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关系到三天之后的盟主之位,你一定要拿到!”

    “听到没有,不论什么,都不能答应!”

    “忍一忍,知道么?”

    尘心再次强调。

    “路远!”

    “来了!”

    路远甩开尘心,闪电般的冲入房间,将其反锁。

    “风致,金鳄这老王八蛋也太损了吧?!”

    “美人计啊!”

    “你说路远能顶得住么?”

    尘心担忧起来,武魂殿连这招都用上了。

    够狠!

    “百分之一万顶不住!”

    宁风致毫不犹豫的下了定论。

    凌厉的魂技、惊险的招式路远都能从容应对。

    美人计?

    算了吧!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让那丫头的计策得逞?”

    尘心不甘心。

    好不容易建立的大好局面,居然败在了美色上面。

    金鳄这老混蛋是真了解路远啊,知道这小子的软肋在哪里。

    “风致,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

    看宁风致还有闲心研究棋局,尘心忍不住问道。

    “担心有什么用,人家都已经出招了。”

    “我们总不可能现在一脚将门踹开把路远拉出来或者将天使家的那小丫头赶出去吧。”

    尘心当场愣住!

    他就真想要这么做也做不到啊,这两个人他一个都打不过。

    “唉~~”

    尘心是没了办法。

    “剑叔,其实你也没必要这么悲观。”

    “千仞雪这丫头确实美,但我相信那两坛百年美酒对小远来说也很香。”

    宁风致微微一笑。

    他相信路远!

    顶不住美人计。

    他信!

    但并不代表这小子不想喝好酒了。

    ……

    房间内。

    “小雪雪,你这次来找我,是不是想让我放水。”

    “说吧,怎么交易?”

    路远双手互搓,从千仞雪一进入酒店他就知道来意了。

    想让他对千仞雪放水,那总要先放了千仞雪的水吧!

    “什么交易,别说的那么难听。”

    “我来就是想找你聊天的。”

    “你别乱来!”

    千仞雪可不会承认她是来探听路远底牌的。

    “你今天使用的那个外附魂骨是什么魂兽身上掉落的?”

    千仞雪也不会什么弯弯绕,索性上来直接就问。

    “暗金大狗熊!”

    路远边喝边说。

    “暗金恐爪熊?!”

    看路远白天那一爪子确实像,暗金恐爪熊这种魂兽他们武魂殿是有记载的,拥有比蒙巨兽血脉,是最强的熊类魂兽,万熊之王!

    难怪路远白天那一击能够发挥这么大的威力!

    “给我看看!”

    千仞雪提出要求,不止是因为她想要知道路远的底牌,更重要的也是满足一下好奇心。

    外附魂骨本就少见,还是暗金恐爪熊这种强大魂兽的。

    “不给!”

    路远拒绝。

    用千仞雪的话来说,他们现在是对手。

    想套路他……没门!

    “啵~”

    千仞雪蜓蜓点水般的在路远脸颊上吻了一下。

    “唰~”

    寒光一闪,暗金恐爪探出,金属般的质感包覆了路远的整个手掌,五道冒着寒光的利爪从指间一直往外延迟,长达两寸,上面光晕流转。

    暗金色的纹路一直从手腕处蔓延到利爪尖端。

    千仞雪看到这只锋锐的爪子,呼吸都变得凝重起来,葱白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朝着暗金恐爪伸了过去。

    路远一巴掌将千仞雪的玉手拍落。

    “嗯……”

    指着自己的嘴唇,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啵~”

    “来,随便摸!”

    路远将右手伸了出去,别说是摸,就是添……他都没意见!

    千仞雪白了路远一眼,这家伙真的是……

    她的心底对路远进行了无数次的谴责!

    当她葱白的手指触碰到那块魂骨的时候,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水波般的能量荡漾过来,将她的手指推开。

    “你这魂骨是多少万年的?”

    魂骨她见过不少,但像这种有灵气的,她还是头一回遇到!

    见路远半天不说话,千仞雪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嘴唇凑了上去。

    “不行,时间太多!”

    路远明显不满意这种蜻蜓点水的方式。

    “路远,你别太过分!”

    这家伙不满意,她千仞雪还不高兴呢。

    “终止交易!”

    “喝酒!”

    路远将暗金恐爪收回,为千仞雪到了一杯酒。

    “~~~~~~啵~”

    “这是四十七万年的!”

