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 第227章 我儿子是奸臣(三)
    “人渣!败类!!”

    何甜甜刚刚从两个热血激昂的里走出来,她的爱国热情、民族信仰最是高涨的时候。

    看到这么一个勾结外族、祸国殃民的畜生,真是恨不能直接将之人道毁灭。

    偏偏,就是这么一个衣冠禽兽,就是何甜甜穿越的这具身体的亲生儿子。

    当然,能够养出这么一个混账玩意儿,原主何田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正所谓有其子必有其母,又或者说何曦是在亲娘的熏陶下,变成了一个极端自私、没有底线的无耻之徒。

    不说别的,只何曦的精湛演技、完美伪装,就是遗传自何田氏。

    表面上,何田氏是个为夫守节,含辛茹苦将三个儿女抚养长大的贤妻良母。

    她因为过度劳累而病弱不堪,她与人为善,从未与人发生过争执。

    她知恩图报,儿子发迹后,怜老惜贫,帮扶乡亲。

    她对待儿媳妇也是十分和气,从来没有摆过恶婆婆的谱儿,在人前也没有说过儿媳妇一句坏话。

    但——

    何甜甜闭了闭眼睛,“这特么就是朵盛世老白花啊。”

    什么含辛茹苦?

    狗屁的与人为善!

    她整天摆出一副病西施的模样,仗着姣好的面容、纤细的身段儿,跟村子里好几个男人搞暧昧。

    她在人前摆出“我问心无愧,所以我不怕被人说闲话”的坦荡模样,人后却在那几个男人面前抹眼泪、诉委屈。

    她从未说过要改嫁的话,但她却给了那些男人一个错误的信息:我现在孩子还小,等把他们拉扯大了,我、我就和你成亲!

    面对男人们的热情,她不说同意也不说拒绝,就是那么吊着人家。

    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仿佛带着钩儿,一下就勾住了男人的心。

    那几个男人都觉得自己还有希望把这么一个漂亮又贤惠的女人娶回家。

    于是,几个冤大头(或者叫舔狗?)明里暗里的帮忙,何田氏家的田有人种,水有人挑,柴火有人劈。

    要是逢年过年或是有个重大节日,还有人悄悄给她送些鱼、肉等好东西。

    长子上学需要束脩,买书需要银子,赶考需要盘缠……她也不用做什么,只需跑到某个暧昧对象面前叹几口气,一切就都解决了。

    当然,不是没人说闲话。

    别说何田氏这种跟人暧昧不清的白莲花了,就是那些真的一心守节的本分女人,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寡妇门前是非多啊。

    绝大多数的寡妇,为了不让人说闲话,或是为了避嫌,故意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性子也变得泼辣、蛮横。

    何田氏却不怕这些。

    只要有人说些带颜色的笑话,她就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拿着帕子,往那人家门口一坐。

    人家也不闹,就是吧嗒吧嗒的流眼泪。

    小儿子和小女儿一个五六岁,一个才一两岁,两个孩子看到亲娘哭,也跟着扯着嗓子嚎。

    什么叫孤儿寡母?

    什么叫悲切、凄惨?

    母子三个抱在一起流眼泪的画面,就深刻诠释了这句话。

    世人都同情弱者,而何田氏娘儿仨的颜值也不低,好看的人哭起来,真是格外让人觉得可怜。

    别说围观的邻居、乡亲了,就是说闲话的人本尊也有些心虚:难道我真的冤枉人家了?

    如果何田氏跟其他的妇人一般一哭二闹三上吊,同样喜欢撒泼的农妇们或许还不怵。

    但人家不吵不闹,就是抱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堵在家门口哭。

    哭得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哭得杜鹃啼血猿哀鸣,哭得全村人都在戳他们家的脊梁骨——欺负孤儿寡母,算什么东西?!

