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灵气复苏:从血月开始 > 第177章 不应该是这样
    绚丽的剑光出现,杀生剑的脸色瞬间惨白,但是,神情却很兴奋。

    布满裂缝,就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的长剑,此刻看起来却很诡异,充斥着无坚不摧的锋芒。

    与此同时,连绵不绝的剑气中,听雨剑突然出现在曲冰身后,手中长剑斩向曲冰。

    顷刻间,曲冰似乎就陷入了危机四伏的处境,面对两位一出手便是杀招的剑客,根本没有人敢尝试,能否接下这两位剑客的杀招。

    “轰”

    曲冰见此一幕,冷漠的面容上,露出一抹不屑,毫不退缩,恐怖的力量瞬间摧毁了杀生剑最强的杀招。

    与此同时,白鹤猛然转身,血色的眼瞳和听雨剑的眼瞳对视。

    这一刻,听雨剑突然停在原地,在他眼中,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脸杀意的曲冰,恐怖的拳头已经近在咫尺,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短短瞬间,这两位剑客的攻击便被瓦解,甚至,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杀生剑惊骇欲绝的看着眼前的曲冰,以及,破碎的长剑,脑海中,迅速闪过自己的一生。

    杀生剑法一脉相传,他幼年时,拜上一任杀生剑为师,每日挥剑万遍,无论是寒冬酷暑,都坚持不懈。

    为的,便是可以用手中长剑行侠仗义,越是光明的地方,黑暗,也越残酷。

    当他十五岁时,剑法已经不弱于师父,却因无法修炼,止步于普通人的极限,面对那些枪炮,不堪一击。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所有古武者梦寐以求的时代,血月之变,灵气复苏,他们终于可以修炼。

    不曾想,今日,他会死在曲冰的七形鹤拳下,不过,面对凝练出古武意志的曲冰,他身死,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杀生剑眼前渐渐模糊,恍惚间,好似见到了自己的师父,背对着自己,满头白发,背影看起来很萧瑟。

    就在这时,曲冰的动作突然停在原地,身体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而那头白鹤,距离听雨剑,仅仅只差一寸的距离。

    没有在意其他人诧异的目光,曲冰凝重的望着空无一物的前方,以及,下一秒便会死在她七形鹤拳下的杀生剑,身形一闪,后退十几步。

    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躲躲藏藏,有何意义?”

    只见曲冰的目光落在杀生剑前方,表情很是凝重,方才,在她准备一拳打死杀生剑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敌人出现。

    并且,那位敌人,实力不弱于她,所以,曲冰才会如此谨慎。

    但是,曲冰的嘴角却悄然上扬,凝练出古武意志以后,几乎所有古武者在她看来,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此刻能够遇到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敌人,让她很开心,因为,唯有在战斗中,她才可以找到下一个境界的方向!

    虽然不知曲冰为何手下留情,回过神来的听雨剑迅速跑到杀生剑身旁,不甘的看着曲冰。

    和直面曲冰的杀生剑不同,他刚才面对的,是那头白鹤,曲冰的古武意志。

    就在这时,叶英抱着长剑,缓步走上擂台,迎着所有人的目光,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平静的说道。

    “不应该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要自相残杀?”

    “既然是比武,点到为止就可以了,难道,非要让古武组只剩下一位古武者?其他人都死在自己人手中?”

    “那这场古武大会,又有何意义?”

    声音中,带着一抹疑惑,让很多古武者都不由自主笑出声来,似乎是在嘲笑叶英的天真。

    他们何尝不知道,今日的古武大会,注定会横尸遍野,不过,他们还是来了,只因他们不服输。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古武组的人都是疯子,自相残杀,但是,谁又知道,真正的古武,到底是什么?

    曲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白发男子,冷漠的说道。

    “古武,并不是表演,也不是演戏,是杀人技,生死只在一念之间,为何要点到即止?”

    “胜者生,败者亡,才是真正的古武。”

    此刻曲冰已经有些失望了,她本以为,可以让自己产生危机感的存在,会是一位杀伐果断的古武者,不曾想,竟然是这样一位畏畏缩缩的男子。

    说话之时,曲冰的表情很是理所应当,擂台旁,很多古武者虽然没有附和,却也都是一副认同的样子。

    而杀生剑和听雨剑站在一旁,都有些不明所以,曲冰方才为何突然停手?是这位男子的手段么?他们现在该怎么办?继续挑战?

    叶英就像是看到一棵苍天大树,本应枝繁叶茂,却早已经从根部开始腐朽,平静的说道。

    “你错了。”

    “你们所有人都错了。”

    “无论找什么借口,你们现在就是在自相残杀。”

    他还是无法理解,这些古武者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不能联手?为何非要自相残杀?

    曲冰冷笑一声,已经懒得去辩解,行了一礼,冷漠的说道。

    “出手吧,让我看看,你到底从何而来的自信。”

    “七形鹤拳,曲冰。”

    虽然他们的理念不同,不过,面对这位从未见过的古武者,而且,实力不弱于自己,曲冰给出了最大的尊重。

    杀生剑和听雨剑对视一眼,身形一闪,便跑下擂台,准备等伤势恢复后,再继续挑战曲冰。

    叶英似是而非的行了一礼,说道。

    “藏剑庄主,叶英。”

    明明只是一道声音,但是,在所有人听来,却是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另一道声音听起来,似乎满是笑意。

    下一秒,曲冰纵身一跃,冲向叶英,速度极快,超出了普通人的反应。

    而那头白鹤,则是紧随其后,眼瞳紧紧的盯着叶英。

    汹涌澎湃的拳意弥漫四周,让所有面对着曲冰的古武者都不由自主后退几步,身体都在颤抖,好似遇到了无法反抗的天敌一般。

    而直面曲冰的叶英,此刻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情,一路走来,他本以为只会有自己是白发,结果,这位曲冰也是满头白发。

    明明看起来那么漂亮,气质也很清冷,动起手来,就变得和一个杀戮无数的疯子一样,实在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