    具体的年限路远当时是不清楚的,只是吸收了之后,系统面板上显示四十七万年。

    “四十七万年?”

    “吹吧你!”

    千仞雪明显不相信,魂兽十万年之后经历天劫这种事情她是知道的,每一次对魂兽来说都是凶多吉少。

    四十七万年也就意味着要经历四次天劫!

    别说四十七万年的魂兽了,就是超过十万年的斗罗大陆上现在也没有这种传闻出现。

    真的有这种魂兽么?

    她不信!

    “不信就算了。”

    在这个问题上路远也不纠缠,反正都已经完成了交易。

    “那我再问你……”

    “啵~”

    “啵~”

    “啵~”

    “……”

    ……

    千仞雪恋恋不舍的将嘴唇分开,挣扎着从路远的怀中脱离出来。

    “我要走了!”

    说完,千仞雪在路远的嘴唇上再次蜻蜓点水,转身溜出了房间。

    “呼~~”

    从蜻蜓点水到热吻,她刚才差点就情难自禁。

    幸好理智还在,不然今晚可就要把自己交出去了。

    那可就亏大了!

    千仞雪走后,尘心匆匆进入路远的房中。

    “你这臭小子都答应了她什么条件?”

    尘心上来直接开口问道。

    “条件?”

    “什么都没答应啊!”

    路远挠了挠脑袋,他们刚才一问一答,并没有谈什么条件啊。

    “什么都没答应?”

    “那你们都聊了什么?”

    尘心纳闷了,这美人计到底用来换取了什么东西?

    “小雪雪就是问我外附魂骨的事情……还有……还有……还有……”

    路远一一说了出来。

    “什么!”

    “你全都说了?!”

    尘心一拍额头。

    得!

    现在路远就像是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千仞雪面前,身上一张底牌都没了。

    金鳄这老王八蛋这个美人计用的妙啊!

    虽然没有明确让路远放水,但没有底牌无疑是增加了千仞雪获胜的把握。

    “小远,珍藏百年的好酒还想喝么?”

    “不想的话,我现在就传信回去,让荣荣她们喝掉。”

    宁风致走了过来。

    刚才的话他可都是听到了,路远这小子该说的不该说的可全都撂了。

    “不行!”

    “必须给我留着!”

    路远一拍桌子,不乐意了。

    他的酒谁都不许动。

    “那好,我们说定了!”

    “你坐上盟主,那就是你的庆功酒!”

    宁风致微微一笑,只要路远有这个态度他就放心了。

    “不过现在难度增加了,两坛酒不够。”

    路远坐地起价。

    小雪雪将他的底牌全都亲走了,这次盟主争夺战已经从普通模式变为困难模式了,那相应的奖励自然也要增加才对。

    “好!”

    “我答应了!”

    宁风致在心底臭骂路远一顿,这臭小子就知道坐地起价。

    但他也没辙!

    如果不答应路远的要求,这小子万一去找金鳄那老混球开价怎么办。

    ……

    “风致,路远的底牌可都已经暴露了。”

    尘心有些担心。

    三天时间,足够武魂殿供奉的那群老东西使坏了。

    “你觉得路远真的已经没有底牌了么?”

    宁风致流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

    ……

    长老殿。

    “小姐,怎么样了?”

    看到千仞雪回来,金鳄斗罗赶忙走过来问道。

    “该问的我都已经问了。”

    千仞雪照着镜子,抿了抿自己发酸的嘴唇。

    还好没肿!

    “那他的底牌都是什么?”

    金鳄斗罗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路远的底牌,接下来就是指定一个针对性的战斗方案。

    而他们的时间……只有三天!

    “我自己可以解决!”

    千仞雪并不像将路远的秘密透露给金鳄,因为一旦那样长老殿的其他供奉都将会知道。

    她用这种方式将路远的底牌套路出来本身就觉得有愧,又怎么可能再将这些秘密告诉其他人。

    如果被居心叵测的人知道了想要对付路远怎么办,那家伙身上可是全套魂骨。

    虽然说这家伙的实力在斗罗大陆上都能够横着走。

    但……那也不行!

    “小姐!”

    金鳄斗罗懵逼了!

    他出这个主意不就是要让千仞雪将路远的底牌套出来,然后指定针对性的方案,顺便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你不用说了,我要休息了!”

    金鳄斗罗被赶出去之后,非常郁闷。

    千仞雪不说,那还怎么玩?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

    这三天时间路远一直和胡列娜待在房间没有出来。

    两人每天只做四件事情:一日三餐!

