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正远忙碌了一整天,疲惫的回到出租屋内,没有开灯,就这样在黑暗中细细簌簌的脱起了衣服。

    随后又到厕所冲了个凉。

    最后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

    毛正远虽然有一个异地恋的女朋友,但是他发现自己跟女朋友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跟女朋友没有共同语言。

    他虽然试图想要尝试学习一下。

    但随即毛正远就发现,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互联网更新换代的速度太快了。

    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理解女朋友嘴里的那些怪异词汇。

    毛正远拿出手机,打开快音,准备再努努力,刷刷短视频,学习一下。

    但!

    “你爱我,我爱你……”

    “如果你是dj,你会爱我吗……”

    “学技术,来……”

    毛正远刷了好多短视频,不是所谓的美女舞蹈,就是科学科普。

    总不可能跟女盆友讨论这种话题吧!

    毛正远无意识的随手划。

    “学挖掘机……”

    “暴风式吸入……”

    “炒菜……”

    嗯?

    毛正远一个停顿。

    暴风式吸入?

    这个词好熟悉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

    好像是几个月之前女朋友跟自己提过,她还笑得特别开心。

    可惜自己当时不知道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后也落得个冷场。

    现在竟然有人解释?

    毛正远立马往上翻了翻。

    一个甜糯可口的声音传来,在屏幕的正上方,有一个长相甜美可爱的虚拟偶像趴在视频上方。

    粉儿猫娘!

    中间有一撮蓝色的呆毛,大眼睛宛如北冰洋的海水,湛蓝中带着点点碎冰色。

    穿着一身水手服,看起来青春靓丽,可爱无比。

    在视频的下方则是有三个穿着汉服模样的虚拟人偶跳着小舞。

    毛正远嘴角微微上扬。

    好看!

    但随即毛正远又把注意力投向正中央的视频。

    现在的重点是搞清楚什么是‘暴风式吸入’,而不是探究这个虚拟人物有多大。

    “暴风式吸入,该梗来源于某些网红推广时使用的娇体文字……”

    过了半分钟过之后,毛正远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原来暴风式吸入是这个意思。

    毛正远随手点了下小红心,便划了过去。

    ……

    过了没多久,毛正远耳边又响起熟悉的声音。

    “跺jiojio,该梗……”

    毛正远眨了眨眼:“我去,这大数据这么懂我嘛?”

    随后毛正远又抱着好奇心把‘跺jiojio’看完。

    “原来跺jiojio是这么一回事啊!”毛正远摸着下巴说道。

    随后又给了一个赞。

    ……

    紧接着,毛正远又刷到了熟悉的声音。

    “迪士尼在逃公主……”

    这时候,毛正远疑惑起来。

    “怎么回事?这频率也太高了吧!”

    毛正远看了眼评论区。

    发现评论区两极分化严重。

    一方面是类似“别蹭了”,“找个班上吧”,“陈年老梗”之类的评论。

    另一些则是感谢的评论。

    “原来这个梗是这个意思啊!懂了懂了!”

    “我去,困扰我一年之久的出处竟然是在这里!”

    “妙啊!”

    “梗奶奶声音好甜,我好爱!”

    毛正远惊诧不已,这么好的视频博主,为什么有人会骂她呢?

    这不是在帮助大家解梗嘛?

    这是好事啊!

    毛正远右滑,想看看这些人为什么骂这个叫‘梗奶奶’的。

    结果整整27个视频排列在他的眼前。

    “我去,这梗奶奶是属驴的嘛?更新速度这么快。”

    话虽如此,毛正远还是先把所有的视频评论区看了一个遍,顺便把所有的视频也看完了。

    毛正远刚想打字说写什么,就看见‘梗奶奶’新的视频已经发了出来。

    “这速度!生产队的驴都比不过啊!”

    随即,毛正远看完了新的视频之后,习惯性的点了赞。

    然后开始评论。

    “我觉得‘梗奶奶’倒是很不错!”

    “虽然她发的都是一些陈年老梗,但不得不说,对于我们这种工作狂来说,这就是一种福音!”

    “因为长时间的白天工作,我们对一些网络热梗都是一知半解,甚至有很多连听没有听说过。”

    “再加上现在网上的营销号都是什么火播什么,我们跟以往的经历自然是越差越远。”

    “可能有些人说,现在什么火你们跟着说不就好了吗!”

    “但是‘暴风式吸入’,‘跺jiojio’,‘迪士尼在逃公主’这些也曾经都是爆火的词汇,但是我们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及时赶上潮流的火车,现在‘梗奶奶’愿意花时间给我们解梗!”

    “你们不愿意看划走就好了,干嘛非要骂人?”

