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虽然谨慎,但还是被韩战找到了他们散播流言的证据,尤其是在安家在外的庄子失火无人幸免后,韩战越发肯定安家这是想要扫清尾巴采取的行动了。

    “安家为什么要把大家的视线往周国转?如果是为了不想暴露自己,那燕国不是更合适么?毕竟两国刚开战没多久,而且周炳到底也算是周国人,这不是容易牵扯到他,难不成是随便选的”

    苏惜竹有些不解,韩战皱眉,他不觉得安家会随便选,只是暂时没有想到对方的目的,这时娇娇叫了起来,他们转头一看,是兰熙进来了,苏惜竹和韩战对视一眼都恍然大悟。

    “只是我们虽然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可是目前没有证据,我们也不好反驳,而且就算他们因为兰熙想往我们身上扯,总得有个原由吧?毕竟兰熙虽然是周国贵公子,但他就是一个书生罢了。”苏惜竹皱眉。

    “什么事情和我有关系?”

    兰熙听着苏惜竹的话有些愣,苏惜竹把他们的猜测说了一遍,兰熙一愣,突然有种锅从天上来的感觉。

    “那要怎么办?我想进宫辩解一番估计你们皇帝也不会给我机会。”

    他就一个周国学子来晋国游玩,人家皇帝哪里会见他?兰熙挠了挠脑袋,觉得安家人真是看得起他,暗卫死士什么的家里真的没有给他。

    兰家不是不重视兰熙,而是因为给兰熙派暗卫死士完全用不上,虽然兰家是大家族,但培养这些人还是很废力气的,所以就用在刀刃上了。

    “关键不在你,而是在安家用什么借口把定国公府牵连进去,毕竟我们和蒙特的恩怨他们并不知情,既然他们做了这个铺垫,就一定有后续的计谋。”这才是苏惜竹担心的。

    “想来是蒙特对你的试探被安家人发现了,他们虽然不知道我们算计蒙特的事情,但肯定发现了蒙特对你的特殊,毕竟他的宠妃娜丽莎之前不是总上门么?

    说不定安家弄出什么蒙特对你一见倾心,韩世子冲冠一怒为红颜之类的事情。”兰熙好笑的打趣苏惜竹。

    “怎么可能?”

    苏惜竹有些好笑的看着兰熙,这家伙脑洞可真大,可是韩战却没有,而是皱眉深思。

    “不是吧夫君?兰熙就是随口胡说的,你也觉得安家会弄出这么一个拙劣的借口?”

    苏惜竹不敢置信的看着韩战,难不成她还真有当祸水红颜的一天?年轻的时候都没有这待遇,现在她都三十来岁了,太搞笑了有没有?

    “兰熙的话有道理,毕竟这种隐隐的桃色流言更会让人相信。”

    苏惜竹有些无奈,虽然这么想事情的确挺连贯的,只是苏惜竹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不过不管安家后续步骤如何,现在他们最重要的是要如何破局。

    “这事浓浓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韩战说完就请旨进宫了,兰熙有些担心的看着苏惜竹,害怕自己给小伙伴惹麻烦。

    “不用担心,韩战说办法解决就一定没问题,现在还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之前皇上不会在意你,可之后国宴上肯定会让你出席。

    原本不想让你和蒙特遇上,这次恐怕避免不了了,甚至蒙特还会找机会见见你。”

    “没事,小竹不是说没有证据嘛,我不承认他能怎么样?”

    兰熙表示无事,苏惜竹点头,不过这段时间就不让兰熙再外出了。另一边,韩战进宫见了盛和帝。

    “煜恒有何事要禀报?是那群刺客的身份已经调查清楚了?”

    “回皇上,还没有,不过已经有了线索和初步证据,臣今天来是想问陛下是否还有别的计划?臣这边的调查是否会耽误陛下?”

    “煜恒何出此言?”盛和帝一愣。

    “难不成不是皇上指派的安家让他们制造流言,把刺客的身份往周国身上引导?臣还以为皇上是有其他安排,为了不影响陛下的安排这才进宫询问的。”

    “你说安家派人散播流言说刺客是周国的人?可有证据?”盛和帝声音有些凉。

    “回皇上,是的,臣最近调查刺客,发现对方恐怕是周炳派出的人,只是现在还没有确切证据就没有回禀。

    这时就听到盛京关于刺客的流言,臣仔细调查发现安家牵扯其中,因为怕是皇上您安排的,所以不敢有后续行动。”

    “那些刺客确定和周炳有关系?”

