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抱着快速的决胜心态,巴布罗回到自己的位置之后,立刻命令旗手与传令官开始发出进攻的信号。

    呜

    进攻的号角声响起,让士兵们的心跳加速,这或许是某种附加了鼓舞人心魔法的道具,需要数个魔法吟唱者同时辅助才能真正的吹响。

    这是王国宝具的最后一件【鼓舞号角】(杜撰的)。

    然而让塞纳克觉得怪异的是,听到号角之后,巴布罗的军队并没有发起冲锋,只有前方的骑士们稍微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

    吼!!!

    忽而,瞭望手看到了从骑兵的间隙中冲出了大量拥有红色皮肤的亚人类。

    “是狂兽人!!!”

    狂兽人一般群居在王国南部的平原地带,天生的战斗种族,极度好战,在他们的人生观中,只有拥有强大实力的个体才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并且剔除弱者是为了让下一代变得更强壮。

    这些狂兽人身体轻松超过两米,骨架几乎和猩猩一样的比例,体重更是可以轻易达到一百五十公斤。

    就算拥有如此强壮的体型,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冲刺速度,完全可以追得上王国最快的马匹。

    “定位箭!放!”葛杰夫大喝一声。

    每个弓箭手都会配备两支定位用的箭,与普通羽箭有区别,羽箭的箭身和羽毛都是特制而成的红色,这是为了可以以最快的速度看到羽箭所在的位置。

    以全力拉弓的方式射出,让定位箭达到最远的射程,这样可以判断出什么时候是放箭的最佳时期。

    弓箭射出的声音在同一时间响起,的确震人心魄,特别是对那些初次上战场的人来说。

    红色的箭雨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落在了弓箭的最远射程处,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模糊的红色线条,等待着兽人踏过定位箭的那一刻。

    “破甲箭,准备。”葛杰夫使用动态视觉计算着兽人的速度。

    巴布罗一方的军队此时并没有继续发出第二道指令,他们知道兽人的战斗方式,使用长柄武器的同时,永远是敌我不分的,这也是为什么兽人们的位置较为分散。

    兽人的战斗力天生比人类强大太多,但是在智慧与谋略上却要逊色不少。

    而这五千兽人只是为了打乱二王子部队的阵型而存在的罢了。

    若是真的和兽人结成联盟,恐怕王国未来的混乱还会更多。

    血液中渴望战斗的兽人,好战之火已经在心中熊熊燃烧,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只有一只眼睛。

    这是一个名为格乌什之眼的仪式,兽人们需要以格乌什之眼的名义击杀一个精灵,身上就会出现可以增加战斗能力的圣痕,而想要将此圣痕予以完善,就必须要以献祭的方式贡献出自己的一颗眼睛,这样的献祭是不可以通过魔法再生的永久性伤害。

    圣痕可以让这些兽人们获几乎不会衰减的体力、更大的力量、更快的速度,而兽人所信仰的神在人类看来只不过是一个野蛮想法的具现化。

    “以格乌什之名!诛杀弱者!”

    格乌什兽人们似乎在同一时间激活了自己的圣痕,尽管从外表上看去,没有什么绚丽的魔法,但是却可以感知到他们快速攀升的战意。

    格乌什军队的首领是一个名为奥克·沃的兽人,他身上的圣痕比其他兽人要复杂得多——这是区别一个格乌什兽人强弱的标准。

    奥克的能力和蜥蜴人的萨斯留很相似,拥有战斗兽人‘狂兽人’的身体素质的同时也拥有‘魔兽人’的施法能力。

    曾经魔兽人的存在是兽人部落不详的象征,会招引黑暗的力量降临,同时引来灾厄,但是这种偏见在奥克出现之后变得缓和了一些,直至今天,奥克登上了兽人部落第二强战士之位,这种偏见才得以消除。

    他手中持有两柄对于人类来说是长柄斧的武器,在他手中却刚刚合适。

    圣痕的激发,让兽人们不再考虑体力消耗的问题,每时每刻都在使用最强的力量,速度再次攀升。

    天生拥有强韧表皮以及快速恢复能力的兽人,并不喜欢穿戴会影响自身速度的铠甲,甚至是皮甲。

    他们只是穿着一件用自己猎杀过的最强猎物表皮做成的简单短裤,腰间或许有一些酒之类的饮料,就再也没有除了武器之外的东西。

    他们最喜欢的娱乐项目,就是看着猎物在自己眼前化为鲜血的礼花,击杀人类这样的事,只不过是一次运动而已。

    很快,他们就踏入了定位箭的领域。

    就在他们踏入红线的那一刻,漫天箭雨也遮蔽了天空。

    为了应付兽人的坚韧表皮,特意选用了应对重甲士兵时才使用的破甲箭。

    兽人们对这样的攻击根本不在意,或者说根本没有想过应对的办法,只是将左臂挡在眼睛前方。

    在他们看来,眼睛是格乌什观察世界的窗口,也是自己力量的源泉,这么做并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周全,而是维护自己的信仰。

    吼···

    破甲箭的穿透力的确可以突破兽人的表皮,但是却因为距离的原因无法刺破他们的肌肉。

    这一轮齐射下来,兽人们变成了刺猬,但是他们的速度不减反增,刺入不深的羽箭被兽人强横的恢复能力顶出体外。

    “弱小。”奥克嘲笑道。

    远处的葛杰夫此时知道就算是破甲箭也无法对兽人们造成更可观的伤害,继续发出指令:

    “魔法部队,对兽人们使用火焰魔法!”

    站在中段的魔法吟唱者们拥有比弓箭手更加优秀的射程,而且王国的魔法吟唱者的确更钟情于使用火焰系魔法,在得到命令之后,弓箭手们立刻让出一个更大的空间,即两列弓箭手向中间聚拢,让出一个可以供魔法飞行的路径。

    “使用火焰魔法削弱兽人的恢复能力,的确是很恰当的处理方法。”伊维尔哀点头说道。

    “啊,这完全是得益于怀特先生啊。”

    就连巨魔这种拥有强横再生能力的存在都畏惧火焰系魔法,更不用说兽人。

    急速飞行的火球以密集的姿态向格乌什军队轰去。

    轰轰轰

    火焰魔法的爆炸掀起了大量烟尘,此时塞纳克的军队与格乌什部队之间的距离还有一百米。

    “骑兵!从两侧进攻!步兵,前进!”

    又是两个指令。

    军团两侧的骑兵如同羽翼一般展开,以圆弧的阵线向前冲锋。

    步兵阵营则采取了多兵种搭配的方式,其中还穿插着冒险者,在前进的步调上,很难打成一致。

    (真是不具艺术性的战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