    评论完之后,毛正远的手机就连续不断的作响。

    各种点赞和评论不断。

    ……

    ……

    不光是毛正远,几乎所有的上班族都一瞬间爱上了这个‘梗奶奶’。

    以前这些人白天上班,晚上回到家也有各种的应酬,或者是要陪对象,陪父母,陪小孩子。

    哪有那么多时间了解所有的网络热梗。

    但是‘梗奶奶’一出,这些人顿时如获至宝。

    跟主流营销号完全不同的视频方式。

    别的营销号在传播大瓜。

    ‘梗奶奶’在解梗。

    别的营销号在伪科普。

    ‘梗奶奶’在解梗。

    别的营销号在挑起男女双方性别对立。

    ‘梗奶奶’还在解梗!

    长相甜美,声音甜糯,人美声甜……

    再加上‘梗奶奶’跟生产队的驴一样的更新速度。

    短短一晚上,就圈粉几十万人。

    ……

    ……

    次日,马松神清气爽的来到公司。

    一进门,就发现那几个员工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

    马松笑了笑。

    他起来的晚了一些。

    没办法,做完回到家之后,马松一想到‘梗奶奶’惨遭失败,就忍不住心花怒放。

    尤其是在下班之后,马松还特地观看了一眼评论区。

    发现评论区仍然是各种黑粉。

    马松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毕竟刘维的追加投资的行为,让马松的心里七上八下。

    刘维在投资这一方面,可从来没有失败过。

    不过这次,‘梗奶奶’刘维应该看走了眼。

    兴起之下,马松花了点小钱点了个外卖,还交了个洗头小妹,来了个洗吹一条龙。

    马松看了眼众人。

    大光头正死死的盯着屏幕,一脸难以置信。

    想必是被黑粉的评论吓到了。

    邋遢男则是在劈里啪啦打着键盘。

    看这手速,应该是在跟评论区的黑粉对线。

    邓婷倒是很正常的坐在一旁。

    但偏偏这种正常确实最不正常的事,按照工作时间,这个时间点邓婷应该是在录音厅里说文案。

    马松笑了一下!

    哼哼!

    想必这些人也发现了,‘梗奶奶’根本无法成功。

    想想也是。

    一个搬运账号,怎么可能受到众人的欢迎!

    难道他们会喜欢粉耳猫娘?

    他们会喜欢‘梗奶奶’的声音?

    还是他们会喜欢这‘生产队的驴’一样的更新量!

    别开玩笑了。

    更新量这东西,主要跟质量挂钩。

    要是质量不佳,别说一天37条,一天370条都不可能成功!

    马松刚准备说些什么,缓和一下众人的情绪。

    就看见大光头猛地扑过来,抱着马松就是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马总!您太神了!”

    马松:“???”

    这时候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站起身来,将马松围绕起来,然后不断地抛起接住,抛起接住。

    办公室满是愉快的氛围。

    等到马松重新接触到地面,他的脸上满是诧异。

    这什么情况?

    马松环视了周围一圈,众人脸上洋溢着控制不住的幸福笑容。

    等等!

    是不是哪里出现差错了?

    ‘梗奶奶’扑了啊!

    你们干嘛这么幸灾乐祸干嘛?

    大光头走到马松面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瓦声瓦气道:“对不起,马总,我不该怀疑您的策略。”

    “您用事实告诉我们,‘梗奶奶’运营模式是正确的!”

    “我为我自己在剧组当过分镜头导演,就对您的决策妄加判断道歉!”

    马松一下子脸色煞白,颤抖着嘴巴问道:

    “你的意思是?梗奶奶,他火了?”

    大光头狠狠的点了点头,把一块平板递到马松手中。

    “您看,在昨天晚上七点半之前,‘梗奶奶’的数据还是一蹶不振。”

    “但是到了7:45左右,‘梗奶奶’的数据就跟起飞了一样,迅速攀升。”

    马松看着平板上那宛如过山车一般的曲线,沉默不语。

    邋遢男连忙又递过来一个平板,挺直胸膛说道:

    “马总您看,在八点左右,‘梗奶奶’的评论数量就翻了三番,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我们的粉丝!”

    “在九点左右,‘梗奶奶’的评论彻底到达一个顶点,所有的黑粉都销声匿迹起来。”

    “不仅如此!”眼镜男也走了过来,又递过来一个平板,推了推眼睛说道,“在我们的文案和视频大获成功的同时,我们的‘梗奶奶’虚拟偶像也成功出道!”

    “甚至已经有不少的代言商来找我们合作。”

    马松捂着胸口,一副呼吸不畅的样子。

    这时候,邓婷走到马松的面前,脸上一副崇拜的神色。

    “马总,我明白您为什么不关心白天的黑粉,而是将重点时间安排到晚上去了!”

    “因为我们的目标人群本身就不是他们,想必马总的目标人群就是这些跟网络若即若离的上班族人群!”

    “马松我悟了!”

    大光头,邋遢男和眼镜男一众人等也齐声高喊:

    “马总,我们悟了!”

    马松整个人颤抖不已,感觉自己眼前有些发黑。

    这时候,一个电话打来,马松接起电话。

    刘维那平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干得漂亮!”

    马松眼前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