    就连族长、里长都坐不住了,纷纷站出来主持公道。

    不管怎么说,人家何田氏在丈夫亡故后,没有改嫁,而是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那就是节妇。

    朝廷对于这样的节妇,不能说各个都嘉奖吧,但起码不能折辱、欺凌人家啊。

    再者,他们村子里的人绝大多数都姓何,往上数个三五代,那都是嫡亲的兄弟。

    同族之间,如果还欺负人家孤儿寡母,那就太不像话了。

    事情要是传出去,他们何家村的好名声全都毁了。

    何田氏这般哭了几回,村子里再也没有人说她闲话,至少不会当着面的指桑骂槐。

    随后,何曦考中了秀才,那就更了不得了。

    他可是他们县城最年轻的秀才,也是何家村屈指可数的“文曲星”。

    何曦读书的事儿,已经不是何田氏他们一家的责任,而是整个何氏家族的大事。

    于是,族长提议,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全体赞同,决定何家村每家每户都出点儿钱,一起供何曦读书。

    农忙或是家里需要壮劳力的时候,族中的青壮们也会轮番去给何田氏帮忙。

    有了全族人的供养和帮助,何田氏的日子过得更加舒坦了。

    她不用再跟那些男人搞暧昧,也不用动不动就抹眼泪、扮可怜。

    但,何田氏是个有心计的,即便儿子出息了,她也没有跟那几个男人撕破脸。

    她又抹着眼泪,做出不舍、无奈的神情,一一跟那些男人“告别”。

    理由都是现成的,且就是那几个男人也都非常理解:“我们家大郎现在是秀才公了,将来还要考举人、考进士,出身就不能有瑕疵!”

    “x郎,你对我的情,我都懂,我也——唉,可我是个当娘的人啊,我不能太自私!”

    “如果因为我是个再醮妇而误了大郎的前程,慢说族里不答应,就是我,也没脸见何家的列祖列宗啊!”

    “……我们是有缘无分啊,你对我的好,我、我只有下辈子当牛做马再报答你了!”

    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何田氏更是哭得肝肠寸断。

    几个男人都被何田氏弄得心里酸酸的、麻麻的,虽然也有一两个觉得自己多年的付出打了水漂而有些气恼。

    但随后,何田氏的话又让他们瞬间转怒为喜:“x郎,你还年轻,早些找个好女人成个家吧。”

    “你只管放心,等将来我家大郎出息了,定会好好报答你!”

    “就算我家大郎最后考不中进士,当不了大官儿,将来回到村子里也能当个教书先生,到那时你家孩子也能跟着我家大郎读书呢!”

    何曦是县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秀才,县老爷都对他高看好几眼。

    他将来注定会有大出息。

    即便做不了大官,也不是他们这群田舍奴能够惹得起的。

    所以,几个男人,再不情愿,也都纷纷歇了心思。

    最主要还是何田氏的演技太精湛了,他们每个人都相信自己是何田氏的真爱。

    奈何他们看上的这个女人太有情义、太贤惠,为了儿子,为了老何家,这才忍痛割舍了他们。

    他们只是命中无缘,并不是何田氏薄情寡义。

    他们非但没有觉得自己被何田氏利用了,反而觉得过去也不是真的一无所得。

    毕竟,他们跟何田氏的感情是真的,可恨被命运捉弄了。

    唉,这么好的女人,只能下辈子再跟她重续前缘咯。

    所以,何田氏利索的跟几个暧昧对象撇清关系,却没有闹出半点纷争。

    几个男人更是把她当成了心底的白月光,就算后来娶了老婆或是干脆孤独终老,何田氏也永远印刻在他们的记忆深处。

    何甜甜:……极品白莲花+流弊海后啊,脚踩这么多只船,居然都没有翻,还能有个圆满的落幕。

    彻底融合了原主的记忆,知道了这位老白花曾经的所作所为,何甜甜更加能够理解,何田氏为什么会养出何曦这么一个人渣。

    也是,整天看着亲娘戴着假面具,为了一口肉、一把铜钱,辗转于好几个男人之间。

    又是赔笑又是抹眼泪,又是诉衷肠,又是欲迎还拒……人性的自私、丑恶、虚假等等负面形象,何曦从小看到大。

    何曦本人非常聪明,否则,他一个贫寒出身的农家子,没有海量的藏书,没有先贤的指导,单凭先生的刻板教学和几本应考必修书,很难考中秀才。

    如此艰难的条件,何曦却考中了秀才,还在十三岁的稚龄,足以表明他的天分有多高。

    这般聪明的一个孩子,常年跟在一个谎话连篇、自私贪婪的母亲身边,他要么能够坚守正义,要么举一反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原剧情中所上演的种种,表明何曦属于后者。

