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绿爪部落原址

    有了巨魔的加入,防御工事建造的速度非常快,往往就是一剑砍过,三人合抱的巨大树木就已经被砍下,结合绿爪部落原有的工事再加上淤泥,建立起了一道高达三米的围墙。

    听取了曾经和蟾蜍人战斗过的那些战士的意见,在绿爪部落原来的地方挖出了很多大坑,坑中也放置了修长的木桩,这可以直接将不死者困在木桩上,毕竟不死者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伤害而消失。

    “大家加油啊!!!”涅姆手持麦芽糖坐在由泥土制成的墙体上方。

    稍微具有一些战斗指挥才能的应该就是扎里尤斯和青蛙人的族长福曼,两人站在最高处用肉眼判断工事是否真的有效他们连描绘图纸都做不到。

    “这样三层防御的墙壁就做好了。”扎里尤斯看着古将一棵巨木插入地面之后,感叹道:

    “巨魔的体力可真夸张。”

    那根木头就算是扎里尤斯也需要和另一个蜥蜴人共同搬运才行,更不用说古他们一整个晚上都没有休息。

    “嗯,没想到天性如此暴躁的巨魔此时竟然能表现的这么温柔并且充满智慧,难道是因为卡恩村的关系?”

    “在旅行的时候,我曾经听森林人说过,这个世界或许真的存在让人脑子变聪明的魔法,但是那也仅仅是存在于传说中罢了。”

    “传说中的魔法,应该是第五阶魔法吧,卡恩村如果有这样的存在,那我们选择和他们结盟的确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或许吧,我认为现在整个下湖泊已经被毒所污染,食物的来源已经成为了首要的问题,听那个小女孩说,卡恩村现存的小麦有三座山那么高!”

    “什么!三座山那么高,那到底是怎么样的数量。”

    “数量虽多,不过我更担心极度重视粮食的卡恩村是否会在此之后接纳我们。”

    根据统计,蜥蜴人一天可以吃下五公斤小麦,吃的最多的任倍尔一天需要吃十公斤小麦,青蛙人的体型较小,需要吃掉三公斤小麦,乘以现在的人口基数,每天就要消耗掉数吨口粮。

    “可是现在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暂时和卡恩村结盟,若是今后发现了某个可以移居的地方,我们再离开不迟。”扎里尤斯说道。

    “不不不,蜥蜴人旅行者,你这么想就错了。”

    “哦?”

    “哪个名为怀特的人类,具有极高的领袖魅力以及实力,若是仅仅想和我们联合,那为什么他不多提一些条件,而是非常慷慨的赠予我们食物呢?”福曼反问道。

    “这···”心思单纯的蜥蜴人似乎并不会想得这么远。

    “想不明白吗?那么我这么说吧,你觉得小麦的味道怎么样?和鱼比起来怎么样?”

    不仅是蜥蜴人,就连青蛙人在吃过小麦面包之后都对这味道赞不绝口。

    “小麦?”扎里尤斯脑海中浮现小麦面包的样子,喉咙间不由得低吼了一声,口水几乎要流出口腔:

    “那真是只存在于梦幻中的味道,没有鱼的爽脆口感,但是却是另一种触动灵魂的味道,相对于鱼来说···小麦面包更好吃!”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慷慨的赠予我们小麦,你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在卡恩村生活足够长的时间,已经适应了那样的食物,当我们得知要离开那里的时候,是不是会更加不舍。”

    在这个世界,永远都是食物和水决定居住地,当一个族群完全适应了自己所在的地的食物,并且这个地方食物供应充足,那么要他们搬到一个新的地方,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种习惯可以从以前的蜥蜴人战争中可以体现出来,为了居住地有限的食物而引发的战争,就足以证明他们的思维模式。

    “你是说···这个叫怀特的人类打算以小麦控制我们的族人?”

    说到这里,扎里尤斯幡然醒悟,原来自己以及自己的族人已经开始进入这个人类的陷阱中了。

    “是的。”

    “该死!必须要将这个消息转告给哥哥听!”扎里尤斯这就想跳下高墙。

    然而他却被福曼拉住了。

    “旅行者,现在你可不能这么做。”

    “为···为什么?”

    “如果你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绿爪族长,又能有怎么样的改变呢?”

    “我们可以···”

    在这里扎里尤斯这才想起自己之前观察卡恩村时看见的场景,强大的人类战士、统治都武大森林的魔物,以及精良的装备。

    (我真是愚蠢,竟然会天真到想要攻击他们!)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食物来源了,根据那个名为岚提的蜥蜴人的情报上看,都武大森林中可以食用的猎物非常少,就算我们在战斗发生之前,就离开这里,又如何能走出大森林呢?”

    食物

    不论如何,食物才是最重要的。

    扎里尤斯忽然开始理解古一直挂在嘴边的话‘小麦可比你们的命重要’。

    “所以···我们没有任何办法了吗?”扎里尤斯有些无奈。

    前方是即将到来的不死者与恶魔的军队,后方是强大的卡恩村领地,或许是他们的运气不好,处在这个位置,尽管现在他们和卡恩村是结盟的状态,但是自己的要害已经被他们抓住,无法逃脱。

    “在我的部落中友谊谚语,‘青蛙人永远不要跳到温水里’,而我们现在就处在温水中了。”福曼说的很平静,他看向围墙之外的紫色毒水,言语之中透露着无奈:

    “或许···这是我们的命运,加入卡恩村才是让种族得以延续的方式。”

    “这···”

    “其实换个角度去想,加入他们之后的生活或许过得比现在、比以前要好,那个小女孩说卡恩村需要很多劳动力,我们只要帮助他们,就可以获得充足的食物,还有绝对的安全,这难道不是我们一直追求的吗。”

    福曼这么一说,似乎点醒了扎里尤斯。

    的确,充足的食物与绝对的安全,是整个部落多年的追求,若是真的有这样的一个选择,或许所有人都会选择吧。

    “我明白了,你不愧是青蛙人多年来最伟大的族长,竟然能想到这么远。”

    “过奖了,管理这么多族人,没有长远的视野可干不长久啊。”

    “话说回来,族人们会同意这个设想吗?”

    “这个名为怀特的人类既然能这么说,那么肯定还有其他手段,恐怕到时候就算我们不同意,也没有办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