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 刮目相看
    “怎么?”

    “口服药物治疗我理解,可您刚刚说是恶性程度比较轻的肿瘤……是给我留面子吧。”肖凯问道。

    “怎么会。”周从文道,“本身这种疾病诊断就比较困难,不存在留不留面子。而且我说的恶性程度比较低也是真实存在的,不是骗患者家属。只是当时说食管癌,略有一点点不严谨,但刨根问底的话,倒也没错。”

    “啊?”肖凯怔住。。

    “食道扁平苔藓是导致食道鳞状细胞癌的危险因素,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列入潜在恶性病变的范畴。只是一个诱因而已,不用紧张,但这病治疗起来比较棘手。”

    “只吃药,不用手术?”

    “治疗食道扁平苔藓的首要目的是减轻吞咽困难的症状,棘手的是许多患者伴有食道狭窄,需要全身治疗与机械扩张联合应用。这事儿交给邓主任……”

    周从文说着,顿了一下。

    邓明和自家老板去了一线,刚才看见患者,一瞬间忘记邓明现在不在9来着。

    肖凯见周从文发呆,有些担心。

    至于担心什么,肖凯也不知道,但他知道周从文应该不会因为食道扁平苔藓这种气息古怪的诊断责备自己。

    周从文叹了口气,“先去联系个胃镜看看吧。”

    说着,周从文拿起电话想了想,还是放了下去。

    “周教授,您不用给韩处打电话。”肖凯笑呵呵的说道,“我来吧。”

    “你?”周从文好奇看着肖凯。

    “您太忙,各科室都没时间走。”肖凯道,“我挨个科室都拜访过,算是……很熟。”

    “哦?”周从文一下子来了兴趣。

    肖凯这话可是让他刮目相看。

    能成为一家地市最大医院主管临床的副院长的人,肯定不简单就是。

    周从文可从来不会想主管临床的副院长脑子不够用。

    或许其他岗位的副院长有依靠各种关系上来的人,但管临床的副院长支撑着整家医院,属于吃力不讨好的一个职位,专门给临床那些血拼上来的主任们留着的。

    至于肖凯……

    他技术是过硬的,脑子也灵光,连人情世故做的都毫无破绽,真是不错。

    “肖院长,厉害!”周从文很认真的夸奖了一句。

    “本能。”肖凯笑道,“您经常跑9,我盯着咱们组的手术,做完了也没什么事儿,病历扔给彭一鸣,我就在院里面转悠。主要是为了有相关资源,以后能用得上。太功利了,说出来都不太好意思。”

    “多正常的事情,没什么功利的。”周从文笑了笑,“只能说肖院长你的人际沟通能力强。”

    “说不上,说不上。”肖凯摆手,“我们医院出来进修,很多都在医大二院,相关科室我问相关的人,找相关老师,其实很简单的。”

    “尤其我现在顶着一个副院长的名号出来进修,大家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我。”

    周从文听肖凯这么说,哈哈一笑,略掩愁容。

    虽然知道这次的事件来得快去得快,但老板毕竟八十了,周从文又怎能不担心。

    抓紧时间去做检查,然后给邓明打个电话,“顺便”问问老板的情况。

    这几天周从文都不敢问。

    唉,重生回来也有好多纠结,周从文也是很服气。

    肖凯拿起手机开始联系,但做胃镜前有很多前置的检查,足足忙了一上午,下午的时候才在下班后做上。

    周从文一边做胃镜检查,一边给肖凯讲解。

    患者的食管粘膜伴有炎症浸润,这些炎性浸润覆盖了鳞状粘膜和粘膜下层,可见分散的凋亡性角膜细胞。

    在胃镜下看的很清楚,患者根本不是食管癌,这与影像學的结果相比非常直观,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周教授,还真是这样。”肖凯看见胃镜镜下图像后感慨道。

    自己差点湿了鞋,想起来也是很危险。

    患者要是强行做手术,倒也不是不能做,可那是高位食管癌,换从前的术式需要三切口、颈部吻合。

    术后一大堆麻烦事儿,还冒着生命危险,关键在于做完手术患者的病情也未必能好到哪去。

    属于患者冒着巨大的风险白遭罪,而之后患者家属也肯定会对自己有意见。

    其实能来周从文的医疗组工作,回头看是一件相当幸运的事情。肖凯回想自己当时的决定与小心机,觉得眼皮子太浅。

    不过也是,在来之前谁能想到周从文一个年纪轻轻的医生这么能干呢。

    虽然知道他天赋异禀,但也很难在半年之内做出什么出彩的事儿。

    多少牛人换了一家医院就直接沉沦,这并不是多罕见、多不可思议的事儿。

    而周从文虽然天赋异禀,但毕竟是个年轻人。年轻人意味着冲劲儿强,但做事情却并不稳健。

    可偏偏周从文却是个例外。

    肖凯正在感叹,周从文已经取了局部组织活检,然后摘掉手套出门打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很久,邓明才接起来。

    “邓主任,忙着呢?”周从文问道。

    “还行,练习穿脱防护服,有事?”

    “老板怎么样?”

    “要上一线,死了活了的劝都不听。”邓明很明显不高兴,他瓮声瓮气的说道。

    “唉。”周从文叹了口气,“要不我劝一下?”

    “你?”邓明鄙夷的声音已经从电话里满满的溢了出来,“你就算了,别扯淡。老板拎着笤帚追你,可把我吓坏了。

    上一线未必有问题,我看防护措施都还到位。但老板都多大年纪了,还要气老板,不说你你心里没点逼数么!”

    “……”周从文满身大汗。

    “你好好做手术,老板昨天晚上还磨叨,这次世界心胸外科手术大赛他可能去不上当评委了,能不能公平……是肯定不会公平,你自求多福吧。”

    “呵呵。”周从文笑了笑,“邓主任,一定要注意……”

    “不用你提醒!”邓明没好气的说道。

    “我这面有个食道扁平苔藓的患者,刚做完胃镜,基本确定。”

    “哦?食道扁平苔藓很罕见。”

    “是,相关治疗的药物医大二院也没有,我让他去9。邓主任您不在,找谁?”

    “求上门才知道称呼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