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

    沈浩并没有因为昨天洞房就比平时起来的晚。甚至功课他都没有落下。

    沈家这边临时布置的婚房比起沈浩在封日城的宅子里的主卧室小了很多。一张双人床并不宽敞,让沈浩昨夜施展起来并没有太尽兴。当然,也有新娘初啼不堪征伐的关系。

    以至于沈浩起床之后都是自己穿戴整齐,而本该伺候他的新娘余巧此时还在床上沉睡,脸颊上戴着微微的笑意,红扑扑的又略戴着疲累。

    要一个人应付住沈浩,即便是夏女都不能够,都需要红绸和锦绣的助阵才行。余巧自然也不可能一对一的抗住沈浩的索求。但她天生媚骨的威力也的的确确让沈浩尝到了甜头,同时也让沈浩直呼厉害

    寻常女子能满足沈浩三两成就算难得了,蛮族狐女体质要强,一般也就三四成,而余巧却能以初经人事就满足沈浩三成多近四成的征伐,而且过程中沈浩明显感觉得自己的欲望在被对方体内的媚骨不断的勾引出来,似乎想要一直征伐下去。

    如此可想而知换个普通男人怎么受得了这种消耗?

    难怪说天生媚骨要择人而嫁,不然的确是害人害己。若不是沈浩修为足够,对欲望的掌控也很扎实,不然他也会沉迷其中,到时候怕不是要把余巧这个初经人事的女人给弄伤不可。

    推门出去,外面三狐女才敢凑过来,伺候沈浩洗漱,然后悄咪咪的看了看床上熟睡的主母,心里暗道:果然还是受不住主人征伐。但昨夜那么久,真这么让主人着迷吗?

    三只狐女可不敢乱问。伺候沈浩洗漱完之后便领着沈浩去了后院。

    一边习惯性的舞着刀法,一边穿插着各种水火术法。这是沈浩的晨练。

    “等夫人起来了就伺候她换衣,然后吃了早饭就去宗庙上香,之后就回家。”

    “好的主人。我会在屋外候着的。”夏女如是说道。

    沈浩晨练,丝毫没有因为昨夜的狂饮而受影响,他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用真气化过酒,生生靠着自己本身的酒量就横淌了整场婚宴。

    不得不说体修达到聚神境之后对于肉身的加强那真是全方位的,即便是沈浩自己弄出来的五粮液也已经很难把他醉倒了。

    其实昨夜不单单是饮酒,还有许多应酬,方方面面的关系沈浩就算再不喜欢这种场合也由不得他不笑脸相迎。

    房里,沈浩还拜见了亲自过来的杨善和杨青志两位师尊。

    之所以隐蔽前来,一来是冰火老祖对外早就说是离世了,面对婚宴上那么多官面上的人也不好露面,所以过来私下见见沈浩,送上自己的祝福,顺道还喝了一杯喜酒。两人乐呵呵的与沈浩聊了几句便离去,没有久坐。而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来过这一趟。

    虽然人没坐多久,言语也没说几句,但两位师尊还是顺道考了一下沈浩最近的术法习练,结果很是满意,并且临行前还叮嘱了沈浩继续习练不可懈怠。

    两位师尊的认可无异让沈浩明白自己之前琢磨的方式方法并没有错,将水火术法结合起来融入他的刀剑场域当中的的确确是不错的构想,但想要完善,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晨练之后,沈浩到堂屋吃早饭。此时余家还有不少人没有起来。昨晚高兴的灌酒可不止沈浩这个新郎,余家上下都喝疯了。能一大早起来的没几个。

    昨夜留在沈家过夜的也就王一明等人,其余的都各回各家没有留宿。所以昨晚宾客散去,今日沈浩的事情基本上就没了。

    “不多留两日?”

    “不了大伯,带巧儿回家,也好尽快熟悉熟悉环境,况且家里也有事情需要处理,早点回去早点捋顺。”

    沈文田也早早的就起来了,他年纪大了,昨夜并没喝多少,等到送走了主要的宾客便回去休息了,倒是他没想到沈浩居然也起这么早。

    “也好,回去后可不能因为公务怠慢了自家婆娘,我这个当大伯的可还等着抱侄孙呢!哈哈哈......”

    “哈哈哈,大伯说的是。”沈浩也跟着笑了笑应付了几句,心里却有些下意识的避开这个话题。

    曾几何时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沈浩看来那么的虚幻,就好像自己做了一场无比真实的梦,一旦醒来他或许又在那钢筋丛林的家里,什么修士,什么玄清卫都是梦里的桥段罢了。

    多年以后沈浩才慢慢淡去那种不真实的背离感,接受了自己现如今的身份。

    在玄清卫里摸爬滚打,和邪门修士斗智斗勇,和上下级比拼心思巧劲,还要防备着自己身上秘密被人看破。唯一收获就是身上这不俗的实力,并且对于修行他也越来越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婚了。

    起初沈浩是没觉得有什么,只不过枕边多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女人而已。可昨夜他才猛然惊觉,大婚之后紧跟着的可不就是诞下子嗣吗?

    自己真的做好了诞生一个新生命的准备了吗?沈浩略带茫然的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当然,这些复杂且没办法给旁人说起的心情只能沈浩独自拆解。但最后的结论或许都要等新的生命诞生之后才会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巳时的时候余巧才慵懒的从睡梦里醒过来,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朝边上看,枕边人不在,她才松了口气,想到昨晚的风高浪急脸上顿时滚烫。同时心里也甜丝丝的如泡蜜中。

    “夫人,您醒了?”

    伺候余巧的是她从余家带来的两个丫鬟。

    “嗯,几时了?”

    “巳正时了。”

    “呀!这么晚了呀!”余巧惊呼一声,她可不想新媳妇进门就被贴上一个“懒散”的名头。

    于是在两个丫鬟的伺候下从穿上下来,一边问道:“夫君呢?”

    “沈爷在大堂和大老爷说话呢。”丫鬟顿了顿,又道:“夫人,那个叫夏女的狐女还在门外候着,说是沈爷要她伺候您。”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