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知拉农在和葛杰夫说话的时候,提娅和缇娜已经悄悄来到了菈萩丝和葛杰夫身边,将手放在他们的身上。

    “既然你们已经出现在我的视线内,就绝不能让你们离开。”葛杰夫说道。

    “当然,要是有优秀的试验品送上门,我们还是会展现热情的。”卡吉特手上的死之宝珠开始放射出负向能量。

    察觉可能性

    战气集中

    葛杰夫将自己的状态拉到巅峰,巨剑之上缠绕着火焰的力量。

    “少说废话!”格格兰很默契的率先发起进攻,高举名为‘铁碎’的巨锤进行抢攻。

    结晶霰弹

    与此同时以伊维尔哀也开始使用自己的魔法,大量水晶凝成的块状物向前飞射,然而这个魔法的作用只是为了吸引知拉农们的注意力。

    盾墙

    卡吉特熟练地使用应对的方法,半透明的壁障将结晶霰弹全部抵挡,而就在他准备再次使用魔法阻挡格格兰的进攻之时,苍蔷薇的两个忍者也开始了自己的攻势。

    影遁·双影渡

    这个技能可以让使用者在一定范围内的两个影子之间移动,与她们同时消失的还有菈萩丝以及葛杰夫。

    而他们再次出现的地方,正是知拉农后方。

    武技·六光连斩

    超级·黑魔剑百万冲击波

    红色、黑色剑光相互交错,命中了包括卡吉特在内的所有知拉农干部。

    “什么!”

    突如其来的进攻,让他们没有时间反应,身体就像是被灼热的餐刀划过的黄油一般断裂开来。

    轰!

    最先发动进攻的格格兰确是最后才冲到这里,巨锤猛击地面,将知拉农干部的身体全部淹没在泥土之中。

    “伊维尔哀,快用困住他们!他们没有这么容易就死的!”葛杰夫一击得手,立刻让所有队友向后退去。

    魔法范围扩大化·结晶牢笼

    地面出现一个两圈魔法阵,四面水晶墙壁升起,而后在空中相互连接,同时地面之下也出现了同等的结晶化,形成了一个四面体水晶牢笼。

    作为专精宝石系魔法的她有信心使用这个魔法困住死亡骑士,魔法吟唱者更不用说。

    趁着这时候,双子忍者在结晶牢笼周围快速跳跃,在地面的不同位置上放下了大量符箓。

    “呵呵呵,为了伟大至尊的计划,还是放过你们吧。”卡吉特的声音传来,来源显然不是结晶牢笼之中:

    “这个就当是饯别礼物吧。”

    若不是无上至尊们和迪米乌哥斯特意交代过不能击杀这些人,恐怕卡吉特就会使用更多的攻击魔法了。

    伊维尔哀感到结晶牢笼中出现了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的负向能量波动,立刻提醒道:

    “小心!这个魔法非常强!”

    魔法范围扩大化·水晶牢笼!

    第二道水晶牢笼在瞬间结成,似乎是想要借助牢笼的力量减弱这个即将爆发的魔法。

    负向爆破

    结晶牢笼只在瞬间就被黑紫色的负向能量所侵蚀,而后化作粉末,第二层也是如此。

    好在他们已经得到了提示,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跳出最远的距离。

    负向能量以半圆形的姿态继续向外扩散,地面上被侵染的植物在瞬间枯萎,而对地面却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这的确只是单纯的负向能量,并不附加类似于‘核爆炸’携带的殴打伤害。

    所有人都没有被爆炸波及,而原本处在结晶牢笼中的知拉农成员此时也消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那里过。

    “逃走了吗!”伊维尔哀心中产生了浓烈的挫败感,连续使用了几个探测魔法确认,都没有再发现任何魔力波动。

    自己在十三英雄手上得到了稀有的宝石系魔法职业后,战力就一直处于上升的状态,就连拥有三重魔法吟唱者的帝国第一魔法师福路达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而今在知拉农面前竟然产生了如此败绩。

    “看来还是要先通知一下怀特先生啊。”格格兰说道。

    “难道是传送魔法?”菈萩丝猜测道。

    如果是和影渡类似效果的魔法,那么卡吉特应该也只是会传送到周围某一处,而现在显然不是这样的。

    “这个嘛,很有可能,事实上卡吉特不论使出什么强大的魔法我都不会再觉得惊讶了。”格格兰似乎已经麻木了。

    “是啊,魔王的力量就和欧西里斯神的力量一样不可捉摸。”葛杰夫将武器收起:

    “或许只有怀特他们掌握应对的方法吧。”

    若是说没有任何挫败感的话,的确不现实,但是毕竟是面对拥有魔王力量的卡吉特,无能为力倒也在情理之中。

    伊维尔哀缓缓走到葛杰夫身前,面具下的脸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喂,葛杰夫,那个怀特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原本伊维尔哀以为怀特的力量是受到过分的神话,而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毕竟曾经败在怀特手上的卡吉特此时竟然能使用自己都无法使用的高阶魔法,对比之下,或许是她目光太过短浅了。

    “我不知道,或许没人知道吧。”葛杰夫叹道。

    这可不是伊维尔哀想要的答案,沉默了一会之后这才转身:

    “既然如此,我们走吧。”

    伊维尔哀方才使用探测魔法的时候,发现这里除了那几个瞭望手之外,就没有活人了,或许是被同样的魔法带到了其他地方吧。

    “那几个瞭望手我们要带回去吗?”缇娜看向身边的菈萩丝。

    “当然要带,这可是委托的内容之一。”

    这次委托是拉娜、雷布恩、塞纳克三人联名发布的,报酬及其丰厚,但要求也是很高,还好侥幸完成了。

    确认了周围没有活人之后,伊维尔哀再次使用火焰系魔法,加快黑草的燃烧,黑草燃烧的火焰照亮了黑暗,伊维尔哀看到这场景之后,脑海中的记忆被唤醒,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伊维尔哀,怎么了?”正向跟上格格兰他们的葛杰夫问道。

    “没···没什么。”

    从回忆中醒来,伊维尔哀冷漠的转过身,离开了此地。

    而正在此时,最后一个没有倒塌的木屋中走出了两个人怀特与赛巴斯。

    “若是抛开名字夸张到离谱的超技,那把剑的确是一把不错的武器。”怀特搓着下巴。

    方才的战斗全部被他们看在眼中,在听到那个超技的名字时,怀特差点笑出声。

    “怀特大人,需要我把那把剑取来吗?”赛巴斯低着头问道。

    “别!这并不急于一时,她们还有更大的用处,现在就对她们下手会打乱原本的计划,总之先放任不管就行了。”怀特阻止道。

    “是,怀特大人。”

    “话说回来,让索留香帮我洗澡是你的注意吧?”

    “是的,请问有什么不妥吗?”

    “啊,倒没有什么不妥,就是感觉···皮肤有点···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