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就知道捉弄我。”魏语嘟着嘴,说道。

    郑铭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

    “本王找你有正事。”

    “什么事?”魏语问道。

    郑铭朝门外喊道:“灵花,进来吧。”

    随后,灵花捧着一摞账册走进房间。

    “灵花拜见王妃。”

    魏语连忙说道:“灵花姐姐快请起。”

    灵花是怜星的弟子,而她现在也算怜星的半个弟子,所以灵花算是她的半个师姐。

    如果不是郑铭阻拦,她都想拜入移花宫。

    郑铭笑道:“以前王府都是灵花在打理,不过灵花如今也是一品武者了,总是在王府中处理这些杂事实在浪费,嗯,以后王府的一应事务就交给你吧。”

    十几日的相处,郑铭也算了解魏语了。

    总体来说,魏语就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女生,性格开朗,比较豪爽,没有小肚鸡肠,心思也不是特别重,也不像大家闺秀那样呆板。

    对此,郑铭还是挺满意的,要是真给他一个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他还真有些受不来。

    没有成婚前,他打算将魏语当花瓶摆在王府,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让魏语做个真王妃。

    既然是王妃,在王府中的权利和地位那就要给她。

    其他的事情不好交给魏语,但王府内的杂事却无所谓。

    “王妃,这是王府的账册,以及仆役的名单。”灵花将手中的书册放在魏语面前。

    魏语迟疑的看了郑铭一眼,郑铭微微点头后,她才打开账册。

    然而。

    只看了一眼,她就僵住了。

    账册上面一条条账目记录的清清楚楚,而且为了让她能看的懂,灵花还特意将原本的阿拉伯数字改为汉字。

    可是就算如此,她也看的眼花缭乱。

    “王爷,我可不可以不管帐?”魏语眼巴巴的看着郑铭。

    郑铭愕然,道:“为什么?王妃管府邸不是各大王府的惯例吗?”

    “我不喜欢算账。”魏语道。

    “不需要你算账,王府有很多账房,你只需要知道即可。”郑铭道。

    “可是,可是,我不会算数。”魏语低头,声若蚊呐的说道。

    郑铭嘴角微微抽动,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我娶了一个学渣?

    王府的账目其实并不复杂,只是负责王府常日的支出以及府中仆役的月钱而已。

    郑铭在创建山海商会时,就将王府的仓库挪到了山海商会中,所以县衙、稽查院等账目都在山海商会那边,就连侍卫队也走的军队的账目。

    “得,灵花,以后还是你来辅助王妃吧。”郑铭无奈的说道。

    魏语一脸尴尬的笑着。

    她可是京都第一女侠,算账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女侠该做的事情。

    不过为什么感觉这么丢人!

    此时,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稽查院。

    雨化田端坐在大堂中,面色阴沉的看着手中的信件。

    这封信是从广域省传来的,其中内容是关于金钱帮的。

    自从郑铭遭到悬赏之后,雨化田就开始针对金钱帮,因为对他看来想要解除郑铭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金钱帮。

    只有解决了金钱帮,那些敌人才无法再在江湖中悬赏郑铭。

    当然金钱帮要解决,那些敌人同样要解决,只是有些人不是雨化田可以做主,比如郑铭的那些便宜兄弟。

    从消灭掉三大刺客组织开始,雨化田就开始处理金钱帮的事情,结果金钱帮丝毫不给他这个督主的面子,不但没有撤销郑铭的悬赏,还把派去交涉的人打伤了。

    因此雨化田恼怒不已,直接发动了稽查院的厂卫开始清理金钱帮在各地的据点。

    从北山省开始,他花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将大璃东部上百个金钱帮的据点全部清理掉,结果在厂卫清理广域省的据点时,遭到了金钱帮的埋伏,派出的厂卫损失惨重。

    “督主,金钱帮背靠西决城,在皇朝南部的势力最为庞大,都督若是想要解决广域省的金钱帮,怕是不容易。”黑魔低声说道。

    “那又如何?就算是西决城,敢与殿下为敌,本督主也要让他们消失。”雨化田阴冷的说道。

    “属下的意思是可以借助影卫的力量。”黑魔道。

    “你是说卫公公?”雨化田道。

    “没错。”黑魔道:“影卫不但具备隐秘的情报系统,还拥有不少刺客。如果卫公公愿意出手,绝对可以让金钱帮沉寂上几年。”

    雨化田眉宇紧皱。

    他想要的可不是让金钱帮沉寂几年,他要让金钱帮彻底消失,如果不是稽查院实力不够,他甚至还想打击一下西决城。

    “此事还需要殿下的同意才行。”

    黑魔沉默不语,这事当然要请示郑铭,没有郑铭的亲笔信,他们可请不动卫公公出手。

    “算了,本督主先去请示一下殿下。”

    说完,雨化田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

    王府中。

    郑铭刚从魏语那边走出来,就碰到了雨化田。

    他看着一脸阴沉的雨化田,笑道:“怎么,金钱帮那边出问题了?”

    雨化田对付金钱帮是请示过他的,不过最近他忙着大婚,没有太关注这些罢了。

    “奴婢办事不利,请殿下责罚。”雨化田阴郁的请罪道。

    郑铭摆摆手,随意的问道:“损失不小?”

    “回殿下,追捕司的三个班都损失过半。”雨化田低沉的说道。

    郑铭眉头一皱。

    这个损失还真是不小。

    稽查院下分西厂和锦衣卫,西厂有分为侦查司、追捕司、典狱司,其中追捕司的厂卫最多,总计六个班,两百多人,平均每个班三十多人。

    三个班损失过半,那就是损失了五十多人,这可是稽查院自建立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

    “你想怎么做?”郑铭问道。

    雨化田低声说道:“回殿下,奴婢想请卫公公帮忙。”

    郑铭凝眉沉思了片刻,摇摇头。

    之前他已经将此事奏报给郑青松,结果郑青松并没有针对金钱帮,显然郑青松是懒得管他们。

    若是再找卫公公出手,怕是会让卫公公难做。

    卫公公虽然是影卫的首领,但郑青松才是影卫的主人。

    “你先回去吧,此事本王另作安排。”