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与尘土在冲杀声中渐渐散去,火焰魔法对兽人的确有着很优秀的杀伤能力,除了在格乌什军队中那些可以使用魔法防御的个体之外,无一例外都被火焰灼伤。

    由于塞纳克军团中的魔法吟唱者有一部分是来自于魔法学院,所以霍安魔法造成的伤害要比较高,先前的劣化火球术仅仅是一次试探。

    看到火焰魔法的确可以抑制格乌什军队的自身治愈能力,葛杰夫再次发出使用魔法轰击的指令,并且命令弓箭手继续放箭,目标是他们的眼睛。

    漫天的火球与破甲箭在战场上横飞,爆炸声不绝于耳,就像传闻中在东方出现的名为‘鞭炮’的东西——但那似乎是在某种节日上用的东西。

    一些稍微弱的兽人在火焰魔法与破甲箭的攻击下,化作一具尸体,而更多的则是被疼痛激发了凶性的兽人。

    。。。

    “博洛洛普大人,塞纳克军团中的魔法吟唱者数量比我们要多上两倍,骑兵与步兵已经开始行动,现在正是我们突进的好机会。”副指挥对博洛洛普说道。

    魔法工会的总部本就在罗伦提城,拥有的魔法吟唱者数量与神官的数量自然是远远高于其他城市的综合,而幸运的是,他们也答应了共同作战的请求。

    这可比获得冒险者工会的支持要难的多。

    “嗯,可以冲锋了,冲散他们的队形,不论是兽人还是塞纳克军团,全部击杀。”博洛洛普阴险的笑了一声。

    “哈哈哈,博洛洛普侯爵,您对兽人的理解可真是透彻啊。”巴布罗称赞道,不久之前被拘禁的怨气此时似乎已经完全随风而逝。

    “怎么说也和他们打了二十年的仗了,最能互相了解彼此的,往往都是敌人嘛。”

    这些兽人仅仅是为了一些食物和武器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博洛洛普可不认为可以和如此愚蠢野蛮的种族共同生活。

    “冲锋!”

    鼓舞号角声再次响起,这不仅对人类产生了效果,对马匹也有着同样的增幅。

    骑兵与步兵以极快的速度做出反应,在保持队形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继续前进。

    “嗯?这是什么味道?”巴布罗忽而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可能是泥土的关系吧。”博洛洛普也闻到了同样的味道,但是他并不在意。

    他更在意的是,战胜之后将以怎样的形象入住王宫,而身边这个愚蠢的巴布罗王子又该如何成为自己的傀儡。

    而在刺鼻的味道之后,巴布罗似乎又听到了风声。

    就在此时,兽人们已经冲到了塞纳克军团前方,与步兵队伍展开了肉搏。

    。。。

    “以格乌什之名!”

    兽人们放肆大吼,手中的武器开始挥舞。

    要塞!

    重要塞!

    打头阵的步兵们大多都学会了两个甚至更多的防御武技,就算面对如此强壮的兽人也可以短暂应对。

    既然兽人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葛杰夫则命令魔法吟唱者与弓箭手们将目标延伸至更远处的兽人,这让火力的覆盖范围出现了一个真空区域。

    由于事先已经考虑到这样的情况,人类们大多以三人应对一个兽人,短时间内还很难分出胜负。

    兽人的圣痕的确可以在战时发挥出优秀的辅助能力,这和‘六臂’中的零身上的纹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任凭人类的武器砍到自己身上,这些伤口转瞬之间就已经愈合,在进入了近战范围之后,火球的攻势戛然而止,这反而给他们以喘息的时间。

    巨大的斧钺、棍棒、铁锤,是兽人最钟爱的武器,挥舞的速度随着战意的飙升而越来越快,没有任何防御的攻击动作就已经让人类们耗尽精力防御,能反击的机会少之又少。

    后续的兽人不断突入,防御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为了保证战线不被推回,塞纳克军团的数量开始减少。

    一开始战斗就陷入了胶着的状态,而这正是巴布罗所期望的,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发起冲锋。

    “葛杰夫大人,巴布罗军团发起冲锋了!”瞭望手发现了动向之后立刻汇报。

    “这混蛋到底想做什么!”塞纳克震惊的说道。

    兽人和博洛洛普的领地分别在罗伦提城的两个方向,若是现在就已经找到了这些兽人,那么博洛洛普的叛变很可能是早有预谋。

    毕竟只是和兽人谈判,都不止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更不说将兽人军队从南方转移到北方了。

    “很可能是想要把这些兽人也一起消灭。”久经沙场的葛杰夫第一时间就猜测出了他们的目的。

    这的确是一石二鸟的做法。

    葛杰夫、苍蔷薇、国王与大贵族们,此时都处于军团的最中央,葛杰夫是为了能更迅速的传达战斗的命令,而梵瑟芙四世以及大贵族们则是为了更好的获得声望。

    毕竟可没有比‘肯为自己冲锋陷阵的国王’要更让人心怀感激的做法了吧。

    这是一种化解内部矛盾的上佳做法,巴布罗的想法也是如此,在这一点上,他们达成了统一。

    梵瑟芙四世以及大贵族们的存在,的确让葛杰夫难以集中精力,毕竟战场上的某些决策,这些大贵族并不会理解。

    巴布罗军团成员在即将进入定位箭范围之内时,忽而分作三团,左右翼各分出两成兵力,中央的主军则是六成,这种分散的行进方法可以很有效率的降低弓箭等远程攻击造成的损失。

    而就兵力而言,依旧是巴布罗军团的骑兵们占据了上风。

    “葛杰夫,你快出决策啊!”佩斯佩亚喝到。

    “佩斯佩亚侯爵,请您不要干扰我。”葛杰夫沉声道,他怎么可能不清楚现在的局势。

    前线战况胶着,塞纳克军团想要转变为有利的阵型已经不可能。

    “发信号!”葛杰夫只是犹豫了一会。

    “这么快?”伊维尔哀问道。

    “是的,只能这样了。”

    这原本是葛杰夫的决胜王牌,想要留在最后才使用。

    兽人的战斗力实在太强,他们的出现,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想要保持不被冲散的阵型,就只能用这个了。

    伊维尔哀摇了摇头,使用了讯息魔法:

    “喂,该你们上场了···”

    “收到。”

    “所有人,立刻停止战斗!步兵后撤!”葛杰夫大吼道。

    然而此时,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在巴布罗军团后方,升起了一层黑色的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