    盛和帝没有问安家而是问起周炳。韩战把他手中的证据都交给盛和帝,刺客都是死士,能调查出这些其实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是周炳下的手了。

    “安家那里朕有考量,煜恒继续调查刺客就行,另外蒙特大汗的安全必须保证,不能再有类似事件发生。”

    “皇上放心,逍遥侯盯着那边。”

    对于盛和帝打哑谜韩战并不失望,只要他把事情说了,让盛和帝心中有了怀疑的种子,之后安家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成功,况且安家的确立身不正。

    韩战走了之后,盛和帝半天没有说话,许公公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虽然韩战说的不多,但刺客的事情牵扯到了周炳,周炳又牵扯到了之前太子中蛊的事情,安家这个时候蹚进这摊浑水里,难免不让人多心啊。

    “来人,调查一下最近安家的事情。”

    盛和帝说完暗处就传来一声应是,只是还没等暗卫给盛和帝消息,盛京里的流言隐隐已经指向了定国公府。

    毕竟兰熙的身份很多都知道,虽然他是一个文弱书生,但到底是权贵公子,身边死士什么的应该很多,弄些刺客出来太方便了,至于为什么定国公府要对付蒙特大汗?

    那就牵扯到了荣国夫人了,听说蒙特大汗十分敬佩荣国夫人,这可就戳了韩世子的眼睛了,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窥视。

    听说韩世子对蒙特大汗十分气恼,为了不把自己牵扯进去,这才求了兰熙派人刺杀对方,想要给他一个教训。

    按理说这种流言不应该有人相信,毕竟以韩战的心性他疯了才会干出这种事情,关键是荣国夫人虽然出色,但真的没有让蒙特大汗和韩世子为此大打出手的地步,不过老百姓们信啊,于是流言屡禁不止。

    苏惜竹听到流言时真是无奈极了,兰熙的戏言居然是真的,她是该高兴自己的容貌被大众肯定?还是该感慨韩战和兰熙感情好?啥事都能帮对方干?不过好在他们提前应对了,不然盛和帝恐怕心里不信也得有个疙瘩。

    “事情调查的如何?”

    “回皇上,之前关于刺客的流言应该是安家散布的,定国公府并没有在里面做手脚,只是也许是因为定国公府之前查证让安家有了防范,所以属下查到的证据已经很少,不过这次关于荣国夫人的流言却是安家出手。”

    盛和帝没有说话,毕竟如果安家只是把蒙特遇刺的苗头引向定国公府,其实也可以说是为了夺嫡,并不一定牵扯到别的,这点还在盛和帝的容忍范围内。

    “属下查到安家名下有一个温泉庄子失火,原因是因为温泉庄子管事的媳妇和护卫通奸,不幸被管事发现,二人怕事情闹大就设计烧了庄子诈死,被安家人发现处理了,因为涉及丑闻,安家就当成了庄子意外失火无人幸免了。”

    如果不是这个庄子失火的时间有些微妙,暗卫也不会关注,只是调查一番后没有什么疑点。

    盛和帝没有说话而是让人继续盯着安家和定国公府,只是两家都没有什么行动,不过韩战后续的证据慢慢的证明刺客一行人是周炳所派,在盛京外的一个地方失去了踪迹后就再无迹象可查。

    盛和帝点头不置可否,但眼神却暗了暗,因为刺客当初失去踪迹的地方,离安家失火的庄子并不算太远。

    因为证据有些勉强,所以在接下来的商谈中,晋国还是割让了不少利益,好在蒙特见好就收,也在盛和帝的底线内,所以商谈还是顺利进行下去了,只是盛和帝的心情就不那么美丽了。

    “世子,少夫人,蒙特大汗派了人过来,说要邀请二位去游湖,还有兰熙公子。”

    吉祥接到人第一时间就领着对方找到韩战,韩战点点头,表示会准时赴宴,蒙特的侍从恭敬的告退。

    苏惜竹和兰熙接到消息时并不意外,两国商谈已经接近尾声,蒙特现在有时间做他想做的事情,好在三人都有了算计,于是很快整装去了约定的地点。

    “见过大汗。”

    “哈哈,贤伉俪客气了,这位就是兰熙公子吧?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兰熙笑笑,他其实就些才名,可是那点才名真不会入了蒙特的眼,所以所谓的闻名不如见面恐怕更多的是他和小竹的传闻了。

    兰熙其实对于污蔑他和苏惜竹纯洁的知己情是有些愤慨的,好在韩世子大度聪慧不误会他们,不然兰熙得难过死,非得画个圈圈诅咒那些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