    他比亲娘还要自私、没有三观,更没有起码的底线。

    什么深情厚谊,什么民族国家,统统都比不上他自己的小日子。

    只要他能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别说让他当奸臣了,就是让他给胡虏当走狗,他也十分乐意。

    何甜甜:……真是人渣母子档啊。

    沉默良久,何甜甜才问了小d同学一句:“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维持人设是肯定的,但何甜甜一时不敢肯定,系统这次是想让她继续走剧情,还是开辟新的故事线。

    像上个任务里,来个大国梦什么的,其实也蛮不错的。

    但,就怕系统出幺蛾子啊。

    毕竟何甜甜刚刚又薅了一把系统的羊毛,它或许会趁机报复回来呢。

    “这次的任务是收集仇恨值!”

    小d同学没有卖关子,直接给出答案。

    “仇恨值?何田氏要收集愤怒值?”

    何甜甜微微蹙了蹙眉头,这是什么任务?

    哦,也不算太陌生,男主亲戚世界时,何甜甜就接到了一个类似的。

    那时是收集男主的愤怒值,何甜甜不想无端跟男主反目成仇,就玩了个文字游戏,用另一种方式获取了愤怒值。

    但,仇恨值跟愤怒值不一样啊。

    愤怒值的产生,只是因为生气或是恼怒或是恨铁不成钢,可以介于善意与恶意之间。

    但仇恨值的严重性就强烈很多,肯定是做了让人痛恨的事,会伤害别人,如此才会产生所谓的仇恨值。

    系统这是继续要逼何甜甜走剧情,让她成为一个恶心又无耻的极品反派啊。

    “愤怒值满1000点,任务完成!”

    “愤怒值超过5000点,则算是优秀,可以积分翻倍!”

    “……甜甜,愤怒值上不封顶哟,数值越高,你将来获得的奖励也就越丰厚!”

    小d同学仿佛没有看到何甜甜皱起的眉头,继续欢快的介绍道。

    “哦?只是愤怒值吗?还上不封顶?”

    何甜甜忽的勾了勾唇角,颇有点儿反派邪魅一笑的味道。

    小d同学内核深处就是一个激灵,不知为何,它竟有种不好的预感。

    它仔细回想了一下任务要求,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深度解读,没有问题啊,根本没有漏洞让何甜甜钻。

    系统摆明就是要让何甜甜当个人嫌狗憎的大反派,她怎么没有生气,反而还、还笑了?!

    这笑容,真特么绝了,三分讥诮、三分凉薄,还有四分倨傲,像极了斯文败类、暗黑大反派啊。

    小d同学浑身的毛茸茸都在发抖,呜呜,它家甜甜这是要黑化了吗?

    “对!只是收集来自其他人的愤怒值,不包括原主本人。”

    为了避免何甜甜玩儿文字游戏,小d同学虽然声音发抖,却还是坚强的补充了一句。

    “好!”

    何甜甜并没有生气,反而依然带着温和(或邪魅?)的笑容。

    “甜甜,你、你不生气?”

    这次系统真的半点漏洞都没给留啊,就是让要何甜甜像原主一样,当个可耻又可恨的人。

    而且还说什么“上不封顶”?

    老天爷,这是要逼着何甜甜做多少天怒人怨的事儿,才能收集超高的愤怒值?

    “为什么生气?世界嘛,有人可敬可爱,就要有人可恨可耻!”

    何甜甜淡淡的说道,她还不忘提醒小d同学,“对了,给我弄个统计仇恨值的小程序,随时播报,也好让我心里有个数儿!”

    “……好!”何甜甜越是这般“理解”、“大度”,小d同学内核深处就越是发慌。

    总有种何甜甜又要搞事情的赶脚啊。

    何甜甜将神魂抽离出书库空间,缓缓睁开眼睛,发现那个宫装妇人,哦,也就是她的儿媳妇安康郡主居然还在地上跪着。

    而这时,倒霉儿子何曦从外面匆匆的赶了来。

    “郡主,您怎么又惹阿娘生气了?”

    一进门,看到出身高贵的妻子跪在自家老娘面前,何曦没有询问缘由,上来就给人家定了罪。

    看到这么一个无耻败类,何甜甜肚子里的火就蹭蹭往外冒。

    她二话没说,抄起手边的一个茶盅,直接砸到了何曦头上——

    “叮!何曦仇恨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