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烈焰编制的死亡海啸在身后远处消失,所经过的地面尽数化为焦土,没有一丝生机,只剩下满地的装备以及一些类似于黑炭的物质,这些都是死亡的人留在世界上的最后痕迹。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再次绝望。”夏拉巴洛疯狂的笑道:

    “出现吧!伟大至尊的子民们!”

    吼吼吼

    恶魔兴奋的吼叫着,被神光保护的人类此时对于它们来说就是即将到手的美食,只要夏拉巴洛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发起冲锋,将自己的变态欲望发泄到他们身上。

    焦黑的地面散发着浓烈的硫磺味,这是让恶魔最为舒适的气味。

    “他!他们在欢呼着什么啊!”士兵们绝望的问道。

    “大地变得焦黑,空气散发着硫磺的味道,是魔王子民即将出现的征兆。”欧西里斯教信徒回忆起《希姆之书》中提到的故事。

    “什么?”

    “还没有结束,战斗还在继续!”教徒们此时忽然惊觉。

    有人注意到,夏拉巴洛的身体此时已经缩小到了两米左右,身上的绿色火焰尽数熄灭:

    “战士长阁下!这个魔法似乎把那个恶魔的魔力全部消耗了,我们是否需要反击?”副将是少数几个依旧保持冷静的人:

    “虽然很冒险,但是我认为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葛杰夫无奈的看着神圣防壁中那些充满恐惧情绪的士兵们,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确是有想要趁此机会反击的想法,但是现在绝不可能做到了,若是他继续发出命令,这些士兵们恐怕会因此溃散逃跑。

    “快看地上!”

    还没等人们产生希望降临的感觉时,地面上的焦炭竟然开始再次燃烧,火焰中跳出一个个身材比哥布林还要矮小的劣魔。

    血红色的皮肤就像是被剥了皮一样,双眼是恶魔特有的绿色。

    仿佛裂变一般,越来越多的绿色火焰燃起,而后跳出同等数量的劣魔。

    这些劣魔的等级并不高,甚至是铜牌冒险者都可以轻易击杀,但是此时数量带来的巨大压力却让他们无法做出攻击的决心。

    “恶魔!是恶魔!”士兵们嘶吼道。

    “雅兰提尔!准备战斗!”克莱菲尔谢此时是耶兰提尔军队的总指挥。

    她高举巨盾,利用吊坠的力量召唤出四个四阶天使,这种天使拥有可以驱散恐惧情绪的特殊能力。

    然而就在此时,夏拉巴洛举起手中的火焰巨剑,所有恶魔仿佛收到召唤一般向他看去:

    “呵呵呵,看来今天并不是杀戮的好时机,好好品尝你们最后的生命时光吧。”

    原本还打算对神圣防壁继续发动进攻的劣魔们停下了所有动作,迅速向后退去。

    一直使用情报魔法监视恶魔军团动向的魔法吟唱者们也发现了这个情况:

    “他们···他们撤退了!”

    尽管人类军团此时占据了数量的优势,但是对于恶魔他们没有任何了解,真的打起来恐怕胜负难料,而现在本应该是最佳的进攻时机,撤退的确不是什么好决定。

    “难道他有什么顾忌吗?”葛杰夫本能的看向空中的怀特与潘多拉。

    化身巨大天使的怀特此时无疑是最大的威慑,葛杰夫认为夏拉巴洛的这个魔法会极大的消耗他的魔力,可能并不处于巅峰状态的他,不希望直接和怀特战斗。

    “葛杰夫!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塞纳克也暂时丧失了身为帝王的威严,王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地面。

    身后的大贵族们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利顿侯爵甚至从马上摔下。

    “我不知道,或许我们可以问一问怀特先生。”

    恶魔撤退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咔

    还没等人类发出胜利的欢呼,怀特的召唤出的天使虚影就像玻璃一样开裂,最后爆散开来。

    源自于羽毛吊坠的神圣防壁也在同一时间消失。

    神迹消失了。

    “主人!”羽纱飞身而上,让怀特轻柔的落在自己的背部。

    乘这时候,怀特掏出了一瓶名为‘衰老药剂’喝了下去。

    “接下来就交给飞飞了。”怀特喃喃道。

    紧接着飞飞也恢复到漆黑英雄的姿态,而后直接躺到地上:

    “接下来就交给怀特了。”

    两位无上至尊此时的选择都一样,就是将接下来的解释工作交给对方。

    “主人!”空中的飞龙王与坐骑仓助急忙上前查看。

    三人中还能‘保持’清醒状态的只有潘多拉,他使用飞行魔法轻轻落在两个无上至尊中间。

    “怀特大叔!飞飞大叔!”涅姆骑着一直灰色飞龙从空中飞速降下,将手上的步枪扔到地上。

    她看到的只有怀特急速苍老的肉体。

    头发在下落的这段时间内已经全部化成白色,脸上也被皱纹覆盖,看上去比第一次召唤欧西里斯神分身的时候还要苍老很多。

    【希姆桑!你也太狡猾了!】

    【飞鼠桑,你不也一样吗!】

    【话说回来,迪米乌哥斯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啊!】

    【不知道啊!还是看潘多拉怎么说吧。】

    “治疗!快用治疗魔法啊!”眼泪从涅姆眼眶中流下,她似乎感受到了怀特微弱的呼吸和心跳声。

    “这是生命力的本源消失,使用治疗魔法是没有效果的。”潘多拉说道。

    “安兹先生您这么强大,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不对!”涅姆拉住潘多拉的铁手套。

    尽管安兹身体一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但是此时这个弱小的人类却敢于拉住强者的手。

    “很抱歉,怀特先生拥有的是牺牲的品质,我无法做到,就算有那样的办法,我认为他也不会接受的。”安兹继续说道:

    “牺牲的极致,是死亡,而今他所剩余的生命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潘多拉可以感知到周围有很多魔法吟唱者正使用情报魔法监视这里的情况。

    “抱歉,我需要带怀特大人和飞飞大人回到庄园里休息了。”赛巴斯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状态:

    “安兹先生,请问可以麻烦你对飞飞大人使用飞行魔法吗?”

    “嗯,去吧,这里的战争已经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安兹轻轻挥动右手,飞飞的身体飘起,和怀特一同躺在羽纱背部。

    “羽纱,我们走吧。”赛巴斯轻轻一跃,也跳到了羽纱背部。

    “是!赛巴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