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怀特所掌握的资料中说道,羽蛇乃是被一位不被敬拜的神所创造,平时用以充当自己的守护者与卫士,当世间之人都将这位神遗忘之后,只有羽蛇记得这位神的姓名。

    失去了供奉与信仰之力的这位善良的神祇最终陷入了‘永恒沉睡’在,而羽蛇们则凭借自己与神一样的寿命,忠诚的在等待着这位神的归来。

    然而羽蛇们只拥有和神一样漫长的生命,但却没有神一般的力量,等级在32级到40级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被击杀,数量变得越来越少。

    因为他们美丽的外形,与让人毛骨悚然的蛇类不一样,羽蛇都长着一对拥有斑斓色彩的羽翼,以及长着类似于狐狸的柔软表皮,极具观赏性,不论是玩家还是NPC都很喜欢收集羽蛇的皮制作一些精美的装饰品。

    “快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羽蛇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大量鲜血染红了祭坛。

    “如果你选择臣服,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

    其实在玩家的世界中,羽蛇守卫的神其实就是一个90级的副本Boss,攻略难度并不算特别大。

    而怀特之所以这样问,是想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有神的概念,以及这些魔物是否也是从游戏中穿越过来的。

    “不,我不能臣服于神之外的任何存在。”羽蛇忽然想到现在纠结这个问题应该也没有太大意义了。

    怀特感到了羽蛇此时的语气中有一种失望与无力的感觉。

    漫长的等待让羽蛇这个族群走向毁灭,而因为体内蕴含的神力,这个稀有的群体只能和同族繁衍,它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看到同族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哦?如果是比你的神还要强大的存在呢?”怀特继续道。

    “如果你比神还要强大。。或许。。不。。不可能!没有人类能比。。。”羽蛇此时似乎想说出这位神的名字。

    在羽蛇的能力设定中有一条‘真实陈述’,他们可以分辨谎言的同时自己也不能撒谎,但是可以提供模棱两可的答案或者保持沉默,在这里羽蛇保持了沉默。

    “库库尔坎·魁扎尔·科亚特尔?”怀特很轻易的说出了一个名字,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被羽蛇听得清清楚楚。

    “你!你!”羽蛇大脑一片空白。

    眼前的这个人类再度打破了羽蛇的认知,这就是创造羽蛇的那位神的名字。

    “果然啊。。。”怀特的心沉了下去,这是一个及其重要的情报。

    魔物们竟然也一起穿越过来了!

    “这位人类。。。”羽蛇的称呼此时发生了变化:

    “请问您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我杀过他很多次’这样的话可不是什么友好的回答。

    “嗯,有过一些交集,只能说它已经死了,你的等待与死亡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最后问你一次,愿不愿意成为另一个库库尔坎?”

    “我如何能相信你。”羽蛇多年来识破了无数谎言,但是怀特说出这句话时,身上没有任何谎言的味道。

    “因为,至高炽天使从不说谎。”

    “嗯?”

    怀特的左手在身前轻轻一挥,自己的本体在羽蛇面前显现。

    如同太阳一般闪耀的形象将整个巢穴与祭坛照射到没有一丝黑暗死角的程度。

    “神!不,是超越了神的存在的至高者啊!”羽蛇看到了希姆足以亮瞎自己眼睛的形象之后,双眼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主!主人!”

    克莱菲尔谢第一次看到怀特的真实形象,激动的双腿瘫软盾牌也因此掉落在地面上,张大嘴巴,但却因为呼吸的停止而没有任何一个音符从中流出,似乎没有任何语言能够形容她的震惊,若是怀特一直保持着这个形象,恐怕她会把自己闷死吧。

    希姆的本体显露了两秒钟,而他趁这机会对羽蛇使用了一次七阶魔法‘再生术’,将羽蛇的生命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身体被毒素侵蚀而腐烂的肉体部分也完好如初。

    “怎么样?”怀特笑问道。

    “我臣服!”羽蛇的身体以及头库低伏在地面,而后缓缓爬行到怀特身边形成一个圆环,这是臣服时才会有的表现。

    借着参与的光芒,怀特可以看到羽蛇那美丽至极的形象。

    (终于有一只了!)

    “那么,告诉我你的名字。”怀特问道。

    “羽纱奎特·魁扎尔·嘶斯,如果您觉得麻烦的话,可以直接叫我羽纱。”

    最后的‘嘶嘶’是用隔膜发出的声音,这是羽蛇族独有的发音方式。

    “嗯,今后你称呼我为怀特先生就可以了,但是你要记得,刚才看到的场景,不能告诉任何人。”

    介于羽纱背叛了自己的神转而投入怀特足下的行为,怀特认为还是要观察一阵子才行。

    而事实上羽蛇如此轻易臣服的原因也是因为理念的不同,库库尔坎在创造它们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羽蛇们今后会遇到比自己要强大的多的敌人,善良的他决定了让羽蛇臣服于更强者的命运,这样虽然会存在争议,但那样至少还有机会能够活下来。

    而且怀特也抛出了让羽纱成为第二个库库尔坎的条件,不论是那一条羽蛇都无法拒绝。

    (有机会将一个天使凭依到它身上吧,这样也比较保险一些,嗯不知道飞飞看到我有这样一只宠物会作何感想呢,嘿嘿。)

    “多谢怀特大人的恩赐,我的伤已经完全愈合了。”

    就像是鸟与蛇的结合,修长无比的身体竟然能仅仅以一双羽翼飞行,这的确有些超乎常理。

    “那么,你拥有怎么样的能力?”怀特问道。

    其实怀特已经基本上了解羽蛇的能力与技能,在这里就是想以比较私密的话题考验一下它。

    “回怀特大人,我的种族能力是。。。”

    羽蛇拥有的种族特殊能力和天使族有着相似性,但同时也有类似于龙族的特性,比如说在种族等级达到某个级别时才能开始获得职业。

    沙叶利使用了情报技能获得的数据和羽蛇说的一模一样,这证明羽纱并没有说谎。

    (这好像是我多虑了,羽蛇天生就不会撒谎吧。)

    “嗯,那么就和我一起出去吧,这里是你的终点也是你的起点,今后你将为我献上忠诚,如果你胆敢有忤逆之心,我会让你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

    “是,怀特大人。”

    “或许叫主人更好一些,毕竟你是宠物。”

    “是,主人。”

    “好了,克莱菲尔谢,我们走吧。”

    “是。。是主人!”

    “在别人面前你可不能这么称呼我。”

    “是,怀特先生。”克莱菲尔谢甚至感到自己的裤子好像有点变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