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曲冰根本没有回头去看狂刀的尸体,环视四周,眼瞳中闪烁着惊人的杀意,似乎是在等待下一位自寻死路的古武者出现。

    李文音站在飞行器上,眼瞳中金光闪烁,朝着一旁的异能者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将狂刀的尸体带下擂台,安葬在烈士碑旁。

    根本没有派人去救援狂刀,因为,狂刀已经死了,基本上,只要是古武者的战斗,都会分出生死。

    没有死在敌人手中,反而是死在自己人手中,这便是她最厌恶古武者的原因。

    几位异能者控制着飞行器飞到擂台上,放缓速度,收敛着狂刀的尸体和散落一地的大刀碎片。

    动作很是谨慎,时不时打量着曲冰,生怕杀红眼的曲冰对他们出手。

    远处。

    看到这第一战这么快就结束,诸葛亮摇了摇头,很是不理解,这一场古武大会到底为何要举办?

    而西木见此一幕,笑着说道。

    “军师,那些人是不是神经病啊?面对自己人也下这么重的手?看起来好像还挺理所应当的。”

    要不是此刻西木戴着面具,他都想直接拿出食物,一边看热闹,一边吃饭了。

    这也太诡异了,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自相残杀啊!

    王权富贵冷漠的注视着擂台上的曲冰,轻声说道。

    “这个曲冰的速度很快,在对手的攻击刚出现以后,便找到对手的破绽,一击必杀。”

    “而且,那头白鹤,似乎也有什么奇怪的能力。”

    在他记忆中,他以前似乎和很多人比试过,但是,出手之时,都会很克制自己,不会杀人。

    在面对妖怪的时候,他才会毫无顾忌,而此刻那位曲冰,即便是和古武者比试,也毫不留情,让王权富贵有些好奇,这一场古武大会,究竟会死多少古武者?

    诸葛亮见状,平静的说道。

    “怪不得昨晚的混乱,古武者们丝毫没有在意,原来是这些古武者都在准备今天的古武大会。”

    “我有一种预感,若是墨先生的目的真的是古武大会,那么,他的计划应该快要出现了。”

    说话之时,诸葛亮借助所有隐藏在附近的鬼影士兵视线,想要寻找到墨先生的踪迹,以及,看起来和四周格格不入的人类,却一无所获。

    让诸葛亮更有兴趣了,若不是因为这里是在朝歌市,墨先生的敌人是启明帝国,他真的很想和墨先生做对手。

    ……

    ……

    当异能者们带着狂刀的尸体和大刀碎片离开后,两位古武者对视一眼,突然冲上擂台。

    只见这两位古武者都是剑客,手中长剑并不是异能者们习惯使用的光剑,而是用特殊材质打造的长剑。

    左边那位古武者,一身黑衣,手持一柄很细致的长剑,剑身很光滑,与其说是一柄杀人的剑,不如说是一柄艺术品。

    而另一位古武者,手持一柄很古朴的长剑,整个人的气质很是冷漠,眼瞳中没有丝毫情绪。

    人群中,很多古武者看到这两位古武者的样貌后,纷纷低语,开始讨论,这两位以快剑闻名的剑客,能不能撑过曲冰的一拳。

    在古武组的古武者中,人数最多的,便是剑客,至于使用其他兵器的古武者,人数并不多。

    杀生剑,听雨剑,便是这两位古武者的名号,传闻,听雨剑的修炼方式很诡异,专挑下雨的时候练剑,以雨水为敌人,在出剑的一瞬间,必须刺中所有雨水。

    而杀生剑的名声,则是比听雨剑还要响亮,古武者在朝歌市之所以声名狼藉,有一部分,就是杀生剑造成的。

    因为,很多时候,杀生剑遇到不平之事,就会使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以杀治暴,被大多数平民所恐惧。

    曲冰看着眼前这两位古武者,环视四周,冷漠的说道。

    “你们一起出手吧,人数便是你们的优势。”

    说话之时,白鹤乖巧的站在曲冰身后,也是人性化的点了点头,轻鸣一声,仿佛是在附和曲冰。

    听雨剑见此一幕,手中长剑指向曲冰,笑着说道。

    “你虽是女子,却已经超过了我们所有人,古武意志,可是传闻中的存在。”

    “若是所有人一拥而上,那还有什么意思?能死在你的拳下,也不算辱没了我听雨剑的名号。”

    话音刚落,听雨剑真心实意的行了一个古武礼,脸上带着一抹视死如归的淡然。

    而杀生剑则是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古武者,冷漠的说道。

    “谁敢踏前一步,死!”

    与此同时,擂台上的温度突然变得很低,惊人的杀意席卷四周,有几位胆小的古武者,在面对这股杀意,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反应过来之后,脸色变得很难看,而大部分古武者对此却并没有任何反应,都按耐住内心的冲动,准备等这一场结束后,再出手。

    杀生剑看到这一幕,将目光落在曲冰身上,行了一礼,长剑出鞘,冷漠的望着曲冰,以及,她身后的古武意志,白鹤。

    曲冰行了一礼以后,根本没有再多说什么,纵身一跃,依旧是像方才对付狂刀之时一般,白鹤紧随其后,眼瞳死死的盯着这两人。

    听雨剑和杀生剑对视一眼,瞬间决定好如何配合。

    连绵不绝的剑气突然出现,就像是狂风暴雨一般,朝着曲冰落去,而听雨剑的身影则消失在擂台上,隐藏在剑气中,似乎是在寻找机会,一击必杀。

    单凭肉眼,根本无法在连绵不绝的剑气之中找到听雨剑的位置,只能感知到,一抹深沉的杀意徘徊在四周。

    就在这时,杀生剑也行动了,没有退缩,长剑上缠绕着恐怖的血色光芒,直指曲冰。

    这一刻,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擂台上的战斗,虽然结果已经心知肚明,但是,并不是所有古武者都胆敢挑战凝练出古武意志的曲冰。

    “咔嚓”

    下一秒,杀生剑的剑尖和曲冰的拳头相撞,剑身上瞬间出现数不清的裂缝,就像是根本无法承受曲冰的一拳。

    即便如此,杀生剑也没有退缩,反而是将所有力量汇聚在长剑中,斩出了最强大的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