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狂笑宇智波 > 第136章 什么叫坐收负面情绪啊?
    听到带土的质问,绝惊骇欲绝!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月球,这时他魂牵梦绕之处!

    一千年了,终于,他可以亲自踏足这个罪恶又神圣的领地!甚至于绝深深懊悔,为什么他观察忍界一千年,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通道?这一定是那两个家伙搞出来的!

    结果过于激动让他得意忘形,只能强行打哈哈:“咦,我们竟然在做同一个梦吗?”

    带土:“这个幻术有点意思。”

    绝:“是啊是啊,在梦里我想用什么术,就用什么术,实在是太爽了。”

    带土:“可是,你又是如何知道【六道-地爆天星】这个术的呢?我从没听过这个术,可见就连宇智波斑也不知道吧?否则也不会不教给我。”

    绝罕见的涌出强烈的负面情绪,心中暗骂:“该死的百变华山!该死的幻术!该死啊!”

    “啊哈哈,这,这只是我随口瞎编的,难道你真觉得有这样的术吗?”

    带土深深的看了绝一眼,然后破开幻术醒来。

    他一醒过来,就听到小南在怒骂:“百变华山,你这个混蛋!混蛋啊——”

    只见小南一副颤抖中的样子,前胸剧烈起伏着,但神情古怪,懊恼中带着三分留恋。

    佩恩默然半晌,问:“这么大型的幻术,你是怎么能够做到让他从容布置而你却没有发现的?”

    小南几乎从来没被长门这么斥责过,一时间羞愤交加,浓烈的负面情绪差点让她黑化。

    只听佩恩问道:“你到底梦到了什么?”

    小南吐了一个超长串的泡泡:“我梦到了,那段时光。”

    这时佩恩依次救醒了角都和希奥米,只剩下神农和大蛇丸。佩恩是唯一没有中招的,倒不是他的轮回眼足以免疫大筒木一族的幻术,而是他并不是本体出行。

    看了眼无人施救便迅速醒来的带土和绝,佩恩给神农施救,突然,神农惊叫:“大蛇丸!你给团藏送去的到底是什么!宇智波信的右臂呢?咦?”

    他扭头看了看,才发现大蛇丸依旧闭目,其他人都盯着他。

    只听佩恩温和的问:“大蛇丸给了团藏什么?”

    “呃,是梦里,我做梦看到大蛇丸给团藏一条手臂!”

    神农汗颜。

    在晓组织中虽然他感受到首领的器重,但大蛇丸才是他的熟人。

    然鹅,正在这时大蛇丸喊道:“神农?神农呢?你怎么消失了?真是个白痴笨蛋,我就应该杀了他!”

    然后睁眼醒来。

    顿时神农尴尬无地,用脚抠两室一厅不在话下,咬牙切齿问:“这个该死的幻境到底是谁做的好事!”

    大蛇丸睁开眼,一丝尴尬都无有,淡淡的说:“应该是那个叫做百变华山的家伙。他的幻术不简单,让我想到一个人。”

    神农的负面情绪狂涨,这份延绵不绝的负面情绪一如之前的几份,被藏在水道出口处的列音收到。

    水道出口距离隧道出口还有一点距离,不虞被枇杷十藏发现。为了保险起见他藏了不止一枚苦无,飞雷神果然传得过来,只不过非常费水门,他的苦无也不多了,这种跨地图传送必须慎重。

    连续收到超大量的负面情绪,而且还不知道从何而来,搞得列音也是相当的懵逼。

    什么叫坐收负面情绪啊?就是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得着了……

    他是目睹了晓组织钻入地窟才传送过来的,已经等候多时了。

    只见一群人出现,列音的眼睛一眯,走在中间的那个不是神农么?

    这家伙原来没有死!还加入了晓组织?

    这样一来……列音的目光顿时转向佩恩,长门一定就在附近,要不要去干死他?

    只是想想佩恩另外那五道肯定保护着长门,而且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后手,这事还是从长计议吧……反正他们也掉进月球这个大坑里了!

    为了加深他们入坑的程度,有必要让大筒木们跟他们照个面……

    他尽量躲远,然后拿出一个珍贵的封印卷轴。

    这卷轴之所以珍贵,因为其中封印了几只大筒木傀儡!

    这是上一次在这个地点活捉的,以魇遁惊退那个控制傀儡对他放狂言的大筒木后把剩下几个人形傀儡全给收了起来。

    几乎在通灵出傀儡的同时,佩恩一声厉喝:“谁!是谁在那里!”

    而在佩恩厉喝的同时,傀儡也发出嘎啦嘎啦响声:“谁!是谁在那里!”

    咦?速度够快,这是秒上线?

    月球上的大筒木对傀儡的控制可以说是一种艺术,他把傀儡放出来一定会被发现,只不过没想到上线如此之快。

    此时不可节约,列音立刻以飞雷神传送到另一个观察点位,在这动荡之中并没被人发现。

    只听傀儡发出一个机械式的声音:“蝼蚁们,你们成功激怒了我!”

    佩恩连冷笑都省了:“你是在和神讲话。神罗天征!”

    “轰”的一声,无形的力场将这只傀儡直接按到洞壁上,仿佛挂了一幅画,随后“叮叮当当”,零件掉了一地。

    “这……”

    小南极为惊讶,她当然想到过会遇到敌人,但这傀儡的出现还是让她骇然。

    无它,对于傀儡她并非一无所知,这傀儡是谁控制的?又是怎么实现控制的?傀儡师人在哪里?

    列音也极为惊讶,他居然又笑纳一笔堪称庞大的负面情绪。

    只听傀儡的头颅中先是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声响,随后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很好,在对力量的运用上,你虽然弱小,但配得上我们的重视。”

    佩恩看都不看,傲然说道:“无非一些装神弄鬼之辈,继续前进。”

    他不看,带土看,走上前去扒拉零件盯了一会,说:“这傀儡,做工不简单呢。”

    绝也看了一眼:“哪里不简单了?”

    “没有任何机关,没有千本,这傀儡似乎只能以体术进行战斗?”

    带土抬头:“你见过这样的傀儡么,绝?”

    “呵呵呵呵,反正我们有神。”

    这话让人分不清是真心还是阴阳怪气。

    列音的围观也到此为止,等到晓组织一行离开,从容返回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