    胡列娜趴在路远身上,如兰的气息吞吐。

    听完路远讲述击杀暗金恐爪熊的故事之后,她就觉得可惜的不得了。

    几十万年的魂环,这要是套在身上……

    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只可惜这么好的魂环就这样白白浪费。

    不过她也知道凭自己这小身板连路远的炮火轰击都扛不住,更别说那几十万年的魂环了。

    真要强行吸收,那不炸了嘛!

    “路远,下次再去魂兽森林的时候记得带上我。”

    她知道路远这家伙的运气好,虽然不能吸收几十万的魂环,但要是能跟在身边捡一块魂骨也是不错的。

    “唔……好啊!”

    路远答应一声。

    ……

    ……

    武魂城上空。

    按照规定,最后的战场依旧是放在天空。

    “路远,我可不会客气!”

    千仞雪双眸闪烁金光,泛着金芒的六翼天使在背后拍打,天使圣剑已经握在手中。

    为了这个盟主之位,为了天使家族,她要将从路远那里套出来的信息全部用上。

    “看我待会怎么打你屁股。”

    路远将一整坛酒全部狂饮而尽,酒精的加持让他的实力最少提升了三分。

    “天使!”

    金光四溢,以千仞雪的娇躯为中心迅速扩散,将空中数千平方米的范围笼罩,在天使领域中,千仞雪化身虚幻,这一刻她仿佛就是整片天空的主宰。

    领域中自带净化消融的神圣能量一瞬间朝着路远涌了过去。

    路远只感觉解除到这些神圣能量的时候,身上的魂力正在急剧消耗。

    手腕一翻,幽色长剑上金光流泻,将这些负面能量全部吹散。

    舒服多了!

    千仞雪眉头微皱,她天使领域对敌人的削弱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路远抵消掉。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变得!

    千仞雪拍打灿金色的六翼,光芒一闪已经来到了路远身前,挥剑劈斩,主动出击。

    “叮当~”

    两剑相撞,轰鸣巨响。两人的身体同时向后飞退数百米。

    这一次碰撞让下方的金鳄斗罗惊讶的不得了。

    千仞雪有天使领域提供的百分之三十的增幅,再加上在天空作战的优势,居然没有讨打任何便宜。

    这可不妙啊!

    两人的打斗令整片天空为之色变,下方观战的不少人都有一种心肝剧颤的感觉。

    站在教皇殿上的比比东神色突变,这就是神器之间的碰撞!

    如果她也拥有神器,那昨天的战斗就不会败在路远的手中,想到这里她粉拳一握,想要成神的欲望也变得更加强烈。

    “太阳圣剑!”

    千仞雪手中的天使圣剑缓缓举起,护手处那两片羽翼释放霞光万道,能够清晰可见的看到无数金色光芒飞快地像那神器天使圣剑凝聚而去。

    神圣和火焰两大属性通过太阳神力完全爆发出来,向前方斩出一柄巨大的赤金色剑刃。

    千仞雪释放而出的并不是普通的魂技,而是天使之神特有的能力。

    这三天的研究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战胜路远依靠魂技是做不到的,只能是神技!

    现在的她虽然还没有完成天使九考,但也已经掌握了一部分的天使神技。

    “暗黑审判之剑!”

    路远左臂上的暗黑之火被引动,同时在他的脚下,一个红色魂环悄然亮起。

    两股力量交织凝聚,一柄幽色巨剑在他的背后浮现。

    在一阵爆破声中,斩了出去!

    “轰隆隆~~~”

    两剑相撞,吞天裂地般的气浪在空中交汇出数个能量旋涡,天使领域在这一刻都变得扭曲起来,天空中的金色逐渐黯淡下来。

    千仞雪趁着这个功夫双目一凝,将一丝天使神念烙印在路远身上,锁定之后她毫不犹豫的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天使光斩!”

    手中天使圣剑前指,身上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背后的六翼天使再次扩张,以千仞雪身体为中心,直径五米内的所有事物同时在金色火焰中消失,转化为能量。

    而这个被转化的能量全部凝聚在剑锋之上,随着千仞雪手腕轻抖,四道金色剑光飞出,在空中交叉形成了一个‘米’字,直奔路远而去。

    刚才的那次碰撞她是有试探的成分,毕竟第一次使用神技不知道路远能不能顶得住,但碰撞过后,她就再没有了任何的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