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猎魔我是专业的 > 第190章 什么情况?
    “又问出什么了么?”

    贾执法看秦问出来,问了一句。

    “嗯,他说自己有疑似永生会高层的信息。”

    “什么!?你问出来了吗?”

    秦问话音刚落,贾执法都还没说什么,他身边的一个资历尚浅的执法就一脸激动的凑了上来。

    “不,我没问。”

    “这怎么行!我去审他!”

    那年轻执法显然是个急性子,转头就想进入审讯室,去亲自审问,却被贾执法皱着眉头拦了下来。

    “别那么毛躁,听一下原因,秦问,为什么不接着问下去?”

    贾执法不愧是经验老道,很沉得住气。

    “因为我觉得他在骗人,以我多次被卷入永生会的经验,这个组织在我的了解中,应该不会接纳他这种生活并不痛苦的人,但他却说自己是其中的一员。”

    “因此我觉得他很有可能只是想通过虚构一个线索来换取周转的余地,比如以协助逮捕为理由提出对自己有利的要求之类的。”

    “而你们去问的时候什么都没说,换做是我却问出了有用的东西,这也侧面说明了他准备并不充分,也许你们审的时候还在编,轮到我的时候就编完了。”

    秦问娓娓道来,贾执法也点了点头,那个毛躁的执法也冷静了下来,但还是不太相信秦问的判断,提出了质疑。

    “他只是个年轻人,才十几二十岁,应该不会想那么多吧...”

    秦问耸了耸肩,没有否认。

    “的确,有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但他就在这里,问题什么时候都能问,如果现在进去询问只会展露出我们迫不及待的态度,那无疑就是告诉他他的信息很重要,可以把价位抬高点。”

    秦问说的有理有据,让一旁的贾执法都愣了一下。

    “既然如此,不如淡定一些,等我去问过了他的女友,说不定能得到什么新的消息,到时候我们两边的信息做比对,再相互结合其中的漏洞,说不定就能得出一些真相,就算得不出什么,我们也可以再问路明远,结果没什么不同,您说是吗?”

    秦问的话让那个毛躁的执法哑口无言,愣愣的点了点头,而贾执法则是拍了拍秦问的肩膀。

    “行了,你快进去吧,很抱歉这么麻烦你,但你也许真的会给我们带来一些突破。”

    “您言重了,我这就去。”

    秦问礼貌答应,走进了末语的审讯室。

    而门外,那个毛躁的执法这才回过神,看向贾执法。

    “贾队,这家伙是谁啊?哪来的?”

    “一个幸运的倒霉蛋罢了,被卷进去好几次永生会的事情,竟然都活着逃了出来,他私下经营着一家处理灵异事件的事务所,虽然说是处理灵异事件,但其实和普通的私家侦探没什么区别,之前的黎家庄园惨案,就是他告破的。”

    贾执法淡淡开口,关于秦问,他暗中调查很久了,但始终没发现什么,至于原因么....

    呵呵,他是托休去调查的,而休又和秦问狼狈为奸,自然而然的当了二五仔...在休的报告里,一切有关灵异的事情只字不提,全部变成了普通的侦探日常。

    “什么!?那他很可疑啊,说不定和永生会有关联。”

    “他的确很可疑,但和永生会有关的可能性不大。”

    年轻的执法一愣,显然想不明白。

    “为什么?这不是很明显吗?”

    “呵呵...多去看点档案吧,这家伙单单是黎家庄园那次就协助警方逮捕了上百名永生会成员,还救出了不少受害者,而且他们一伙人受伤程度都很严重,你觉得如果你是永生会的高层,会做出这种自断手脚的事情么?”

    “呃...原来是这样...”

    执法人员挠了挠头,这才彻底明白了过来。秦问给永生会造成的打击很严重,而永生会对他也是毫不留情,两者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了,自导自演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但...真的微乎其微。

    另一边,秦问进入了末语的房间,一样的笑脸盈盈。

    “你好啊,我叫秦问,秦朝的秦,问题的问,别紧张,我是来跟你聊天的。”

    一样的开场白,一样和蔼的笑容,但对方的反应却是和路明远截然不同。

    “呵,末语。”

    虽然不如郭康那般激进,上来就破口大骂,但这女生的态度也绝对算不上很友好。

    她眼神冰冷,蓬松的头发被染成了冰蓝色,脸上虽然画着浓妆,但可以看出,即使不化妆,她也称得上是个小美女。

    “嗯...身上有股淡淡的烟味和酒味,眼神有种...呃,厌世的感觉?抑郁?而且身上怎么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哦,来例假啊,难怪一脸不爽...”

    秦问微笑着坐在了末语对面,心情有些尴尬。

    他初步的总结出了末语的性格特征。

    偏执,抑郁,冷漠,对外人本能的保持距离,不信任任何人,甚至包括自己,讨厌周围的一切,也包括自己,自暴自弃,恐怕还长时间泡夜店,私生活可能也比较混乱。

    “末语,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秦问笑着夸赞,想套近乎,但结果却十分的不理想...

    末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仿佛在说“你是来搭讪的吗?就这?”,弄得秦问老脸通红,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孩子沟通,所有的幽默细胞一见到女生就死完了,尤其是漂亮的。

    “呃...总之,我听你男朋友说,你想加入永生会,他这才带你....”

    “呸!我没有男朋友!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就是个自作多情的舔狗罢了!”

    “啊?”

    末语打断了秦问的话,她的反应和话都出乎秦问的预料,这是什么情况?

    “路明远不是你男友?舔狗?什么情况?”

    秦问一脸懵逼,而末语则是一脸气愤,恨恨的说了起来。

    “男友个屁!他就是个神经病!追我不知道多久了,但老娘根本就不喜欢他这号的!还学霸!呸!有屁用!学习好成绩好能治好老娘的病?还是能变成钱给我报销酒费啊!”

    末语似乎是脾气上来了,不愧是生理期的雌性...气势不容小觑。

    “他妈的!他个傻卵一直缠着我!还说什么找到了给我治病的办法,我本来还他妈信了!艹!结果期待了半天他跟我说他加入了个邪教!叫什么永生会!我就知道他是个疯子!他还想拉我进去!不然一直缠着我!艹,老娘本来就不信这些迷信的东西,但是他好烦,每天都来找我,老娘没办法了才答应和他去看看,结果啥人没见到反而进局子了!艹!这臭傻逼!”

    末语破口大骂,而秦问则是傻了眼。

    “什么情况?”

    这和路明远讲的完全不一样,和他想的也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