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曲朗探案 > 第773章 陈年旧事
    曲朗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到了出口的时候,看到白晓帆与夏一航一起向他挥手。

    曲朗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恍惚感。

    还记得他第一次踏上回国之路时,机场里等待他的是夏一航和付国良。

    他们三人是无人能比的三兄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

    在曲朗的记忆深处,他会时常想起付国良,他们的青春是一起度过的,不管他有怎样的过往,他们真诚过,如手足一般。

    曲朗先是拥抱了白晓帆,接着他与曲朗的双手就握在了一起。

    三人要去吃饭。

    曲朗回来的时候,跟白晓帆在微信里说了夏一航母亲案的事,白晓帆执意要接曲朗,曲朗有心想和夏一航好好聊聊。

    白晓帆知道曲朗的心意,就笑着开车把人送到了自己的家。

    回到家里,曲朗看桌子上摆好好碗筷,六个菜还冒着热气,就亲了一口白晓帆说:“有老婆真好。”

    白晓帆打趣地说:“我没觉得有老公有什么好。”

    曲朗不怀好意地说:“没人的时候就知道了。”

    三个人一起喝酒,夏一航显得心事重重。

    曲朗给白晓帆使了一个眼色,白晓帆很快就离桌了,离桌的时候,狠狠地瞪了曲朗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曲朗给夏一航重新倒好酒,这才小心翼翼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夏一航看了一眼离去的白晓帆,这才把酒喝了说:“真没想到,我查了十多年,竟然在无意间发现了线索。”

    曲朗不知道,这案件破获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多少年的伤疤早已痊愈,现在再扒开,那疼已深入骨髓。

    曲朗着急听事情的起因和结果,夏一航却已过来人的样子不急不慢地闲聊。

    “怎么回事?”曲朗不满地问。

    夏一航冲里屋努了努嘴说:“你们俩是新婚更是小别,这两样加起来她能高兴吗?我本不应该今天打扰到你,但……”

    曲朗完全了解夏一航的心事,他们之间比亲兄弟还要亲,那种超越血源关系的兄弟情谊,早就根植在血脉里。

    曲朗有些难为情地看了夏一航一眼说:“好,我去把她打发了。”

    夏一航一目了然地看了一眼曲朗,心里想,到里面不知怎么讨好求情呢,就一幅快去快去的样子。

    曲朗半个小时才出来,出来的时候,脸红得像涂抹了红色的油彩,夏一航明察秋毫一般打趣道:“时间有点短,没事,我自己喝得也挺自在的。”

    曲朗内心是高兴的,夏一航能在这样的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说明多少年的事,在他心里放下了,母亲的事影响了他的生活,也终将会释然,尤其是抓到主要嫌犯。

    为了怕他再打趣自己,曲朗赶紧说:“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说这些年你一直在追察吗?可惜我没能帮上忙。”

    夏一航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这类案件,很难追到凶手,跑了太多年,而且家庭关系简单,我都不像头几年那么上心了。”

    曲朗知道,他说的头几年,他见证过夏一航所有的苦难。

    夏一航的优秀是让人过目难忘的。

    他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小学是中学是高中也是。

    有人说起起伏伏是正常现象,比如曲朗,就有过掉队的时候,但夏一航没有,他不仅是父母眼中的骄傲,也是班里其他父母口中的别人的孩子。

    就在高中快结束的时候,母亲遇了难。

    那个时候的夏一航,准备考律师的夏一航,曾经跟曲朗夸下海口,说自己早晚会成为闻名全国的大律师。

    夏一航这人不喜欢说话,为了改正这个‘毛病’,夏一航故意参加了无数辩论比赛,在比赛中找感觉,到了快高考的时候,他的口才已然是学校辩论界的大赢家。

    也就在此时,家里出了大事。

    父亲在执行某个案件的时候,顺手抓到了一名贩毒分子,顺藤摸瓜,找到一个老巢,结果,一共十七个人被端。

    在抓捕的时候,逃了一个二号人物和两个小喽啰。

    主犯是一个叫范学明的所谓大哥。

    贩毒份子的案件一般来说速度都很快,老大很快被执行枪决,而夏一航的父亲因此受到了嘉奖而且还当上了刑侦大队的大队长。

    就在死者死后的三个月里,家里已然出现过很多不正常的现象,一直工作繁忙的夏一航的父亲不以为然。

    夏一航回家时非常晚,常常要到十点才能到家,家里常常只有母亲一人,母亲有一次说门口好像有陌生人打听他们家的情况,而且还跟她打过一个照面。

    没有人往这上面去想,夏一航的父亲说,如果是有人想要报复他,也不敢登门拜访,于是,母亲嘴里的不正常,在爷俩看来都太正常了。

    母亲就是在这样一个正常的日子里,被人从家里叫了出去,母亲到底听到什么,跟陌生人走出家门,到现在父子俩也猜不透,大抵也就是找了一个与夏一航有关的借口。

    母亲被绑架的第二天,父子俩什么也做不了,坐等绑匪要赎金。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赎金的数目没等来,却等来了一段视频。

    母亲被绑在一个出租屋里,五花大绑在一个破旧的凳子上,那个二号人物,当着摄像机,亲手要了夏一航母亲的命。

    绑匪没露面,但从声音能听出来,他就是二号人物。

    母亲的死,对夏一航父亲的打击是致命的。

    绑匪叫嚣着说是冲他的儿子夏一航去的,无奈,学校的看管太严格了,但下一步,他们下一步就是对付夏一航。

    父亲面对母亲就死在眼前,这种刺激让他什么都做不了,连正常的工作都不能,而夏一航呢,他虽然没看过这个视频,但想象的画面更恐怖。

    从那一刻起,他就改了志愿,发誓说不娶妻生子,他不要这人间炼狱一样的痛苦。

    父亲一夜白了头,精明强干的刑侦队长,从此再无生机,很快从破案的第一线退了下来,在家休养了半年,才到局里的后勤管一些杂事。

    而夏一航则更是悲痛欲绝。

    他发誓要找到那个人,他要当警察,要消灭所有不法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