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门汀甩开手短刺上的鲜血,眼前只剩下三个冒险者队伍的队长。

    “这些就是你们在下面得到的装备?哇,看起来的确很厉害呢。”克莱门汀嘲笑道,眼神仿佛在看着落入陷阱的猎物。

    就算是众人更换了在墓室中获得的装备,但在面对受到强化之后的不死者仍然显得弱小,克莱门汀在两位神官走出墓室之时就以极快的手法将他们击杀。

    “你这疯女人!”利顿挥舞着双手斧率先发起攻击。

    劈石!

    这是利顿引以为傲的武技,巨大的力量带来了极快的速度,就算是巨石也可以轻易劈开,更不说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弱小的女人了。

    克莱门汀竟然只以左手的短刺相迎,这与利顿粗壮的手臂根本不成比例,在巨斧与短刺接触的那一刻,克莱门汀发动了武技。

    不落要塞

    斧刃与短刺在相击之时碰撞出火花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巨斧反弹,非但抵消了劈石的力量而且将其反弹。

    “去死吧!大叔。”克莱门汀将第二根短刺向斜上方刺出。

    这是将自身速度发挥到了极致的一次刺击,利顿还没从被反弹的姿势中恢复,这一击避无可避。

    嗤

    在利顿身后的伊戈与格雷斯只看到一节带血的短刺从利顿的后脑刺出。

    “你们这些粗俗的男人就是学不会尊重女性吗。”

    “混蛋!”伊戈举起手中的剑盾与格雷斯一左一右对克莱门汀进行夹击。

    眼前这个女人绝对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弱,甚至强大得离谱。

    “哎呀呀,真是没有绅士风度呢。”克莱门汀没哟丝毫退缩的样子。

    在墓室中找到的武器的确厉害,克莱门汀用来反弹的那一根短刺已经出现了一道极大的缺口,无法再次使用。

    三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三米不到,见克莱门汀已经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格雷斯挥舞巨剑,使出一招名为‘重击’的武技。

    这是与斩击一样的武技,只不过更适用于巨剑或者锤类比较重的武器,可以造成很可观的殴打伤害。

    不落要塞

    不出意外的将重击反弹,但是当克莱门汀准备趁机进攻之时,伊戈却突然一个加速出现在她身旁。

    流水加速

    就像变成一只动作轻灵的猫,在原地跳跃而起,堪堪躲过这次攻击。

    “呀呀呀!你们好阴险,重击是佯攻,猛冲才是主力吗?”

    若是真的被那块带着两根牛角的盾牌击中,克莱门汀可就危险了。

    (这里到底有多少魔法武器啊,外面的那些也是。)

    克莱门汀不禁对墓室原来的主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克莱门汀,还没结束吗?”卡吉特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太迟钝了。”

    似乎读懂了卡吉特眼中的嘲笑,克莱门汀冷冷一笑:

    “好好好,本来还想再玩一会,真没劲。”

    “伊戈队长,这女人怎么回事,气势突然变了好多。”

    “这下危险了。”伊戈曾经在突破了英雄领域的强者身上看到过这样的气势。

    不论真假,他现在所处的形势已经大为不妙了。

    “看你们那么辛苦帮我们打开墓室的门,就稍微让你们两个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强大吧。”克莱门汀低下前身,呈一个很诡异的前倾自是。

    看上去的确有些像猫科动物,左手将第三根短刺缓缓抽出,同时使用了自己的武技。

    疾风走破、超回避、能力抠脚、能力超抠脚

    一般的战士可以学习的武技数量为四个,而突破了英雄领域的人可以学习七到八个,甚至有些天生异能的人可以学到十个,而伊戈已经在克莱门汀口中听到第六个武技的名字,这代表着她的实力远远高于自己。

    “请。。。”

    “去死吧!”

    伊戈还没有将话说完,克莱门汀一个跳跃就已经冲到他面前,短刺刺入眼眶,那似乎是准备求饶的词语永远留在了喉管里——她似乎对刺破别人的眼睛有着很浓厚的兴趣。

    或许是因为那里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也是与自己推崇的‘一击致命’技巧最为契合的攻击部位,不论是谁都会长眼睛的吧。

    原来她那诡异的进攻姿势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能更快的爆发出最快速度而专门设计的,在几个提升身体机能的强大武技之后,突然的跳跃给了她让一般人很难反应过来的速度。

    “你这疯女人!”反应过来的格雷斯举起巨剑准备再次攻击。

    而克莱门汀的身影却在他眼前消失,在下一面只觉得背后一阵凉意,两节短刺刺尖从胸口处穿出。

    咳咳

    鲜血随着肺部的呼吸咳出体外,格雷斯身体瘫软倒地,在克莱门汀兴奋的注视下逐渐失去了生命。

    “嗯,果然灵活的刺客对上行动笨拙的战士会有很大的优势啊。”卡吉特向前走来。

    “哎呀,要是他们装备着全身的铠甲,被杀的可能就是我了。”

    “就算穿着那样的铠甲,你也会找到弱点的,不是吗?毕竟像你这样的强者,不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可以很快找到应对的方法吧。”卡吉特无情的回应克莱门汀故作的谦虚。

    “你可真无趣,不过今天我倒是过得很开心,所以就不杀你了。”克莱门汀将自己那把残损的短刺收回身后的皮鞘之中:

    “让我损失了最爱的兵器,卡吉酱,你可要赔偿给我一把哦。”

    “呵呵呵,耶兰提尔可没有制作你这种武器的师傅,不过在回收了这些魔法道具之后,可以为你从帝国定制一把。”

    这场战斗让卡吉特一下子多出了十几个优秀的不死者材料,还有大量魔法武器,这些可是在地下黑市有价无市的东西。

    “真慷慨!不过我对下面这个墓室的东西很感兴趣,可以让我先挑几件吗?那个恶魔道具我不要了,怎么样?”

    克莱门汀开出的条件的确比较中肯,虽说不情愿,但是卡吉特认为现在还不是和她闹翻的时候。

    (反正只要等到死亡螺旋完成之后,那些东西也会回到我手里,就让你暂时保管吧。)

    两人一前一后向下方的墓室走去,或许是为了确定对方的方位,以确定是否有攻击自己的意思,两人一直进行着谈话。

    “卡吉酱,那些冒险者的尸体你也打算转化成不死者吗?”

    “是的,毕竟是很好的肉体,那个秘银队长我打算用来召唤更高阶的不死者。”

    “哎呀卡吉酱,你可真是变态呢。”

    “彼此彼此。还有,不要再这样叫我,有损知拉农的威名。”

    “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