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和骨傲天一起被迫征服世界 > 第26章 其实只是中二病而已
    在用过就连身为高级贵族的菈萩丝都没有见过的美食之后,众人做到了议事厅中。

    怀特选择了三个主坐的左边坐下,这个举动让葛杰夫很在意,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刻意打探别人的秘密可是非常不礼貌的。

    “话说葛杰夫,你现在还是王国战士长吗?”

    葛杰夫此时穿着的是与平民无异的布衣,就连武器都没有配备,这的确和王国战士长的职位极不相符。

    “目前还是,但是被限制不能使用武器和装备。”葛杰夫此时也很无奈。

    “无聊的政治游戏。”格格兰嘲笑道:

    “王国战士长没有使用武器的权力,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格格兰,葛杰夫也是为了让梵瑟芙四世拥有更好的斡旋条件罢了。”菈萩丝品尝着杯子中的葡萄酒。

    这绝对是她喝过的葡萄酒中品质最好的,不论是味道的变化还是口感,都是上上成。

    相对于喜欢喝红酒的菈萩丝,其他人更喜欢的是粗制麦酒。

    “啊!还是这个酒味道好。”格格兰一口喝下一整杯。

    “其实我已经打算在塞纳克王子真正成为国王之后,就辞去王国战士长的职位。”葛杰夫也因为喝下了几杯粗制麦酒脸上出现了一丝醉意。

    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不论是怀特还是苍蔷薇都认为葛杰夫是完全忠于王国,并且会为它死战到底的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拥有这样的想法。

    “喂喂喂,你没喝醉吧,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格格兰将木质的杯子狠狠扣在桌面上。

    “是真的。”

    怀特笑了笑,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守护国王是我的最高的任务,梵瑟芙三世的死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失败。”葛杰夫长叹一气,又是灌下了一杯粗制麦酒:

    “或许我已经没有守护国王的能力了吧。”

    “若是你没有这个能力,那么整个王国又有谁能有这样的能力呢?”怀特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那个人绝不应该是我。”

    大王子派的成员为了削弱塞纳克的实力,一直以梵瑟芙三世的死向葛杰夫追责——就算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的实情并非他们所说的哪样。

    葛杰夫也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或许以后会成为大贵族攻击塞纳克的突破口,一生意守护王为己任并以此为荣的他,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综合了众多条件,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那么你以后打算怎么做呢?”怀特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或许会到某个远离王都的地方过上平静的生活吧。”葛杰夫摇了摇头,他现在还没想到这一步。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来我的卡恩村怎么样?”怀特趁势抛出橄榄枝。

    这个提案的确很吸引人,但葛杰夫还是有着不少顾虑。

    按照自己现在掌握的情报,今后的卡恩村绝对不会是平静的地方,尽管能和怀特、飞飞、安兹这样的强者一同生活的确是他希望的生活方式的一种。

    “这的确很诱人,毕竟我现在也开始喜欢上粗制麦酒的味道了。”葛杰夫没有做出正面的回答,毕竟这可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

    “这种品质的粗制麦酒可只有老村长可以酿出来,你要是来卡恩村,我可以保证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站在一旁负责倒酒的索留香动作很柔软,就算是倒酒的时候也不会让影响他们的谈话。

    “哎,总之,我原本以为梵瑟芙三世的死可以让大贵族们之间的斗争会平息一些,但是现在看来,斗争似乎正在往失控的方向走去。”

    “愚蠢且腐臭的政治就是如此。”伊维尔哀说道。

    她可是非常厌恶这些所谓的政治,人性的阴险在这样的斗争中显露无疑。

    “你这么说真的没关系吗?菈萩丝不也是擅长政治的贵族的一员吗?”缇娜提醒道,她喝的饮料是某种蓝色的果汁,被她戏称为神之血。

    “啊,这倒是没关系,我现在的身份更多的是罗伦提城的祭司,贵族方面的事我已经不参与了。”菈萩丝倒是很赞成伊维尔哀的说法。

    “诶,对了。我听说菈萩丝队长是持有魔剑的强者,那是一把怎样的武器。”怀特话锋一转。

    “这是一把拥有强大能量的武器,拥有神官职业的我才可以勉强压制住蕴含在剑中的恶魔能量。”菈萩丝很平静的说道。

    【希姆大人,她在撒谎。】沙利叶立刻反馈。

    “我曾看到过菈萩丝在月圆之夜奋力压制剑中恶魔的情形,的确是一把很危险的武器啊。”格格兰此时已有三分醉意,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就在这时候,怀特注意到菈萩丝的脸上出现了震惊的表情。

    (她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难道连自己的伙伴也不知道这是个谎言吗?)

    “这或许是因为你有对恶魔有着克制能力的职业吧。”怀特并不打算拆穿。

    “额···嗯!是这样的。”菈萩丝脸上出现一些汗水,敷衍的喝起了红酒。

    所谓的剑中恶魔完全是她胡编乱造的,当然,她并不会在别人面前说出这些话,而是在仅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以自言自语的形式说出,用怀特原来的世界的话来说,就是‘中二病’。

    所以她才会为格格兰看到她犯病而感到尴尬。

    “说道恶魔,怀特先生你还没有跟我们说那场战斗的经过呢。”葛杰夫忽然说道。

    说到这里,苍蔷薇的成员们都放下了手中杯子,他们从格格兰口中大致知道了战斗的经过,但她似乎只记得自己击杀了一个死亡骑士,比较片面。

    “好吧,该从何说起呢。”

    。。。

    “没想到哥布林和蜥蜴人这样的亚人类也能和人类共同战斗。”菈萩丝有些不敢相信。

    王国虽然不像圣王国那样敌视亚人类,但也谈不上和平共处,怀特的做法的确是开了一个先河。

    “想要对抗魔王,就必须要集结所有生者的力量,整合亚人类虽说比较冒险,但是却势在必行。”

    “这是因为神迹的力量只能用于生者吗?”对神圣能量有所了解的菈萩丝想到了原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伊维尔哀。

    “是的,我来到这里的原因也是因为在这里感受到了浓郁的负向能量。”

    “这···”这对于坚信怀特力量的葛杰夫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你是说卡吉特现在在罗伦提城?”

    “或许吧,毕竟现在恶魔的种子已经在原来越多的地方种下。”怀特叹了口气:

    “只可惜我没能找到更多勇者。”

    “如此的话,我是需要通知塞纳克王子早做准备?”葛杰夫甚至开始认为梵瑟芙三世的死和卡吉特有关。

    “不,我并不认为这个代理国王会接纳你的意见,毕竟现在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应付其他事情了。”伊维尔哀说道。

    相比于葛杰夫的紧张,苍蔷薇似乎并不是很在意罗伦提城此时面临的处境,毕竟身为冒险者的他们对王国的安危并没有太大的责任。

    “过分的紧张或许会让他们发掘发觉,恶魔的事情还是先交给我吧。”怀特可不能让葛杰夫破坏事先已经定好的计划。

    “哎呀,怀特可是能打败魔将的存在,就算我们发现了什么也不能自己解决的吧,喝酒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