,头发也披散着,眼中有明显的困意,显然是已经就寝了一会:

    “啊!父王陛下,请问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过来看看你,方便让我进去吗?”

    “当然方便了!”

    。。。

    拉娜的住所不同于别的王子或者公主那般奢华,甚至显得有些狭小,家具也有些简朴。

    在当上国王之前,梵瑟芙三世也是贵族出身,过习惯了奢侈的生活,见到这样的环境确实有些不是滋味。

    拉娜轻轻的将门关上,还特意嘱咐了克莱姆一句:

    “你要保护好我们哦。”

    “是!公主殿下!”

    。。。

    关上门后,拉娜捂着嘴轻笑起来,捉弄这个小卫兵好像很有趣。

    “你很喜欢这孩子?”梵瑟芙三世微笑道。

    在他眼中,拉娜自始至终都是个小孩子。

    “嗯。卡莱姆很尽责的,而且也很努力!他一定能保护好我的!”拉娜站在父亲身侧。

    “那就好。。。”

    “请问父王有什么要吩咐的吗?”拉娜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的父亲是专程来看望自己的。

    “嗯,明天你。。搬去耶兰提尔吧。”梵瑟芙三世虽然用的是建议的句式,但是语气却更像是命令。

    “耶兰提尔。。我可以问一下是为什么吗?”

    拉娜开始揣测起父亲让自己去耶兰提尔的目的。

    耶兰提尔虽然所处的位置比较远,但是在建设方面却做的非常好,一来是因为那里的地理位置,是帝国与教国最近的大城市,在那里体现出强大的军事武装力量是威慑别国的最好手段;二来也是因为那里本就是国王自己的领地,将那里培养得强大一些,或许以后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禁止奴隶贩卖的法令刚刚颁发没多久,梵瑟芙三世就让拉娜前往远处的耶兰提尔,这不禁让她想到是不是有人要暗杀她,抑或自己的父王想让自己永远待在那里。

    太多的可能,让拉娜有些举棋不定。

    “嗯,你去散散心吧;葛杰夫会随你一起去的。。。”

    “父亲!请您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好吗。”拉娜有生以来第一次打断自己父亲。

    “拉娜。。。你。。。”这倒是让梵瑟芙三世有些意外,当然还够不到生气的程度:

    “拉娜,我打算将耶兰提尔交给你管理。”

    “父亲。。你这是要赶我走吗。”拉娜露出悲伤的面孔。

    “恰恰相反,你的心思比你的哥哥要缜密很多,我能看出来你隐藏着自己,如果你一直待在王都的话,将来的成就很有限,所以我让你先到耶兰提尔培养自己的力量,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成为里耶斯提杰王国的第一个女王也说不定。”

    梵瑟芙三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语速也不是很快,几乎全程都保持着极度平淡的态度。

    这段话落在拉娜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深得隐忍之道的她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若是离开了王都,那么她目前的所有计划将全部落空。

    “父亲。。我不想离开您。”拉娜跪在地上,拉住梵瑟芙三世的苍老的手,眼泪如同丝线般流下。

    “你知道吗,王室自古以来都是最无情的地方,如果我刻意的宠爱你,那么将来我死之后,继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也会把你安排到某个偏远的地区,甚至是。。杀了你。”梵瑟芙三世抚摸着拉娜金黄色的头发。

    “可是。。。可是。。。”

    “前几天,耶兰提尔那边爆发了冲突,斯连教国的人伪装成帝国士兵屠杀边境村落。等到你去到耶兰提尔后,我将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再借此增强耶兰提尔的兵力,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在获得所有贵族支持下为你做的事了。”梵瑟芙三世感到深深的无力。

    为了得到贵族们的支持,年轻气盛额梵瑟芙三世在继位后将贵族的权力放大的太厉害,以至于走到了即将失控的边缘,前几年用联姻的方式暂时压住了几个做大的贵族,但这无异于饮鸩止渴,联姻之后生出的后代是具有皇室血统的,有权利争夺王位,不出几年王国将上演贵族夺权的现象,到时候再为拉娜安排后路就已经太晚了。

    用了十分钟,梵瑟芙三世将战士长在卡恩村经历的事大致说给了拉娜听,拉娜终于明白了其中缘由。

    “如果葛杰夫能够说服那两位强者成为你的部下的话,那就是最好的。。。”

    “父亲,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拉娜,你年纪还小,在治理方面我会让雷布恩侯辅佐你,如果你能将耶兰提尔培养成自己的势力,那么在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有话语权。。。这些对你来说还太早,总之。。。”

    “我都知道的,我可以带上克莱姆吗?”这是拉娜的唯一条件。

    虽然不知道拉娜为什么会这么重视这个侍从,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

    “可以,雷布恩侯也会与你同行,在你到达耶兰提尔一切稳定之后,委任书也会送达,我很期待你的成长。”梵瑟芙三世站在前,声音依旧很平静:

    “那么,再见了。”

    没等拉娜回答,梵瑟芙将门打开,迈着平缓的脚步离开了这里。

    当门关上的那一刻,还在低声抽泣的拉娜立刻没了声音,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只看到原本那张美丽可爱的脸如同史莱姆一般软化,变成了一种扭曲至极的表情,双眼中充斥着疯狂:

    “嘿嘿嘿,父亲大人,没想到能得到您这么大的恩赐啊,真的是太好了,这下没有人能阻挡我和克莱姆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