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范围扩大化·沉沦深渊

    安兹的声音响彻天际,在塞纳克步兵后撤成功之后,直径将近一公里的地面忽而出现裂痕,裂痕相互连接形成一个长方形塌陷,原本站立在地面之上的兽人们瞬间被深渊所吞噬。

    “安兹先生!”葛杰夫寻找着使用这个魔法的人安兹乌尔恭。

    “受拉娜公主之托,前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安兹的身体从天而降。

    那一带字此之前的确是空无一物,或许是使用了某种隐身的魔法吧。

    阴冷的风从深渊之中吹出,这让地面上的所有人都有一种置身于冰山的感觉。

    “这!这还是属于魔法的范畴吗!!!”就算是魔法学院总院长也无法想象到底应该拥有怎样的魔力量才能造成如此大范围的效果。

    他做不到,帝国的福路达也同样做不到。

    “真是强大的魔法啊!”伊维尔哀初次看到这个带着诡异面具的魔法吟唱者。

    在此之前,她一直对安兹乌尔恭的实力抱有质疑的态度,认为是过度吹捧造成的,但现在看来,反而是葛杰夫说的有些委婉了。

    “啊~你就是伊维尔哀吧!”潘多拉伸出右手主动示好。

    (魔法吟唱者为什么会戴着金属手套?)

    “是,您就是安兹大人吧,的确是超出人类极限的魔力啊。”

    “啊,这个魔法一年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并且有那么强啦···”潘多拉笑道。

    沉沦深渊这个魔法原本是大地祭祀这一派系的魔法,以飞鼠为模板的潘多拉是不可能使用的,而且范围也不会波及这么广泛。

    事实则是,泰坦们与马雷在地下相互合作所造成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消灭兽人,而是将兽人通过在地底设定好的传送阵将这些兽人再送回自己的部落,也就是科塞特斯控制的地方。

    “难道也是需要透支生命力才能使用的强大魔法吗?”葛杰夫问道。

    “额,是另一种代价。”

    在将兽人传送离开之后,大地慢慢恢复原状,凹陷的地面重现变得平整,只有兽人失去了踪影。

    在这个范围中的确也有一部分人类,此时估计已经被击杀了吧,这种秘密可不能以任何形式流传出去。

    “这些兽人们现在难道已经在地底了吗。”伊维尔哀的探测魔法并没有在地下探测到生命的迹象——就算处于被掩埋的状态,兽人应该也不会那么快死亡吧。

    “现在已经被巨石碾碎了吧。”

    “原来如此。”

    。。。

    突如其来的变故,无疑大挫了巴布罗军队的士气,一个强大的魔法吟唱者足以左右战争的走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塞纳克竟然有这样的帮手。

    “该死!博洛洛普,那是福路达吗?”在巴布罗的印象里,也只有帝国的那个人才能拥有这样的魔力了。

    “好在是由兽人们打头阵,否则现在就损失惨重咯。”边境侯爵笑道,他似乎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也不知道,塞纳克应该不会···总之,这种大范围的魔法绝对不能一直使用,或许现在他就已经因为魔力耗尽而在休息了,立刻发起总攻。”

    和敌国的首席魔法师有交集,那才是最影响统治的做法吧。

    尽管这个魔法吟唱者的强大已经完全超出了博洛洛普的认知,但是目前损失的也只有那些兽人罢了,自己的骑兵与步兵已经即将冲到他们面前,这或许是击杀那个人的最好机会。

    博洛洛普也不再纠结于自己军团的队形,全部向前推进。

    “博洛洛普大人,若是现在就发起总攻的话,投石车就无法使用了。”副将说道。

    这种威力巨大的远程武器若是在混战的局势下使用,将会有很大可能误伤自己的士兵。

    “我们用不了,他们也用不了。”博洛洛普笑道。

    这场战争的结局将在人民口中广为传颂,不论是塞纳克还是巴布罗都会考虑到形象问题。

    然而就在此时,地面忽然传来震动感,身经百战的博洛洛普脸色一变,这是大量骑兵同时冲刺才会造成的震动感:

    “怎么回事?”

    “报告博洛洛普大人,东边出现了一支···军队!人类、亚人类、魔物混合的军队!”

    “什么!”

    “从旗帜上看,是耶兰提尔和雷布恩侯爵的军队!数量在两万左右。”

    “不可能!如果真的是雷布恩侯的军队,绝不可能只是这个数量!”

    雷布恩侯身为前大贵族,拥有的兵力绝对超过五万,耶兰提尔尽管势弱,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至少也会有三万左右的军队。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看到了不死者河流之后,雷布恩和拉娜将大部分兵力都留在了耶兰提尔进行守卫,只派出最为精锐的一些。

    远处的地平线上,缓缓出现黑色的线,天空中也渐渐出现了一些巨大的身影。

    地面上有骑着骏马的人类,也有骑着某种魔物的亚人类,他们都穿着刻有十二翼圆环标志的铠甲,身上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而空中则是以羽纱为首的空中部队,在羽纱身后是大量类似于龙的生物,只是体型和真的龙相差甚远。

    这是一种名为飞龙的生物,是飞飞征服了飞龙部落之后得到的‘战利品’,成年的飞龙可以轻易搭载三个成年人,在拉斐尔改进了飞龙的鞍具之后,在飞龙腹部也有一个可以让人乘坐的空间。

    而这时候突击步枪这样的魔法道具可就派上用场了。

    飞飞独自一人站在一只体型最大的飞龙背部,俯视着下方的军团,对身后的飞龙部队发起俯冲的指令。

    而怀特此时也站在羽纱背部,身后画出一道六翼天使的虚影。

    天空中的飞龙部队,不论是巴布罗还是塞纳克,都没有见过,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地面部队,人类的战士也就不必多提了,古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数量至少在两百以上的巨魔加入了军队中,蜥蜴人与蛙人特殊的前进方式更是让他们捉摸不透。

    这可是天生比人类要强大的多的种族啊,获得了神力加持的他们,比兽人要强大的多。

    超加速

    忽而一道白色的巨大身影从并不算是特别整齐的阵型中冲出,是仓助载着雷布恩以及赛巴斯冲上前方。

    “梵瑟芙四世陛下,我们来了!”雷布恩此时也装备了白色的铠甲。

    “哈哈哈!我们赢了!!!”塞纳克大喜:

    “葛杰夫,这就是你说的必胜王牌吗?”

    “是的,很抱歉之前没有告诉你们。”

    “啊,这我理解,毕竟不管在哪里,都会有敌人的眼线嘛。”塞纳克侧过身暗中看了一眼站在大贵族中的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